首页 / 正文
给班长爷爷的一封信
发布时间:2022-05-27 20:01:28  点击次数:次    

亲爱的班长爷爷:

   您好!请允许我这么称呼您,我的爷爷陈大永因身体原因无法执笔,所以由我代为转达对您的问候。

  从前总听爷爷说他年轻时眼神好,身姿矫健。我从不信,总觉得他在说大话。爷爷腿脚不好,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还有过短暂的失明经历,吃饭的时候好几次打翻碗筷。手上的茧子倒是很厚,尤其是拇指那里,我小时候最喜欢摸那里,厚厚的,感觉像冰淇淋外面的甜筒。

  爸爸好几次拉着我说,那是狙击手的勋章,战争年代顶得上一个连,不可以随便乱碰。我不信,爷爷玩弹弓还玩不过我呢,何况爷爷那时不时失明的眼睛怎么可能瞄得准。

  后来有一次爷爷陪着我去游乐场,我看中了射击场的玩具奖品,可惜打了好几次都没中。剩下最后一块币的时候,爷爷笑了笑,难得那天他眼睛没发病。只见一向温和的爷爷表情严肃,瞄准目标就是一枪,直接射中把心。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我直接激动地尖叫了出来!

  从前大人和我说过的话都重新跑回耳边,我爷爷真的是英雄!他打枪很准!

  那天,我一直缠着爷爷要他讲过去的故事,爷爷摇了摇头,摸了摸我的头,问我,“还记得你爸小名儿叫什么吗?”

  “五班!”

  我记得很清楚,爷爷总爱这么叫爸爸。为此闹出了好几次笑话,爷爷却格外地固执,不管奶奶怎么说他也不肯改口。

  爷爷注视着远方,不知道在看什么,只见他混浊的双眼一点一点变清晰,又一点一点沉下去,像是独自渡过了无数个日夜,他看向我,语重心长地说,“故事是他们的,不该我讲。”

  后来我去外地上学了,很久才见爷爷一面。再见到爷爷,他的腿更瘸了,眼睛也彻底看不见了,背也挺不直了,神情却是生动的。知道《狙击手》电影将上映,他们曾经的故事将重新在大屏幕上重演,他拉着我的手,满面红光地说,“这下有人给你讲故事了。”

  电影上映那天,我和爷爷坐在电影院里。爷爷很高兴,我心里却不是滋味。爷爷看不见,靠我口述给他故事情节,每一次爷爷都点着头对我说,“对,当时就是这样。”

  看电影的时候周围好多人都哭了,我也不例外。只有爷爷没哭,他攥着手垂着无神的眼睛,我听见他小声喃喃自语道,“班长,这次我可没哭啊。”

  爷爷那天破天荒和我说了很多,说到激动的时候眼睛挂满了泪水,一边说一边拍打自己的胸膛,“这么多年了,感情脆弱的毛病还是改不了。”

  战争结束之后,爷爷挨家挨户去那些阵亡的战友家,照顾老人,扶养小孩,碰到不理解他的人,任打任骂不还手。

  我敬佩地说,“爷爷,您做的真棒。”

  爷爷是这么说的,“你这小孩儿懂什么,要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在,都比我做的好。”

  我的眼眶湿润了,仿佛隔着过去七十年的岁月见到了狙击手爷爷和他那群英雄战友,看到他们用自己的身躯筑起的钢铁城墙,少年意气,许国爱家,“爷爷,您没辜负他们的期望。”

  爷爷似乎不想再提了,“但愿吧。”

  爷爷现在的身体还算硬朗,但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的原因,他总喜欢打瞌睡,还爱说梦话,每次说的内容都一样,靠的很近能依稀听出两个含糊不清的字。

  “五班……”

  发出的音虽轻,但仿佛用尽了爷爷的全部力气。

我知道爷爷不是叫爸爸,他呼唤的是自己那段战斗岁月,那群一起走过枪林弹雨的兄弟。

此致

敬礼!

牛璐瑶、211320501010、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18434764380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1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