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神话走进现实: 从神话世界与历史走进现实(14)
发布时间:2022-03-15 22:21:43  点击次数:次    

从神话世界与历史走进现实 

                                             ——追溯东西方妇女地位的文化源头

                                                          何清涟

    在中国将妇女地位作为一个严肃的话题来谈,是从“五四”时期开始,于今算来已有几十年历史。颇有意思的是谈女权与妇女地位,谈怎样才能做个好女人等等,参预者其实大多是男性,如我之类的知识女性则很少参预这类谈话。

    这倒不是因为我这一类女人在男性世界里受到充分尊重,所以就不重视妇女问题,实在的原因只是因为在妇女地位这一并不轻松的话题上,我们很难找到与男性的契合点。更何况,向无所不在的历史沉积物开战,颇有点像堂吉诃德与风车作战。

  还是从历史源头那里开始追溯中国人的妇女观吧。

    女性在历史传说与神的世界里

  先说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历史故事。

  特洛伊王子帕里斯从希腊将希腊王后海伦拐回本国,引起了一场长达10年、牵动了几十个国家参加、不少君主和无数英雄战死的特洛伊战争。但西方的文学家是这样描绘这场战争的结尾:“当海伦出现在众位希腊英雄面前时,阿开亚人为她无比美丽的面庞和她娉婷动人的体态而感到眩惑。他们心想,为了这样一个锦标,追随着墨涅拉俄斯(海伦的丈夫)航海远征,并经过十年战争的危险和痛苦,毕竟是值得的。没有一个人想到要伤害海伦……”海伦在西方的故事中,无论是远古的荷马史诗还是后人写的希腊神话传说中,从来没有人要求她为这场战争负道德责任。

  再看看中国历史故事,从妲己祸商、褒姒灭周之类不绝于史书的记载中,人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中国的历史学家们总是很轻易地将亡国的责任推卸到这几位君王的宠妃身上。似乎只要这些“红颜祸水”不存在,那个朝代就将绵绵不绝地延续下去。至于著名的美女西施,更是被卧薪尝胆、志在复仇的越王勾践作为“祸水”而送到吴王夫差那里,目的是使夫差玩物丧志,让勾践能够步步为营地完成灭吴大计。这种“红颜祸水”的罪孽意识是中国历代男人们的共识,所以上述那些倾城倾国的美人们往往被视为“妖孽”,没有什么好下场,所谓“美人自古如名将,不使人间见白头”,即指她们的结局而言。即使身负灭吴兴越使命并立了大功的西施,也在吴亡以后被越王装进麻袋沉入西湖。“安史之乱”时,唐明皇仓皇出逃,兵行马嵬坡之际,为军队所胁,只得杀宠妃杨玉环“以谢天下”。在这种代代相传的罪孽意识熏陶下,久而久之,就连这些女性本身也隐隐觉得自己有罪,号称以诗写史的吴梅村写下传颂一时的《圆圆曲》,中有“冲冠一怒为红颜,恸哭六军皆缟素”之句,该诗所咏为江南名妓陈圆圆,这位美女在明亡后就曾称自己是“不祥之身”,主动“承担”了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灭了汉人江山的历史责任。

  这种人间的现实折射到神话世界里,就是女性在中国和西方的神话世界里享有迥然不同的地位。在西方文明的源头古希腊神话中,奥林匹斯山上的众多神祗中,男神们往往只作为力量的代表,他们的光彩在众多明媚耀眼的女神映照下黯然失色。轻灵与成熟之美固然属于女神,就连“智慧”也不属于男神,缪斯三姐妹不仅主掌了诗歌、文学、艺术和音乐,还掌管着历史、哲学这种人称排斥女性的学科,宙斯的女儿雅典娜更是集智慧力量与美为一身。在天神与人交战的特洛伊战争中,随处可见的是众位女神的身影,男神们只是作为陪衬出现。

  中国的神话中有什么女神呢?遍查典籍,可以发现一个补天的女娲,但从女娲的传说中,人们还是可以发现她是因“造人”这种隐喻的生殖功能,才在中国的神话世界中受到神的待遇;善的化身“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明明是个女性,中国本土的佛教还要编出其前身是个男人的传说,将她弄成性别不明的神祗。至于那王母娘娘,世人除了她拥有一个蟠桃园,周穆王驾着八骏西游时曾向她求过不死药之外,几乎不知道她作为一个神祗存在的意义。中国的神话中也有一些女仙,如嫦娥、织女等,但那都是编神话的先民们感到只有男性神祗的神话世界未免寂寞,才又添加了一些面目性格都很不清楚的仙女们,为男性神祗世界增添一点色彩。

  神话是现实的折射,在这样一种层层淤积的厚重历史文化中,男尊女卑了几千年,中国的小女子又到哪里去“抖回精神”?

    中国与西方政治舞台上的女性

  女性在神的世界里享有的地位就是女性在俗世的地位。比较一下西方和中国的政治传统,更会发现一个饶有趣味的现象,西方王室的女子可以继承王位,王后在政治中也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并获好评。1558~1603年统治着英国的伊丽莎白一世,在生深受其臣民爱戴,去世后则一直被历史学家称为“伟大的女王”,认为她是“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之一”。在她统治的45年当中,英格兰击败了世界上雄冠一时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在国际上奠定了强国地位,在国内则厉行节约,加强国家财政管理,使英格兰稳步走向繁荣。英国后来成为“日不落帝国”,其强盛之基始奠于伊丽莎白时代。在伊丽莎白一世的关心下,16世纪的英国文化在历史的茫茫夜空中显得是那样辉煌灿烂,诗坛妍丽多彩,戏剧也进入黄金时代,莎士比亚、培根、克里斯长弗·马洛、埃德蒙·斯宾塞等人类文化史上的耀眼明星济济一堂,由他们智慧凝炼而成的作品成为人类文化的瑰宝。西方的历史学家们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从来就没有人因为伊丽莎白一世个人生活的浪漫而否定她的杰出政绩。

  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统治虽然没有伊丽莎白一世那样光明祥和,但她的文治武功也显赫一时,并彪炳后世。她对内加强经济、军事、文化建设,剥夺教会财产充实国库,并起草了俄国历史上第一部宪法,成功地推行了行政改革,投入大量资金兴建了100多个市镇,发展交通,扩大贸易;对外则明智地与法国、普鲁士、奥地利等强国修好,成功地解决了波兰问题,吞并了土耳其的克地米亚以扩大疆土;她保护文学,鼓励发展科学,兴办学校,她和当时许多世界文化名人保持着长期通信,并与著名哲学家狄德罗、伏尔泰成为至交,号称“法国启蒙运动的朋友”。在她的努力下,终于发展成一种独特的俄罗斯民族文化。在俄罗斯历史上,她与彼得大帝齐名,历史学家这样评述她的功绩:“彼得曾为俄罗斯打开对着欧洲的窗口,而她则打开了一扇大门。彼得大帝迫使欧洲承认强大而独立的俄罗斯的存在,而她则确立了俄国作为欧洲一流强国的地位。在大多数俄罗斯人的心中,彼得和叶卡捷琳娜两人的名字是联在一起的。尽管俄国人以有彼得而自豪,但他们也不断颂扬叶卡捷琳娜二世,认为这个日耳曼血统的女人给俄罗斯带来了荣耀。”

  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以及历朝执政的太后们远远没有西方的同类幸运。“男主外,女主内”在中国一直被视为天经地义,“牝鸡司晨”(即女主国事)是国之将亡的征兆。明太祖更是将“后妃干政者斩”的铁牌竖立在宫里作为严训。唐朝女皇帝武则天,在历史典籍中一直被历史学家描绘成邪恶狠毒淫荡等人类恶德的集大成者。至于慈禧那更是一无是处的阴毒女人,一些传统士人甚至写出“兴亡皆由两太后”来总结清朝历史,认为清朝“兴也太后(孝庄太后),亡也太后(慈禧)”。即便是那兴清有功的孝庄太后(顺治的生母,康熙的祖母),虽成功地辅佐了两朝皇帝的朝政,但也因其有“下嫁”小叔多尔的嫌疑而蒙上了一层羞耻的色彩,受不到史家足够的尊重。其实这些女皇帝与太后的阴毒完全是男人们给逼出来的,试想,她们的统治既得不到法理上的承认,要想成功地保全自己孤儿寡妇不受人家欺负并被“抢班夺权”而身首异处,便只有以更毒辣的阴谋来对抗来自朝臣们的阴谋。那些无能力反抗的皇室孤儿寡妇们的悲惨下场在历史上难道又少了?后周柴世宗英雄一世,死后遗下孤儿寡妻,立刻被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夺去江山。正因为需要面对众多觊觎皇位者,这些太后们执政以后,主要精力必须花在对付朝臣们的阴谋上,根本无暇去修治“文治武功”,能够战战兢兢谨守祖宗旧制,不被周围虎视眈眈环视着的阴谋家们推翻已算万幸。那位能在阴谋算计之中多少做点政绩出来的武则天,其能力之强在中国历史上可算是惟此一例。

  这些贵极一时并执政的太后们尚且如此战战兢兢地生活,一般妇女们的社会地位可想而知。那杨门女将和花木兰从军的故事,只是一些文人为寂寞的男性世界增添的一些调料罢了。

    中国和西方女性的文学形象

  儒家文化明确宣布了“男尊女卑”的伦理观念,妇女在社会生活中处于“三从”(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地位。孔子那句“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名言早已被中国的男人们烂熟于心,琅琅上口。在西方的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大多具有审美价值,是男性抒发情感的对象,如普希金《给凯恩》那首脍灸人口的诗歌,向世人抒发了男性对女性美的向往。歌德在《浮士德》的结尾,设想了一位光明女神来引领浮士德进入天国。法国大革命中的罗兰夫人,因其道德力量而一直被作为法国大革命中的美感象征而被称颂。埃及女王克利奥佩特拉先后与罗马的两位政治巨头凯撒、安东尼的恋情,从未被西方的文学家和历史学家说得淫秽不堪,其悲剧结局还被赋予了诗歌般的浪漫色彩。法国启蒙时代巴黎那些有教养的贵妇人举办的沙龙曾为启蒙时代的思想巨子们如卢梭等提供了一个驰骋思想的广阔天地,人们甚至说,启蒙时代就是因女性而催化的。而中国女性在旧小说中的地位悲惨,可以用《水浒》作为例子。水浒是个男人的世界,那里只有少许几位女性,以正面形象出现的母夜叉孙二娘,除了对同类(如武松等)以外,已没有女性的善良,竟以杀人做人肉包子为职业。那有女性韵味的潘金莲、潘巧儿与阎婆惜之类,虽然有几分姿色,但一个个邪恶淫荡。而书中的这种女性观竟从来就没有受到过中国文人们的质疑。如果说上述例子还不能说明中国传统文化缺少对女性在精神上的审美情趣,再举几例就可知女性在中国存在的价值完全是作为性对象而存在,那“房中术”对女性价值的认识,包括后来稍晚一些的晚清小说如《老残游记》等书的艳词之类,都只从一种纯粹的生物意义上看待女性。冯骥才曾写过一篇著名的小说《三寸金莲》,就曾很深刻地揶揄过中国男人在女性问题上的病态。而女人一旦只被从生物意义上欣赏,两性之间的爱情也自然很难得到称颂。拿破仑可以堂而皇之地向世界宣告,他征服欧洲是为了对约瑟芬的爱,而中国男人对女人的爱却被放在很次要的位置,吴起为了取信于魏王可以杀妻,《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宣告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手足断了不可再续,衣服脱掉可以换新的。

  中国女性之地位,于此可见一斑。至今我们到一些农村中去,仍然可以看到女人吃饭不准上桌的风俗。计划生育在农村难以有效推行,就是因为广大农村至今仍然未将女儿视为延续宗祀者。深圳农村城市化后出嫁女在娘家持有股份的争议,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浓厚特征。

  历史在行进。从“五四”运动出现中国第一批新女性以来,在妇女解放的道路上,中国已经走了很远很远。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17年,中国妇女在各个领域都尽展才华与风采,使当代世界变得格外绚烂多彩。但是中国女性也从此进入了多事之秋。比较引人注目的问题是男性和女性的命运存在这样一个差别:在事业上获得成功的男人们,往往在婚姻爱情上也多姿多采;而在事业上成功的女性,却经常在婚姻爱情上触礁。由于妇女在就业和婚姻方面遇到的种种问题,妇女地位问题又一次凸现到人们面前。有的研究者已经指出,妇女地位不仅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方面中央政府采取了各项措施保障妇女权益),也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因为有许多妇女在经济上获得相当成功,但在婚姻家庭生活中却相当不幸),而是一个文化问题。因为人是文化的沉淀,一个民族的妇女观确实能从一个很重要的侧面反映一个民族的精神特质。

  今天中国的妇女社会地位由中国沉积了几千年的历史文化确定,它不是写几篇文章呼吁一下就能解决的问题。但男人和女人共同生活在一块蓝天下,没有女性的男人世界和没有男人的女性世界都是不可想象的。无论怎样在妇女问题上争来吵去,有一个问题必须注意,那就是女性亦有人格尊严。在考虑如何做一个好男人或好女人前,首先要考虑如何做一个具有人格尊严的人。两性世界中,任何一种试图贬抑另一性的做法实际上都是对人格尊严的一种侵犯。

  恩格斯说过,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一个社会进步的天然尺度。试想想,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中国的传统文化虽然痛快淋漓地将毫无反击能力的女人贬抑到了极致,但男人们活得何尝有什么人格尊严?这些话题是五四运动时期做过的老文章,这里无须重复。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1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