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神话走进现实:欧洲诸大学妇女研究走向(16)
发布时间:2022-03-15 22:22:36  点击次数:次    

郑必俊  陶 洁

    1998年9月17日我们动身赴欧洲荷兰、德国、丹麦、 瑞典四国进行学术交流,  10月15日返京,前后共28天,通过近一个月的紧张工作,收获很大,确实感到不虚此行。   

  十几年来,尽管北大妇研中心已经与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联系,但是与欧洲的直接交流甚少;又据了解,欧洲的妇女研究发展很快,在学科建设方面成绩卓著,而北京大学妇女学学科建设刚刚起步。基于以上情况,在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我们决定赴欧洲五国进行访问交流。原计划是包括英国的里兹大学和赫尔大学的,由于签证问题,未能访问英国,为了弥补这个损失,我们通过电传、电话和交换材料等方式也和她们交换了一些情况和意见。

    在欧洲四国期间,我们访问了八所大学的妇女研究系和中心; 参观了以欧洲最大的妇女图书馆——荷兰阿姆斯特丹妇女图书馆为代表的一系列妇女图书馆;与一些单位,如丹麦阿尔胡斯市妇女博物馆、德国柏林妇女档案馆(信息、教育中心)、全瑞典平等机会办公室、妇女危机救助中心、妇女之家、妇女活动中心等组织建立了联系。通过学术报告、工作介绍、座谈采访和个别交谈等,彼此加强了了解,增进了友谊,为今后北京大学妇女研究中心与欧洲妇女研究有关方面的交流与合作打开了更多的渠道,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总的来说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   我们此行的着眼点放在对整个欧洲学科建设进展状况的考察,现将所了解的有关情况总结报告如下。

    (一)妇女研究已经迈入学科研究的主流

   在60~70年代欧洲学生运动、妇女运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妇女研究,经80年代的妇女研究机构化(institutionalization), 高等学校的妇女研究中心和妇女研究系的建立,已成为机构化的主流和大势所趋。现在欧洲的妇女研究已经进入了学科稳定发展的时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妇女研究已经迈入学科研究的主流。至1995年,欧共体国家的大学中,已经开出了600门有关妇女研究的课程, 有许多国家的大学有授予妇女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的权利。各个大学的课程建设虽各有特色,而在多学科齐头并进中,跨学科性(文科、理工科、语言科等)恰恰是体现了妇女研究学科最本质的特点。正是基于这个特点,大学内部和大学之间在教学上相互合作,在课程方面相互补充就成为必须。

  丹麦阿尔胡斯大学妇女研究中心建立于1980年。据该中心主任介绍,60年代末丹麦的学生运动一是要求民主,二是要求课程设置现代化。后来妇女运动也进入校园,这时就不只要求课程设置现代化,而且还要求课程有妇女方面的内容。她说:“那时我还是一个年轻教员,当时教授妇女研究课程主要都是受到美国女性主义批评的影响。70年代中期以后,妇女研究强调跨学科,由此拓展到许多系科。1973年我教德国语言,后来教妇女研究。1976年,德国语言文学系的课程中也加进了妇女方面的内容,开设了‘19世纪德国妇女与妇女文学’课程。”

  再以德国柏林的三所大学(自由大学、洪堡大学、科技大学)为例:

  自由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妇女研究中心主任说,1968年新妇女运动进入新阶段,在大学里,一方面是致力于改变大学中男女不平等的氛围,妇女参与学校的决策;另一方面是在有关学科中开展妇女研究,这大约经历了10年的过程。 现在我们集中精力搞课程建设、学科建设,校外的联络工作也是围绕着这个中心。除在每个学期固定开设妇女研究的课程外,还建立了妇女图书馆、计算机信息库,出版博士论文等。我们还决定在心理、历史、语言、政治、社会等系设妇女研究的专职教授,指导学生进行学习与研究。

  洪堡大学在东西德统一前属东德,妇女研究开始于1980年的文化研究,1989年柏林墙拆除后,建立了一个群体开始进行妇女研究,1990年初正式获准成立妇女研究中心,主要任务是推动本学科和跨学科的妇女研究,课程设置主要是文化与性别研究等。全校学生都可以选修妇女研究课程,可以作为主修,也可以作为副修。1997年冬季有350人主修,100多人作为副修。

  科技大学妇女研究中心的成员主要来自科学史等专业,现有4人专门进行教学,6人搞研究(包括博士后),此外,还与有关系科教员合作进行教学。他们在理科教学内容里贯穿了妇女研究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如在信息学中讨论普遍性与特殊性问题,即信息学是以男性作为普遍的对象,女性则是作为特殊的对象,变为计算机语言时是如何处理的。在科学史教学中,探讨女性读理科受的是什么影响,为什么说理科是属于男人的世界?女性在这个领域是怎样受排斥的?等等。在生物学、生态学方面,还探讨男女两性的差异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的问题。教学中提出的问题又成为教师研究的题目,如“遗传基因对男女的影响”、“战后电影中的男人和女人对战争的看法”、“战争对男女的影响”等。该校妇女研究课程分为不同层次,有的课需要写论文,有的则只要交作业。各课选修人数不等,少的只有8~10人,多的则高达450人,“第三帝国、 国家社会主义与妇女”这门课就是深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

  柏林这三所大学每个学期都开设妇女研究课程,可供三校学生统选,这对于学校和教师来说当然是事半功倍,而学生则受益更大,这点很值得我们学习。

  瑞典隆德大学的妇女研究课程分为两类:一类是由妇女研究中心提供的“妇女研究入门”课。这个课看起来是一门,实际是由四个部分组成的跨学科的课程,内容是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1)介绍各种妇女研究理论,(2)权力与性别,(3)研究方法,(4)妇女历史与妇女发展。这门课程共有10多个教员参加讲授,学生按照顺序每个学期只选一个部分。该课需要有很多的讨论,很能启发思维,所以深受学生欢迎。但是因为能够容纳的学生数量有限,常常是有300~400人要选,实际却只能接收30人,以致有的学生在取得学位之后还要多留一个学期来选修这门课。另一类课则是由有关的系负责开设的,如“自然科学技术与妇女”、“历史上的妇女”等,也为学生所喜爱。此外,该校还设有专为研究生开设的妇女研究课,可供校内外的研究生选修。通过培养研究生,将教学与研究有机地结合起来。她们正在进行的科研项目有“重新审视性别”。这个大项目又解拆为若干小题目,如:  17世纪男女的生活、工作状况、话语分析;时代的变迁与女孩的变化;计算机的应用对女孩的影响,等等。最近又增加了一个专门研究男性的题目。

  值得提出的是,隆德大学为了提高教师的性别意识,学校教学组与妇女中心合作,专门给教师开设了妇女研究课。这个课一般是集中在2~3天内完成,并且要求听课的教师男女各半。

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妇女研究的课程也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由有关系科的教授开设,另一部分是由妇女研究中心来组织的。该校现已有100~150位获博士学位的教师的研究方向与妇女研究有关。中心有许多系的教师来教课,属于兼职,这支队伍经常保持在20~25人,他们就是来自上述获得博士学位的教师中。

  该校妇女研究中心成立于1987年,妇女中心主任说,通过研究,开始感到学校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后来学校成立了妇女协会,给了妇女中心一间房子(现在已经有了一层楼,约10间房),政府主管大学的机构也来研究男女平等问题,并且给了一笔研究基金,由此妇女研究中心主任、秘书和图书管理员的工资完全由学校支付,中心开始可以开设一些课程。经过近10年的努力,本学期学校已同意将一门妇女研究课作为主课,通过这门课程是要给人一种思想、一种观念、一种理论。

  这个课分布在四个学期。第一学期是妇女历史课。讲授内容的安排是一半讲历史,一半讲现状。10周后,学生将分为两组,一组学理论,另一组学习有关瑞典的社会结构和平等。此外,学生还要阅读4000页的资料。该中心主任认为,现在的学生觉得男女已经平等了,实际上,他们既不了解男女平等权利来之不易,也不知道现在男女平等还存在的问题。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将研究成果告诉学生,使他们了解和感觉到我国妇女所处的现状及其由来,从而提高性别平等观念和历史发展观念。第2~4学期的课程是性别研究,依次顺序是:第二学期的重点内容是从社会学的角度讲授;第三学期的内容是理论方法,与此同时,学生选读博士的论文,考虑自己的论文题目;第四学期则以学生写论文为主,教学是以课堂讨论的形式进行。

    (二)妇女研究学科化中的自治(autonomy)与整合(integration)问题

    自治与整合是妇女研究学科化中有争议的一个老问题。所谓“自治”,就是意味着要建立与其他学系同等的系,要有独立的机构、编制和本科生、研究生。所谓“整合”,则是在各系科中进行相关的妇女研究和培养大学生、研究生。根据我们对四国八所大学的了解,建立独立的妇女研究系的学校只有荷兰的乌特利希一所大学,其余的都是介于自治与整合之间的状态。实际上自治与整合究竟应该怎样发展,不同的国家与地区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是有不同的做法的。1995年6月,在葡萄牙的科伯拉(Coimbra)大学召开了一次“欧洲妇女研究大会”。会后,应欧洲的科学委员会(European Scientific Committee)的要求,与会的17个国家的代表写了一份关于妇女研究在高等教育中的报告。在报告中,几乎都倾向于“双轨制政策”(dual—track policy),认为“自治”与“整合”,二者并不冲突,可以并行不悖。

    欧洲的妇女研究经过20多年的发展,现在各大学都已经有了妇女研究课程。这些课程多分布在各系科二年级本科以上的选修课中。在西班牙,这种选修课占全部课程的10%;在英国,本科生可以把妇女研究作为主修课,并不必须注册为妇女研究专业。但是,由于学生对妇女研究课程兴趣的增强,许多学生都选择有关妇女或社会性别的内容作为研究生的学位论文题目,上百名的研究生的投入,上百篇的研究生论文的提出,就成为妇女研究学科发展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的力量。从欧洲来看,妇女研究专业研究生项目普遍增加,确实是一片兴旺景象。但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妇女研究中心在培养研究生中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心的大部分教学工作集中在本科生、硕士生方面,只有为数很少的中心培养博士生,而且这些博士生又多挂靠在导师所在的系科里,以妇女研究的名义独立授与博士学位的课程尚处于初级阶段。能够指导博士生的教授普遍缺乏,如奥地利、比利时、法国、意大利等国家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而这一点如不努力解决,妇女研究全面、深入、高水平的进入学术主流的目标就很难实现。于是以培养博士生为主要教学目标,便在成曼大妇研中心的主要任务。

    以上所说的“自治”与“整合”,主要是从妇女研究的组织归属而言,实际上,不论“整合”还是“自治”,都应该是以促进妇女研究的发展为目的。不可否认,妇女研究的跨学科性,使它的发展与“整合”始终紧密相连。英国最早建立起来的几个妇研中心都是建立在60年代建校的“新大学”中,如约克大学、兰开斯特大学、肯特大学等。这些大学的特点是,不设单一的系科,而是设立一些跨学科的学院,妇女研究正适合在这样的跨学科的学院中发展。  由于妇女研究本身的跨学科性以及不同国家、民族、文化背景下的妇女研究的多样性、差异性,所以,如何通过学术内容方面的实践与交流,既体现其学科上的独立性(自治),又能够在亲的基础上进行整合,就成为欧洲特别是欧共体各国的妇女研究正在努力探索的问题。

    (三)大学妇女研究组织与中央、地方政府妇女机构、社会团体的关系总的来看,我们所到国家的高校妇女研究组织与中央、地方政府妇女机构、社会团体的相互联系很多,相互配合也是好的。从她们的介绍看来,妇女研究组织与中央、地方政府妇女机构、社会团体都是60~70年代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的产物。两类组织通过在理论与实践双方的不断相互促进,都受益匪浅。我们所到的荷兰、丹麦、德国、瑞典等国都分别建有平等机会办公室、妇女危机救助中心,以及妇女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等。下面以四个不同类型的妇女组织与高校妇女研究中心的关系为例:

    建于1982年的丹麦阿尔胡斯市妇女博物馆馆长给我们介绍时说,这个博物馆当年就是她与阿尔胡斯大学妇研中心主任共同创办的。建馆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建立一个为妇女服务的场所;二是要通过展览表现女性的地位作用与精神风貌。博物馆突出表现的是人(女人),通过实物,甚至是通过个人去表现人(女人)。至今博物馆与阿大妇研中心这两个组织还经常在一起组织活动,如共同举办各种培训班、研讨会、音乐会等。为了帮助妇女失业者,政府资助博物馆经费来办培训班,教员则是来自阿大等高等学校。该馆经过近10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得到了国家的承认,已于1991年成为国家正式的博物馆了。

    德国柏林妇女档案馆的前身是妇女教育信息中心,成立于1972年。据该馆馆长介绍:“在70年代中,有法国妇女从中国回来后,向我们介绍了中国妇女运动的情况,使我们深受启发,我们决定要保护德国妇女运动和妇女历史的档案,当时全国有500人参加此项工作。1980年,我们决定联合起来,于是成立了现在的妇女档案馆,同时在其他80个城镇也建立了相应的机构。”他们的档案馆收藏了大量的德国妇女运动和妇女历史档案,很多国内外的学生和学者写论文都到她们这里来查阅资料。她们的资料与大学共享。

    瑞典有一个全国性组织——瑞典平等机会办公室。这个组织是劳工部下的仲裁委员会,然而却是一个很独立的组织,办公室有18人(6男),仲裁人必须是律师,由国家指定,每6年一届,其余均为雇员,工资都由国家支付,政府人员要改选,他们却不必。该组织统管全国的申诉案件,平均每年大约有100个案例。我们对该办公室主任进行了采访。在谈到这个办公室的工作与高校妇女研究中心有无联系时,她说,该办公室的工作方法,一是在针对个案解决问题的基础上,提出一个普遍解决问题的方案;二是集中若干案例,成为法律先例,再去推动解决同一类问题。无论是哪一种方法,都需要与妇女研究者配合。因此,与各个大学妇女研究组织的关系非常密切,有专人与大学联系,了解妇女研究的成果,接受研究者的意见和建议,并以此作为政策的论据。同时,也向各校提出她们在实践中感到需要研究的一批课题。学生也可以参与到她们的课题中来,以调查研究与做论文结合起来,双方都有收获。最后,她深有体会地说:“研究者有一套语言,实际工作者有另一套语言,因此,两者之间的沟通、互补就非常之必要了。”

    瑞典妇女危机救助中心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不过经费却主要是来自政府社会部门。它在全国200多个地区的140个左右的下属组织都要向其交纳会员费。该中心主任说,这个中心的工作看起来很具体,甚至是很麻烦的,但是在大量的实际工作中,却提出了一系列的理论问题。例如,“家庭暴力”的提法是否科学?她们认为,正确的提法应该是“男人的暴力”,而且这个问题并不仅局限于一个家庭或个人,而是反映了整个社会结构、社会体系的问题。这些问题也是她们与高校妇女研究组织相互合作,共同研讨的内容。乌布莎拉大学妇女研究中心的师生正在进行“对妇女的暴力”的调查与研究。通过调查发现,涉及这类案件的律师、医生、护士等专业人员并没有受过任何有关性别意识、反暴力等内容的教育。因此,乌大妇研中心已决定与实际工作部门配合,对各类专业人员以及施暴的男人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

    (四)妇女研究学科的建立发展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关系问题

    在欧洲许多国家的妇女研究学科化过程中,经费问题常常是其发展的重大障碍。因此,如何处理好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关系,历来是一个关键问题。据荷兰乌特利希大学妇女研究中心介绍,荷兰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有什么要求就向政府反映,即使是激进分子,也认为只有依靠政府才能解决问题。荷兰中央政府从80年代开始就资助妇女研究,乌大的妇女研究系是1987~1988年初成立的。该系属于文学院,这与该院女生多有关。荷兰全国共有13所大学,在1995~1996年度都开设了妇女研究课程,并有20名妇女研究的专职教授。德国柏林的大学中的妇女研究经费与编制的多少也是取决于地方政府和学校。在芬兰和瑞典,妇女研究则直接受到首相办公室的关注。

    为了争取到更好的工作条件(经费、编制等)和保障学校女教职工的合法权益,柏林的大学中一般都建立了三个妇女组织系统,以柏林自由大学为例:

    (1)全校妇女研究学术委员会(有的称顾问委员会):有主席1人,委员若干人,负责全校妇女研究工作的学术领导,并对校内男女老师数量比例的协调有发言权;

    (2)妇女代表:校系均有妇女代表,参与校系的决策,负责与监督校、系工作中有关男女平等政策、法律的实施,以及组织活动等。系设办公室,有2~3人;

    (3)妇女研究中心(附设妇女图书馆):教授(主任)、图书资料管理、办公室人员3~4人,负责组织推动妇女研究、教学、编辑出版、图书资料信息工作。现已决定,在心理、历史、语言、政治、社会等系设专职妇女研究教授。

    几乎所有的单位和个人在谈话中都提到经费问题,她们的经费来源主要是三个方面:(1)政府;(2)学校;(3)社会团体、欧盟和各种基金会。欧洲国家的妇女研究和妇女研究机构主要是从80年代发展起来的,所以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取得较大的进展,是和中央与地方政府的重视,特别是经济上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据隆德大学妇女中心主任说,在瑞典,妇女中心主任、秘书、图书馆理员的工资都是由政府直接支付。

    由于经济上有相当的保证,我们所参观的各个妇女组织的物质条件都是相当好的。我们所到的8所大学的妇女研究系或中心都有数间或十数间房子,内设图书馆、电脑室、研究室、办公室、会议室等,所以凡有志于妇女研究者,都可以到这些中心去工作,如隆德大学就有50人是妇女研究的积极分子,中心与她们保持经常的、密切的联系。此外,国家还有很多的妇女图书馆、信息库,能够为研究工作者提供很好的服务。

    欧洲四国之行,通过各个方面的比较,更加深入,全面地认识彼此的共性和各自的长处和特点。欧洲四国的妇女研究工作者谈到过去和中国学者接触很少,对中国的妇女研究缺乏了解,更谈不到进行这方面的比较研究了。我们所到的图书馆中,没有一本关于中国妇女研究的专著,当然,即使有了也难以有人能够看得懂。现在她们很希望与我们加强联系,首先通过共同的课题,进行比较研究,其实这也是我们的愿望。因为,无论是出于中国妇女学学科建设的需要,还是中国妇女要走向世界,或是世界要了解中国妇女,妇女学的比较研究都应该提上我们的工作日程了。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1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