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关注农村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
发布时间:  点击次数:1105次    [ 进入论坛]

伍慧玲1  陆福兴2

1、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科学系  湖南长沙   410151

2、湖南省社科院法学社会学研究所    湖南长沙   410003

 

    留守女童是指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流动到其他地区,孩子留在户籍所在地并因此不能和父母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的14岁以下的女性儿童。据2000年人口普查得到的资料,我国14岁及以下儿童总量为28452.76万人,全国留守儿童数量是2290.45万人。我国农村重男轻女的倾向严重,外出打工的父母如果带孩子出门的话一般把男孩带到城里,而把女孩留在家里,所以,留守的女性儿童要占留守儿童的一半多,也就是说,全国至少有1150多万留守女童。留守女童由于生理和心理的特点,比留守男童更容易受到伤害,特别是性伤害。因此,农村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是留守儿童问题中非常重要的问题之一。

 

    一、农村留守女童遭受性伤害问题严重

    留守女童的性伤害事件频频见诸媒体,其事例不胜枚举,件件都是触目惊心。以下是媒体披露的几个典型事例:

    A、2004年3月,四川省富顺县某镇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一个13岁的女孩,在无人事先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了一个孩子,尚未成年的女娃娃竟然当上了母亲!这就是由于父母双双务工在外,作为“留守儿童”的她,由于被堂伯父诱奸当上了未成年妈妈。

    B、苏北泗洪县归仁镇一名73岁的老头,连续糟蹋两名小女孩后,被女孩家人发现,羞愧之余服药自杀。当地群众感叹:“哎,两孩子的爸爸妈妈都出去打工了,如果在家,那畜生也不敢啊!”

    C、2004年5月,江西奉新县一位15岁少女,因为父母长期在外务工,家庭疏于管理,到县城上中学后,每天沉迷网吧。5月9日,她到县城广场附近的网吧上网后,结识了当地的两名网友罗某、许某。网上的甜言蜜语和信誓旦旦使她对他们有了好感。晚上,两人约她出来见面。之后,3人一起走到沿河南路的一个正在建设中的休闲场所。罗某和许某趁无人之机,将她轮奸了。

    D、2002年4月,安徽省阜南县一个11岁留守女孩被奸杀。2002年底,某县公安部门曾破获了一起令人震惊的特大强奸、伤害幼女案。犯罪嫌疑人苗少勇自2001年开始先后窜至河北、河南、安徽等地农村,或用少量金钱、水果引诱,或以问路、送信、找人为借口,将6-14岁的女童骗至僻静处实施强奸。苗少勇在两年时间里共作案20起,受害女童达20人,其中1名6岁女童惨遭杀害。这些被害幼女中,大部分是留守女童。

    ……

    近年来农村留守女童被性伤害的悲剧频频上演。最近公安部的一项统计表明:农村留守儿童已成为受各类犯罪侵犯的高危人群,其中,留守女孩容易成为性侵犯的对象,并且留守女童在性侵犯面前是最措手无助的,犯罪分子也往往最容易得逞。

    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是关系到农村社会发展的问题,也是农村未来一代健康成长的问题。留守女童在我国的数量很多,其遭到性侵害的问题可能还不见冰山一角,遭受性骚扰的问题更加严重。保护她们的性安全,让她们健康成长,这不仅是家庭的责任,也是政府和社会的责任。

 

    二、农村留守女童性伤害问题严重的原因

    农村留守女童频频遭受性侵犯,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性安全防范意识教育缺乏。农村在我国素以乡风纯朴著称,留守女童的父母对自己的女儿缺乏性安全意识方面的防范教育,学校也认为这种教育既不好开口又有留守女童的父母负责,所以,也不会进行这些方面的教育。而留守女童自己因其智力和阅历的原因并不知道性的危险性,没有性安全的防范意识。同时,学校性知识教育缺失也加大了留守女童性安全的难度。性知识是防范性伤害的主要知识手段,农村女孩的性教育缺位,对性的知识知道得很少,又加上农村封闭,女童对性伤害的见识少,留守女童的监护人没有充分认识到性安全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往往一碰到性安全问题,她们就不知所措,甚至把性侵害认为是游戏,有的根本不知道这是性侵犯,有些女童受到侵害者的威胁或受到封建意识影响,以为这是见不得人的事,不敢跟大人说。

    其二是安全监护缺位。留守女童从智力和体力上说,都不能防范成年男性的性侵害,她们的性安全必须有监护人保护。但是,留守女童的父母有的是双双在外,家中只有年老的爷爷、奶奶或外祖父母等临时监护人,他们因年老体弱等多种原因无法认真行使对儿童的监护权,特别是有些老年人对女童的性安全防范和防护能力弱,缺乏对留守女童的性安全保护,学校认为应该有家长监护也忽视了管理。因此,家庭认为有学校管,学校以为有家庭管,结果两头都没管!导致留守女童的性监护缺位,给犯罪分子有了可乘之机,容易让犯罪分子得逞。当犯罪分子把魔掌伸向留守女童时,她们既无反抗力量,又没有完善的监护网络。所以,留守女童往往难以逃脱犯罪分子的魔掌。四川省社科院教授胡光伟在谈到“小英事件”时痛心地指出:“外来务工的大潮造成许多像小英这样的孩子长期失去直接监护人,成为最容易受到侵害的一个群体。”

    其三, 农村地理环境缺乏安全性。农村特别是偏远山区的农村,人烟稀少,地势阴暗,给犯罪分子犯罪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隐蔽场所。加上农村留守女童一般都要承担一部分野外的家务劳动,如割草,放牛放羊等许多劳动都必须在野外进行。在野外,如果留守女童单独相处,很容易被犯罪分子作为犯罪对象,甚至有许多是临时起意的。在这种场合下,留守女童孤独无援,恐怖绝望,给其幼小的身体和心灵造成巨大的创伤。因此,农村地理环境的特殊性也使留守女童被性侵害的可能性增大。

 

    三、加强安全防范,保护农村留守女童的性安全

    农村留守女童的性安全具有特殊性,一旦出现性安全问题,将深远地影响到她们一生的前程,当前随着农村人口流动的频繁和加速,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也会增多。因此,加强安全防范,保护农村留守女童的性安全刻不容缓。为此,我们必须:

    一是严格父母的监护责任。我国法律对父母的监护义务没有严格的规定,更没有相关的处罚条文。国家或地方应该制订相关的法律法规,严格父母的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责任。对外出打工的父母,法律要责令其选择合适的监护代理人。随着外出打工的农民增多,农村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将变得越来越严重。父母外出打工一定要为留守女童选择好能够起到监护作用和安全的监护代理人,不能忽视自己女儿的性安全,更不能轻易把女性孩子托付给别的男性亲戚。法律法规对监护人的条件和资格要作出明确规定,对没有确定好监护人的父母应该进行必要的干预,以维护下一代女性公民的健康成长。

    二是家庭、学校、社会要对留守女童加强性安全的意识教育和防范教育。性安全意识教育是现代社会儿童教育的重要内容,其责任应该由家庭、学校、社会共同承担。家庭是女童性教育的第一任老师,应该从小进行相关的安全防范教育。学校是性安全知识教育的主要渠道,学校应该转变传统的性教育意识和模式,特别是对女性儿童要加强性安全防范教育。社会是性安全教育的的重要场所,也是防范留守女童性侵害的重要力量。留守女童失去父母的保护,成为被性侵害的弱势群体,只有加强家庭、学校、社会联手对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防范教育,使她们懂得更多的防范措施和技巧,才能培养留守女童的性防范意识,提高其防范能力。

    三是农村社区要加强性侵犯活动的防范。农村社区人口稀少,是一个相对的熟人社会,社区干部和群众对每个人的思想行为有较深刻的了解,只要社区重视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并且积极防范,特别是对社区中有性侵犯倾向的人,社区要加强教育和防范,防止他们犯罪,这也是十分必要的。

    四是加大打击和惩处的力度,震慑犯罪分子。我国农村尽管对女性的贞操特别看重,但是对女性的侵害并不十分保护,有些地方甚至把对女性的侵害作为民间纠纷处理。许多女童的性侵害问题,一旦被发现,当地的村干部也进行一般的民间调解就完事了,并没有意识到这是犯罪。有些地方由于执法不严,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的也多。因此,国家要对侵害女童性安全的行为进行严厉的惩处,加大打击的力度,震慑犯罪分子,减少犯罪。

    总之,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在社会上日益暴露,并且越来越多,但是,许多的性安全问题由于其特殊性,还被深深的隐藏着,因此,许多留守女童正遭受着越来越频繁的性侵害。所以,政府和社会关注并重视这一问题,并妥善解决它,已经显得十分必要了。

 

    通讯地址:湖南长沙市洪山路600号机电职院人文科学系   410151

    联系电话:13077390528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