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奇迹??笨小孩》:众生皆蝼蚁,常有不屈心 —— 论蚂蚁意象的叠合隐喻
发布时间:2022-05-27 19:58:31  点击次数:次    

《奇迹·笨小孩》是继《我不是药神》之后文牧野导演的第二部电影长片,与《我不是药神》相似的是,文牧野依然把叙事视点落脚于现实生活中的底层人物群像,体现出对边缘人物的人文关怀。不过,在《奇迹·笨小孩》中,导演在意象的选取上富有巧思,以关于蚂蚁的三层隐喻赋予影片一抹真实而有温度的底色。

    电影讲述了不到20岁的主人公景浩为患有心脏病的妹妹四处筹钱无果后选择在深圳创业的故事。景浩在深圳属于典型的打工仔形象,最开始经营着一家不起眼的手机配件店,到后来为了凑齐妹妹的手术费用,他孤注一掷,带领着由听障患者汪春梅、出狱拳手张龙豪、退伍伤兵钟伟、和网吧大神刘恒志、张超组成的奇迹小队发起创业挑战。

    不过,蚍蜉撼大树谈何容易?蚂蚁成为主人公景浩曲折、跌宕命运的隐喻。影片中两次出现蚂蚁意象,第一次是在景浩受伤以后,妹妹在公交上的一句你以后不要骑这么快让景浩陷入沉默。此前景浩骑车飞驰在街巷,摔倒了却不敢停下,只为了能和赵总取得合作机会。当他终于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时,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心理压力,从零开始的他没有任何博弈的资本,只能依靠一腔孤勇。而窗外那个雨中徘徊但最终往上爬的蚂蚁,正映射了主人公不得不背水一战的态度,与景浩的人物经历同步存在,带有当下鲜明的对照与暗指。

    第二次蚂蚁意象的出场,以动物视角观照人物际遇,是对景浩处境的二度渲染。在厂房要被收回时,景浩第一次露出了颓然,甚至遭受赵总的下属李平你这样的打工仔我见得多了的蔑视,不过他没想过放弃。电影出现了一只在台风中艰难挣扎、试图生存的蚂蚁,蚂蚁的二次出现暗示了景浩不屈的命运以及在困难中突围的强大信念,是主人公未来命运的指代。尽管人都像蝼蚁一般渺小不堪,但他依然能够创造奇迹。

    不仅如此,蚂蚁意象贯穿全片,也是高楼清洁工——蜘蛛人的指代,由此串联起城市边缘人物的普遍困境与奋斗历程,隐喻大时代背景下深圳高楼大厦中城中村的社会现象。《奇迹·笨小孩》中景浩为筹得工厂的启动资金去当蜘蛛人,靠一根钢丝悬挂在大厦外面擦玻璃,镜子里的高档餐厅客人与镜子外高危的蜘蛛人形成对照,如同那只在窗外爬行的蚂蚁一样,它们似乎都想跨越这一层屏障,却始终保持着距离,只能以汗水和努力来凸显自己在大城市的价值。镜里镜外,折射出的是两种不同的人生,也是大城市包裹下边缘人物的生存状态。

    在《奇迹·笨小孩》里,并非所有人都是生来是高山而非溪流,生来是人杰而非草芥,更多地是透过蚂蚁这一意象隐喻社会所有底层人物的拼搏与奇迹。蚂蚁可以轻易被碾压,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蚂蚁同样也有力拔千钧的力量,底层人物的坚持赋予了蚂蚁意象更深重的社会内涵。在由景浩为首的奇迹小队里,有六个典型底层人物代表,他们都是一个个小人物的缩影,却有着非同一般的韧劲与强力。汪春梅愿意为了捍卫自己作为工人的正当权益与小混混针锋相对,出狱拳手张龙豪收养着一群流浪狗……尽管这些底层人物在社会上有所受限,但他们都努力发挥个人的原生力量,力图在遍地尘埃中燃起人间烟火。微不足道的蚂蚁最终也会有自己的立足之地,这是电影中的另一大隐喻。

   《奇迹·笨小孩》以现实主义题材展现了转型中的深圳样态,塑造了一批同蚂蚁般的小人物群像。同时蚂蚁这一意象构成着一种套层式的隐喻模型,它首先是主人公景浩命运的深切隐喻,又是蜘蛛人这一高危工种的象征,最后又指代着全体社会底层人民的真实生命境遇。文牧野将蚂蚁这一意象有机镶嵌在整部电影的叙事进程中,并以小见大,影射出个人、集群与整个社会底层人民的生命体验,形构成一个完整而深刻的叠合式隐喻结构。尽管这部电影存在童话与现实的杂糅以及类型化的缺憾,但并不妨碍蚂蚁意象对主题的丰富。纵然众生皆蝼蚁,但在这一方小天地努力奋斗的笨小孩们,没有选择沉沦,而是不屈服、不放弃,在无尽的雾霭与雨夜中以微弱却不屈的姿态燃烧着自己的生命之火,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光亮与奇迹。

 

作者:豆勤岸

学号:191010053

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联系方式:13204918416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1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