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神话走进现实:20世纪前期我国东北地区的婚姻习俗(22)
发布时间:2022-03-15 22:25:07  点击次数:次    

    王春梅
    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个地区的民族由于生活的自然地理环境的不同,以及经济的历史的因素,皆形成了各自的有其鲜明特色的社会习俗,其中包括岁时节日、衣食住行、交往礼仪、婚丧嫁娶、宗教信仰、文化娱乐等方面。这些绚丽多彩的生命风俗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丰富的民俗中,反映了各阶层妇女的行为规范和社会地位,并明显地带有时代的特征。本文依据所辑史料,拟就20世纪前期我国东北地区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的汉族、满族、蒙古族、回族等平民妇女的婚姻习俗作些探讨。因为此阶段的婚俗上承封建社会晚期,下启现代,是我国婚姻史研究不可忽略的一个历史时期。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嫁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社会各个阶层尤为重视。虽说20世纪初辛亥革命已推翻帝制,建立了民国,有行文明结婚仪式者,或借用大礼堂,俾人共睹,以开风气;或在自家庭院举行,与旧式婚礼有所区别。但是社会的观念形态尚未从旧的社会母体中完全脱胎出来。以婚俗而言,“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仍在沿袭千百年来的婚姻制度。从这一时期妇女的定婚、结婚和生育三个方面,可以充分地说明这一点。
 
    一、定婚
    婚姻的前提是男女双方确立婚约,即定婚。定婚大体分两步进行,一是相亲,二是定聘礼。
    首先是相亲。汉族相亲有三项内容,即看品貌、算八字、相庄园宅第。由媒介双方父母互往相看男女相貌品行。无父母者,由叔伯主之,无叔伯者,由家族长者主之。惟有男女不参予。若双方彼此认为合适,男家媒介索取女方庚帖,倩星士推卜命运,也有互换了女庚帖的,两造既协,谓之“合婚”。“婚命皆吉者,仪乃谐,否则,虽属佳偶,也不能成婚”。ƒ这就是双方父母同意后,必须要看男女双方“生辰八字”,从人出生年、月、日、时为四样,配合干支,合为八字,加以附会,推算人的命运好坏,决定男女能否联姻,俗称“批八字”。这也是男女定婚的重要条件。还有一项就是看庄园宅第,“合婚”与“相看”是定婚缺一不可的。
    其次为定聘礼。若双方父母无意见,“生辰八字”又合,则婚姻议定。男家则将珥、布帛之属,偕媒人到女家行“定聘礼”。女家要设宴款待,易杯而饮,俗话为“换盅”,又称“放定”、“下小茶”。有的地方亦叫“押婚”、“挂钩”,及“过小礼”。这是婚约已定的标志。
    至于聘礼,定婚时称“过小礼”,后期叫“过大礼”,大礼在迎亲前二三月送纳。而聘礼的轻重多少,则有两种情况,一为男家所定,依家中资产状况而别。往往出现富户相婚,门当户对,或者贫女嫁富男。一是由女家提出,多寡无定数,常常于礼品之外,索要巨资,这颇有古代买卖婚姻之遗风。聘礼据家里财富可分为三类:1富户聘礼,银子十两或二十两(多在小礼时献纳)、棉布二十匹(皆大尺布)、白酒百斤、肥猪二口、粳米二斗及锦皮首饰(多银
 金质)等物。以上礼品惟猪、酒、米则于婚前两日送至。2中户聘礼,则双猪、双酒、双财礼。3贫户聘礼,于双财礼之外,往往索银五十两至三四百两不等。因此,贫男得妻非常困难,“往往半生所蓄尽为婚费”,“有终身独居及中年丧妻而不能续者”。所以,贫者得女儿,则“无不庆为财垛”。故有“养护(活)小子(男孩)赔钱货,养护丫头(女孩)圆宝垛”的谚语。女方家陪嫁的奁物,一般为柜、箱、被、衣等各种日常用品及少许钱款,任女家自便,但贫富之差悬殊很大,惟俗以多者为荣。
    少数民族妇女定亲与汉族妇女有许多不同。满族女孩成年后,也以媒妁,由父母议婚。媒介既通,也要互往相看,相看之日,如留饮其家,即为定议。议谐后,与汉族不同的是,一般不用庚帖,邻近的也有与汉俗同,以珥作定礼,亦曰“放定”。当天,女子盛装出来见男家尊长,并以旱烟袋装烟,依次相敬,谓之“装烟”,男家尊长要赠以钱币。礼毕,女家设宴款待。次日,男家要用猪酒、衣饰行聘礼。纳聘日,男方尊亲偕男孩至女方家,拜见女家
 父母及尊长,谓之“磕头”,也叫“认亲”。女方家酬以币帛、针黹、文绣等物。同时,把聘物陈于祖先神案前,两家主人手持酒杯互换,一同稽拜,亦如汉俗中的“换盅”。其实,汉俗的行聘宴饮称之为“换盅”是沿袭满俗的。
    回族定婚,虽用媒妁,但无相看之俗。一般先托媒人提亲,女之父兄须阴以问女,如女方掩面泣,即是不同意,其父兄则不相强;倘女不之理,即是同意,其父兄代允。男家则选择柱(主)麻日(吉日),备礼品,同媒妁及教长赴女家行“拿手礼”。即教长手与女家父兄手互相合,口诵经文,双方交换条件。定礼有礼单,过礼有媒柬,即将聘仪名色详注红笺中。过礼两次,先过小礼,即银手镯、金耳环各一对、脂粉各一盒、茶叶一斤、A子(由面、糖、芝麻相合的油炸食品)四十斤,也有布匹、首饰等。过大礼,俗曰“送果品”,再馈赠斗米、斗面、A一盒、羊一头及过付成衣长短各一套,或绸布过冠笄、首饰、金银不等,品种多少皆视地区的不同和男家贫富而宜。
 蒙古族女子二三岁至四五岁即须定婚,十六岁以上未成婚者绝少。向例,女长于男二三岁,或四五岁。ˆ

订婚,亦由媒氏之介。求婚男子要亲至女家,跪向佛前贡哈达,女家收纳,婚约乃定男家以牛、马为聘礼,附衣饰等物,也有不论银钱布帛,而用牛羊及首饰。素以送马两匹、牛两头、羊二十只最为普通,一般分两期送达。
    二、婚礼
    在东北,妇女的婚礼因受传统制度的影响,也是很复杂的。婚期由男家而定。一般来说,女方结婚前一日,女家要把衣饰、奁具送至男家,谓之“装箱”或“过妆”,亦谓“送嫁妆”或“安嫁妆”、“安柜箱”,品物丰俭视其家境情况。富家往往排着长队抬送里许,前面有鼓乐吹奏,缓行街头,名曰“亮嫁妆”。有的地方男家也有“谢妆”一说,即新郎即刻往女家拜于堂上。当日,新郎要着礼服,一般为一袍、一褂、红缨帽、寸底宫尖靴、十字花披红小布于肩。也有的地方新郎身披彩红、头插金花,曰“披红”,坐轿或骑马,以车马六乘、或四乘为主。乡村无彩轿,可凭以车代之。要先祭墓拜祖及尊长,宾客数人亦乘马伴行,鼓乐旗锣开道,彩轿随行,遍绕街市,如科举时代之夸官。名曰“晾轿”或“走轿”,又曰“拜庄”。亲长各赠饰币,名曰“压腰”。次日,盛傧御,备阵习卫,导以列炬,管乐迎女,谓之“娶亲”。新郎或同往,登堂拜女父母,或送四斤肉,叫“割心肉”。女家以金赠贻,并设宴款待。届吉时,女要化妆,挽发作髻,周身均换新衣,穿红衣裙或红袄裤,谓“拉草花”,或“上轿衣”,头蒙红巾。女将升舆,鼓乐三奏毕,女家或兄弟伯父,用锦衾裹抱而起,名曰“抱轿”,或“抱车”。新娘以能哭当佳,名曰“金珠落在家”。轿起,女家亲属数人伴送,谓之“送亲”。新郎在马前导行,路过庙宇、井墓,则障以红毡,为避邪祟冲犯。有的女方到了男家,门关着不让马上进,谓之“憋性格”。开门以后,送亲娘扶新娘下轿,用两块铜镜系于胸前背后,男家由两个十二三岁漂亮女孩持宝瓶,里面装金银、五谷之类的东西,给新妇左右抱着,步行红氍毹上。到了中庭以后站定,分男左女右,或夫拜妇立,或双双交拜,俗称“拜天地”。这时鼓乐齐奏,鞭炮齐鸣。拜毕,新郎引妇入室,并要揭去新妇“头巾”,谓之“揭盖头”。履以红毡,新妇还要跨马鞍而入,取平安之义。新妇入室,抱宝瓶向吉方端坐,谓之“坐帐”,又称“坐福”。喜娘这时还要给新妇加髻,俗称“上头”。然后要管饭,男家自备叫“管小饭”,女家所备叫“管大饭”。当日,男家宴款新亲及宗党、戚友。新郎要出来拜女家来宾,谓之“谢亲”,亦曰“拜席”,而女家尊长皆赠钱物。男家戚友也亦馈送钱物,谓之“喜仪”,俗称“上礼”。城里面多有以彩帐至贺,谓之“喜帐”。等女家来宾走了以后,新妇要脱下盛装下地隅立,谓之“立规矩”。晚上,新郎新娘对坐而饮,谓之“交杯酒”,或吃面,叫作“合欢面”,又谓“宽心面”。其间有不分长幼于洞房中取乐,谓之“闹洞房”。亦有嫂辈于其被褥中藏许多枣栗,取早立子之义。第二天早上,新郎新娘拜祖先,然后拜父母、宗族、戚友,以区别长幼尊卑,谓之“分大小”。结婚六日至九日,或七日至九日,新娘新郎拜诣女家,曰“占九”,或“回酒”,也叫“回门”。一个月后,女家接新妇归宁,曰“住对月”,新妇则以手工缝纫物分赠长幼,以表敬意Š   

    满族婚礼多与汉族类似,不同的是,至吉日时,要将彩布陈于中堂,翁或叔先以剪剪开,女家自行裁之,俗名“开剪”。女子从此日开始由发辫而改为盘髻,谓之“练习”。到迎娶佳期,男家先由邻近亲戚家借一寓所,先一日女家送女至寓所,俗名“打下处”。11当日,将陪送妆奁送至男家门外,按桌送入室,俗名“过柜箱”。至吉日清晨,男家用彩车往迎,女家用棚车来送,中途相遇,二车外辕相错,互相交接,俗名“插车”,隐寓行营结亲之意。女在棚车换新衣,入彩车。亦有在下处换衣者,须置钱若干于炕上,谓之“压炕钱”。迨车至门,中庭设香案,由宾扶新娘至案前,男女同向北三叩首,即“拜天地”。相传为拜北斗。拜毕,入洞房,揭盖头,坐床帐,一切与汉俗相同。不同的是满族妇女到男家以后开面,用青线拈去脸上汗毛。汉族妇女则在自家开面。另外,满族新娘入门只拜公姑,无交拜礼。男女结婚,喜筵宴客,大操大办,饮至半酣时,妇女俱出敬酒,“以大碗满斟,跪地奉劝,俟饮尽乃起”12。
    回族妇女过门成婚一般不选择吉期,而用主麻日(即历书之牛、娄、鬼、亢四日),婚娶也用轿或马亲迎新娘,但不用鼓乐。轿至门,选择少妇两人为傧,启轿后向新娘掷果三撮,果用枣栗。到男家,将新娘扶出轿,入洞房,新郎为新娘揭去盖头,没有拜天地抱宝瓶之俗。新娘入洞房,乃行书婚之礼。当日延掌教阿訇至家,安于别室,于堂上正中设书婚之案,摆上书婚工具,设坐,掌教大师出,众人拱拜。掌教就上座,男女主翁左右坐,亲友、宗族依次坐两侧,新郎跪坐于案次毹毯上。掌教为申明婚姻之礼,书婚之义。用阿拉伯文字书男女名氏及男女父之名氏于笺,并宣于众。书名“依扎卜”,也就是婚书。书毕,掌教向新郎掷果三撮。是日,邀请教中戚友陪阿訇赴之席,用牛羊肉七大碗,果品碟之,席有肴无酒。正午正时,亲友道喜,始用酒筵而散。这是回族婚礼中之特别郑重的。但回教婚姻中异教者不得结婚。如他教女子未完婚需先入教而后婚,教内女嫁他教,则众皆不悦,且其母家有请于教长时则遭拒绝,责其教女无方。同宗者不能结婚,同乳者也不能结婚。无论去寺远近,完婚时必须请教长及副教长为证婚。夫妇入洞房前(晚间),须互念教主语,“即天地万物非主,惟有独五之真主阿拉呼。穆罕默德是主的钦差圣人”。都要以回族语读之。另外,回族妇女无夫死不嫁的制度。而且再嫁之礼式与初嫁者相同,惟须夫死后四个月零十天而后嫁。教规内还规定,惟无嗣者准纳妾,且须征得妻之同意。对妇女的贞节也有规定,未婚之男女相奸,责皮鞭八十。而已婚之男女私通,经四人证明且不自忏悔者,以石砸死或倒墙轧死。实际用此刑的甚少。
    蒙古族妇女婚礼较之以上各族,相对简单一些,婚前一日,新郎佩弓箭或刀偕傧乘马赴女家亲迎,仍以哈达献佛,向岳父母叩拜,岳父出白布一条系新郎腰,并赠荷包等物,彻夜不眠,与众亲友作长夜饮,新郎侑之,天亮与新娘同归。新娘或乘马,或坐车,回到男家进院后,新郎解弓箭刀供于佛前,夫妇拆拢,女挽髻,男梳辫,共盘毕,同赴神案前拜佛诵经,交拜成礼。与汉族不同的是,拜天地后,用方肉一块置火炉烧炙,新郎新娘同向西墙所供佛前跪拜。送亲人数也不定。有的要住三五日。迎娶之后,邀亲族乡里饮食宴乐,贫者不能具礼,则赘于岳家,谓之“小娶”,女仍垂髻,不作新妇妆,待家境充裕,再补行大娶礼。“达
 呼尔、巴尔虎,以牛马为聘礼,礼不备不容娶,亦有赘入女家,与女同寝处,称夫妇。故有聘逾数载乃能备礼迎娶者,往往子女成行随母入门。13蒙人婚姻大体是一夫多妻制,或一妻多夫制。

    三、生育
    在中国崇尚礼制的宗法制度下,是把婚姻制度作为全部社会制度的基础的。这是因为,婚姻不仅仅是当事者的个人行为,而且是一种十分重要的社会行为。这在上层社会中尤为明显。“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14则概括了封建婚姻的主要目的。一方面婚姻对于建立宗族同盟维护其统治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下以继后世”,繁衍子孙传宗接代也与前者相辅相承。无怪乎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因此,妇女结婚后生育,就不是小事情了。那么,而就一般家庭而言,妇女生育习俗较为简单。
       小孩出生,有的地方谓之“落草”,盖以草铺炕,把小孩放在上面,以防燥湿。生男孩悬弧于门左,生女孩设于门右。15产妇一般食米粥一月,每餐必有鸡蛋数枚,以滋补和强壮身体。三日洗儿,曰“洗三”,是日,作汤饼会,曰“吃喜面”,给产婆钱,曰“洗儿钱”。三日后,也有的地方七日后通知母家,曰“报喜”,母家得信,必于第五日送鸡蛋、白面、红糖、豚蹄等物,曰“下奶”,亲友也馈以面食、鸡蛋等“送乳”或叫“送粥米”。有的送各种金银饰物及长寿牌、长寿锁等。一个月,小儿要剃胎发,母家还要备花冠、绣褓、服饰、玩具赠小孩,曰“作满月”。其他戚友亦各赠以钱乃服饰。主人要摆席设宴款待,曰“吃满月酒”。百日,母家赠馒头百枚,送与年老的人,一次食之,取生发之意或长寿之意。曰“蒸百岁”或“过百岁”。小孩子周岁时,男用弓矢、笔墨,女用刀尺、针线及玩具置儿前,任其自取,也称谓“抓周”,以验其小孩将来兴趣志向,此俗不十分普遍,惟多在斯文人家行之。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20世纪初期东北地区妇女的婚姻习俗,虽然已处在民国时代,但仍然受着封建礼教的影响,并深深地打着儒家伦理道德的烙印。同时妇女的婚姻习俗还和本地区的经济状况以及各民族之间的相互往来有着密切的关系。
    1.封建礼教的影响。
    20世纪初期,东北地区的婚俗尽管已经出现了新式的文明婚姻,但是汉族及满族蒙族和回族等婚姻中仍保存着传统封建礼教的东西,明显的例证就是青年男女的联姻,仍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说文》云:“媒,媒也,谋和二姓者也。妁,酌也,斟酌二姓者也。”
   《礼记·曲礼》郑笺:“谋者,通二姓之言,定人家室之道。”在中国古代社会作为婚姻的重要条件,媒妁之言与父母之命是相提并重的,这源于奴隶制宗族时代,是维系宗法制度的需要。那么,到了民国时代,仍沿用于此,女子仍然没有自由选择意中人的权利即婚姻自由,
 可见此理之根深蒂固。另外,儒家所定婚仪有六,即:问名、纳采、纳吉、纳微、请期、亲迎,故称“六礼”。这“六礼”在民国妇女的婚姻程序中,虽然先后次序不同,但基本上是一样的。如汉族定婚双方家长互往相看,互换子女“庚帖”,谓之的“合婚”,即是问名之义;男女双方婚议既定,男方家到女方家行定聘礼,即是纳采之义;男女双方的婚期诹吉后,男家以“龙凤简”复纳女方家的“通信”。即是请期之义。还有婚期前的进大礼即是纳微之义。结婚之日,新娘家戚友“送亲”,新郎乘马或坐轿前导之,即亲迎之义。以上这些都是封建礼教在婚姻问题上的具体体现。”
    2.经济水平的制约
    民国时期的东北地区,经济还比较落后,生产力水平还很低。各民族妇女的婚姻习俗自然也受到经济状况的制约。如汉满妇女定婚的彩礼,虽有送金、银、首饰者,但毕竟少数。多以猪、酒、米、布等物相送,女家的嫁妆无非是衣、被、布、箱之物。所以,以女孩为“圆宝垛”,以男孩为“赔钱货”,这些都是经济不发达的反映。
    3.民族间的融合
    长期以来东北地区,汉、满、蒙、回等民族杂居共处,文化习俗互相交流,相互融合,在妇女的婚姻中,满、蒙、回族都是以汉俗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定的。像订婚以后“过彩礼”,也是和汉俗相类似。当然,汉俗也有受少数民族的影响,如汉俗定婚行聘的“换盅”,即是沿袭满俗而来的。

-------------------------------------------

王春梅:北京大学中外妇女研究中心副主任。

《义县志》礼仪民俗,民国二十年铅印本。

ƒ《奉天通志》礼仪民俗,民国二十三年铅印本。

《吉林新志》二编,礼仪民俗,民国二十三年铅印本。

《奉天通志》,礼仪民俗,民国二十三年铅印本。 

《奉天通志》,礼仪民俗,民国二十三年铅印本。

《龙城旧闻》,礼仪民俗,民国十六年铅印本。

ˆ《呼兰府志》,礼仪民俗,民国四年铅印本。

《呼兰府志》,礼仪民俗,民国四年铅印本。

Š奉天通志》,礼仪民俗,民国二十三年铅印本。

11,参阅《奉天通志》、《庄河县志》等东北地区方志,均有类似的记载。

12,奉天通志》,转引《柳边纪略》礼仪民俗,民国二十年铅印本。

13,《奉天通志》,礼仪民俗,民国二十三年铅印本。

14,黑龙江志稿》,礼仪民俗,民国二十二年铅印本;《辽阳县志》礼仪民俗,民国十七年铅印本。

15,《辽中县志》礼仪民俗,民国十九年铅印本。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1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