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于无声处听惊雷 ——评《长津湖之水门桥》
发布时间:2022-05-27 20:01:02  点击次数:次    

《长津湖之水门桥》全片截取了中国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个段落。观看这部电影前,我看见不少影评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虎头蛇尾,过于着眼于宏大的战争而忽略了落笔于剧情的微观叙事。然而,这部电影真的如此吗?

《长津湖之水门桥》上承《长津湖》,1950年冬,美军陆战一师撤离到古土里,前后皆被志愿军门包围。而水门桥,则是美军撤退的唯一路线:能否炸掉水门桥,截断敌人的后路一步歼灭美军,成败在此一役。1950年冬日之艰苦远胜长征,在缺少物资、气温骤降到零下38℃的情况下,志愿军战士们捐躯赴国,这部影片正如惊雷,为如今处在和平年代的我们重新复述了曾经的历史。

从色彩角度来讲,《长津湖之水门桥》艺术手法鲜明,导演徐克以红白两色定调全片,凄冷风雪之白与凛然炮火之红对比鲜明。除去炮火之红,电影中还有多处采取了红白对比,如结尾时鲜红的围巾在冰天雪地中的枯枝上飘扬。此处雪地中的红围巾也可能代指五星红旗,给人以明喻,即水门桥一役终于胜利,给观者以强烈的触动,深刻的爱国情怀尽显其中。另一处令人印象深刻的红白对比出自后半段:飞雪漫天之时,战死的志愿军们的尸体已于瑟瑟寒冬中凝成冰雕。美军开火,火与雨雪交融,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感受;同时,战士们踏火光而来,亦从火光中离去,这种强烈的对比为观者还原了水门桥一役的壮烈,很好地凸显了志愿军战士们慨然赴死的爱国情怀。

从人物刻画角度来说,徐克未直接通过完整的叙事来对此加以刻画,但他通过对事件的片段选取中加以雕琢,达到了戏剧的核心要点:冲突和矛盾。如第二次炸桥前,战士平河以身作挡,抵挡住前进的坦克。一边是被碾压破碎、无比痛苦的手臂,一边是舍身炸毁坦克的艰难抉择。最后,他不顾一己之躯,对着吴京饰演的连长比出手势,让他对自己一旁的炸药包开枪。此时,连长的内心亦是矛盾的:战友身陷困境却无能无力之痛苦,身为连长向胜利前进的责任,两相冲突,而犹豫良久,他最终眼含热泪扣下了扳机。这片刻犹豫使人物形象立体起来,有矛盾才有人性,扁平的人物塑造固然是一往直前,但有血有肉打动观者的角色却必然富有普通人的纠结与触动。

而拍摄技巧方面,导演徐克巧妙运用了交叉蒙太奇的手法,第三次炸桥前夕,电影穿插了战士梅生的回忆片段:与妻诀别时,妻子告诉他等他回来,一定要把囡囡的算数教好。梅生和妻子洒泪相拥,而画面一转,又切到了当下冰天雪地中,妻子换成了战友。在交叉叠放的画面里,一边是现世安稳的竹林桃源,一边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人物内心的矛盾与抉择推动了剧情的发展,在镜头的巧妙变换里,导演告诉我们:他们中每一个人,又何尝不只是生活里的普通人?他们亦是儿女的父亲,是父母的爱子,是妻子的丈夫,可为这一句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他们毅然决然,为了人民的安危和国家的和平舍身而取大义——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

诚然,单从叙事和剧情上看,这部电影并不能从个人角度上给人以直观的共情,但在我看来,这部电影更多的是通过对人物群像的刻画来达到弘扬主流意识和商业元素的完美融合:直逼死亡和家国战争命题本身之时,同时将这一个接一个战士的壮烈牺牲个人化以达到与观众的情感共鸣,这些本都是普通人的战士逆流而上、负重前行,所承载的意义本身,岂不正字字泣血地为我们唱响了那个年代的惊雷之声吗?

这部电影本身题材的选取定位在主旋律,而这种题材的电影本身是很难驾驭的:第一点要保证对于历史的不曲解,让其得以完全自然而然的呈现;第二点,在保证还原历史的同时,运用作为媒介本身的电影时就应该考虑到传播效果,以达到吸引观众的目的。虽然《长津湖之水门桥》因为题材的局限性而于情节上略显紧凑,并且同时也有人物脸谱化的弊端,但是在同类型的战争片里,这部电影不以丰富的叙事手法和细节雕琢取胜,更着眼于对人物群像的刻画,或许正像这句“好的战争片应该像纪录片”所言,它不以勾画取胜,而惊雷亦听于无声处。

 

                                                           何潇雨2010010125

                                                           文新学院

                                                           电话:1527488069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1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