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社会性别视野中的女性与发展
发布时间:  点击次数:1161次    [ 进入论坛]

 

                                                   ——对湖北高校知识女性专业发展现状的调查分析

祝 平 燕

(华中师范大学,武汉,430079)

 

       【内容摘要】本文以湖北省高校知识女性的抽样调查和个案访谈为依据,以马克思主义妇女观为指导,从社会性别视角探讨高校知识女性在专业上的发展状况,揭示知识女性专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以期建构一个有利于知识女性发展的性别文化和社会环境,推动知识女性社会价值的充分实现。

       【关键词】知识女性    社会性别       专业发展       主体意识       性别文化

 

        Abstract: Being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 theory of Maxism Women’s Studies, based on the Sampling Survey and oral dates of the intellectual women at the universities of Hubei province, The article reveal the present state and problems of specialty development of intellectual women from gender angle, in the hope that it can construct a new gender culture and favorable social environment and propel the realization of social value of intellectual women forward sufficiently.

       【作者简介】祝平燕,女,1964年生,华中师范大学理论课部副教授,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在读博士。研究方向为妇女/社会性别。

 

        将妇女与发展或性别与发展问题作为妇女/社会性别研究中一个新课题进行研究,在我国还是近几年来的事情。如何理解发展?以西方发达社会为模板、以经济增长为目的的发展理论和模式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和挑战,来自女性主义的批评就是其中的一支。女性主义的贡献不仅在于探讨了发展对女性的影响到底是什么,而在于它在批判了传统的发展观的同时,将社会性别概念和视角引入了发展理论,产生了“妇女参与发展”、“妇女与发展”和“社会性别与发展”等女性主义发展理论与模式。而运用社会性别的观点界说妇女/性别问题,就为我们认识妇女/性别与发展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思考维度,不再将妇女作为孤立的变量“加入”到发展进程中去,而是关注社会性别构成对男女两性角色的分工、责任及期望的认定;不是将妇女作为“问题”,在妇女身上寻求解决办法,而是把妇女当作能动的变革的主体,而不是被动的发展的受援者;不只是重视经济的增长,更注重人的发展,包括妇女、儿童、老人等弱势群体的发展。从这个前提出发,那么所谓妇女发展应该既包括妇女的权利、就业、政治参与、受教育程度和健康水平等经济发展指数,还应该包括妇女的精神环境、价值观念、行为方式、主体意识和道德责任等人文发展状况。社会性别与发展的模式为我们研究中国女性的参与发展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

        近年来我国妇女学界开始介绍妇女与发展的理论,但从社会性别视角探讨女性的发展的文章还不多见,对知识女性发展的社会性别研究就更少了。本文试图以湖北省高校的知识女性的最新抽样调查和个案访谈为依据,从社会性别视角探讨高校知识女性在专业上的发展状况,揭示知识女性专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建立一个有利于知识女性发展的性别文化和社会环境,重构女性的主体意识,以推动知识女性社会价值的充分实现。

一、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

        湖北省是中国的一个教育大省,据统计,截至2001年,在几十所高校中,女教师占高校教师总数的35.75%,女教师总人数为1.2万人。她们在我省的高校战线,担任着先进文化的传播者和创造者的角色,是先进生产力的开拓者,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人力资源。知识女性是妇女解放的先驱,是妇女社会地位的风向标。为了更好地开发利用这些人力资源,湖北省教育工会特委托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工会和华中师大妇女研究中心于2002年6~9月份对湖北省16所高校的女知识分子作了抽样调查,发放调查问卷500份,回收问卷483份,问卷回收率达97%,由专门人员进行统计。问卷内容包括知识女性的基本情况、专业发展状况、参政意识、婚姻与家庭生活质量、生理与心理健康五个方面,基本上能全面反映知识女性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此外,我们还对几所高校作了团体访问和个案访谈,就以上五个方面的内容,对知识女性作了直观详细的询问和了解,使整个调查具有较高的可信度。本文着重分析湖北省高校知识女性的专业发展状况及存在的问题。

        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包括年龄、文化程度、学术职称、专业及工作性质五个方面。本课题的调查对象年龄为25~65岁以上的年龄段的知识女性,其中青年知识女性占了绝大多数。文化程度分为大专、本科、硕士和博士,此次调查对象中有本科和硕士学历的占80%。学术职称分为初级、中级、副高、正高四种学术职称和行政职务,调查对象中副高和正高职称和职务的人数达60%。专业类别分为文、理、工农、医等十种,调查对象中文科类的人数占47%,理工农医等人数占53%,工作性质大致分教学、科研、行政管理和教辅后勤四类,调查对象中以教学科研为主的人数占59.5%,其它人数占40.5%。

二、高校知识女性教学工作和科研状况分析

        教学是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也是以科研为主、以行政管理为主的人员的部分工作,教学水平是衡量教师专业水平高低的一个重要指标。我们主要从教学工作量、教学手段、双语教学、教学业绩的自我满意度和教学效果五个方面来衡量教学水平。调查显示,女教师承担的年工作量饱满,年工作量为200课时以上者达69.9%,100~200课时者为17.1%,100课时以下者为13%。工作量少些的人有的是以科研或党务工作为主的人员,工作量大的多为教师。在高校近年来扩大招生,教师编制相对有限的情况下,她们的工作量呈加重之势。访谈发现,在高校有的公共课院系,(如公共政治、公共外语等院系)不少女教师的年工作量达400课时左右。

        从教学手段来看,有近5成的女教师已开始使用电脑和多媒体进行教学,从未使用的人数不多,但也有32.9%的人只是偶尔使用,可见女教工对多媒体的掌握和运用的意识和水平还有待于提高。经常使用双语教学的女教师只占19%,偶尔使用的为40.5%,从未使用的也占40.5%,后两项相加合计为81%。从教学和工作业绩满意度来看,绝大部分女教工(占93.7%),对自己教学和工作感到很满意和非常满意。关于学生对女教师教学和工作满意度,97.1%的学生对她们教学和工作持肯定态度。

        科研是衡量一个人学术创新能力和学术水平高低的重要指标。我们的调查是从参加课题的级别、发表论文刊物的级别、参加学术会议的级别、获奖级别和出国进修五项指标来衡量高校知识女性的学术水平的。长期以来科研常常是知识女性的弱项,这主要体现在她们不仅课题少,成果少,而且作为课题主持人的人也不多,大多是作男性的副手或课题的参与者。而科研水平的高低将直接决定了她们的职称、经济收入乃至社会地位的高低。此次调查结果显示,知识女性作为课题主持人的人数比例仍然不太高,分别为国家级的占14.10%,省部级占45%,校级占23.6%,横向联合为17.3%。知识女性作为课题参加者的分别为国家级22%,省部级45.1%,校级为15%,横向联合占17.9%。

        学术论文发表的刊物级别基本上能体现科研水平的高低。调查结果显示知识女性近3年来发表论文的学术刊物的最高级别的情形不容乐观,在不同学术刊物上发表文章的情况分别为:国家级权威刊物为15.4%,中文核心期刊41.4%,国外重要期刊为3.2%,一般刊物为33%,其它为7%。此外,出版专著的数量也不多见,这种情形是导致女教授和女博导稀缺的主要原因。从知识女性对自己学术职称的满意度看,知识女性对自己目前的学术职称的满意度尚可,感到非常满意的占51.6%,但不太满意,认为学术职称低于自己实际水平的占44.8%,感到很不满意的占3.6%,合计为48.4%。也就是说有将近一半的知识女性认为自己没有达到预期的职称或职务,专业成就感仍感欠缺。

        与此相应,知识女性获得的学术奖励的级别也是有限的,多数人的获奖级别是省级和省级以下,获得国家级学术奖励的很少。是否有出国进修经历,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教师本人的学术水平、外语程度以及对外学术交流的状况,此次调查发现知识女性中极少人有出国进修经历,获得国外学历者则更是少之又少。结果显示,在国外获最高学历的只占1.3%,国外访问学者为9.8%,对口交流为5.3%,完全没有对外学术交流经验的占71%,其它为12.5%。

三、女性发展的社会性别思考

        从以上调查分析结果看出,知识女性在高校的人数越来越多,有些专业知识女性的人数明显超过男性,她们广泛地分布在教学、科研、行政管理、教辅后勤等各个部门,她们中的大多数人能正确认识自己的地位、作用和责任,在各个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一些知识女性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主体意识和潜能,成为深受学生欢迎的讲课能手,受人称羡的科研骨干,令人惊叹的行政领导,一些高校女硕士、女博士的数量也逐渐超过男性。这些喜人的形势与整个社会激烈的竞争态势、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和知识女性的主体意识的觉醒无疑是有很大的关系。

 

        但同时我们也发现知识女性在生存和发展中还面临着诸多困难和阻力。从整体上看,与知识男性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女性由于承担生育及养育责任,使那些即使能够进入高级劳动力市场的女性也无法与具有同样教育背景的男性进行同等的竞争,因为在时间成本和未来发展预测上两性失去了可比性。劳动力市场分割的基础是两性不同的生理功能和其背后的社会价值。女性生育的显功能在劳动力市场中产生了某种制度安排,它使女性处于缺少发展机会的境地。女性主要就业于次要市场,并且由于偏好的形成和教育水平低等原因,向高级劳动力市场迁移存在很大困难,因而性别歧视固定下来。

        在教学科研人员中,女性正教授和女性硕博导人数远远少于男性;担任行政管理干部职务的人数也少于男性,即使有女干部,也大多为副职;在有的高校的院所从事学术研究的几乎全是清一色的男性,女性主要从事图书资料管理、报刊收发、教学秘书等事务性的工作,她们的职称、职务得到晋升的机会极少。结果形成“四多四少”的局面,即知识女性教学好的多,科研强的少;副教授多,正教授少;本科教师多,硕博导少;副科、副处级干部多,正科、正处的少。女性专业发展普遍遭遇“玻璃天花板”(似无却有的阻力),女性人才呈现金字塔型,尖端人才缺损现象严重。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女权主义明确把劳动市场中的不平等和性别联系起来,认为是劳动力市场的性别分割导致了不平等。劳动力市场分割的理论强调劳动力市场至少可以分为高级劳动力市场和次级劳动力市场,高级劳动力市场是由具有较高文化程度、技术专长的人组成的。次级劳动力市场是指没有什么技术专长的人组成的。所谓的分割不仅说明两个劳动力市场之间存在着差异,而且强调从次级到高级劳动力市场的不可进入性或存在着高级劳动力市场对次级劳动力市场的排斥。劳动力市场分割的概念源自于种族研究,而后扩展至性别研究。女性被局限在次级劳动力市场中,高级劳动力市场对女性是隔绝的,她们无力改变处于初级劳动力市场的地位。

        从高考、硕博士的录取和在校女大学生成绩看,女性并不逊于男性,有的高校女生成绩还普遍好于男生,为何在后来的专业发展方面她们会渐渐落后于男性知识分子呢? 

        通过问卷调查、团体访问和个案访谈我们了解到,主要有下面几个因素在制约着高校知识女性专业水平的发展。

        一是中国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男强女弱”等性别文化和西方腐朽的文化仍然影响着知识女性,致使她们中的一些人不思进取,甘愿向传统家庭角色回归。

        访谈和观察发现,有的青年知识女性只满足于找一个好丈夫,自己甘愿干一些简单的工作,她们的兴趣主要放在修饰打扮、社交、打牌等方面,除了应付日常工作和教学外,对科研几乎毫无兴趣。有的女教师因丈夫比自己学历和成就都低,为了维护丈夫的所谓自尊和面子,主动放弃对事业的追求,认为自己在事业上太强,会刺激丈夫,影响婚姻关系。调查显示,大多数知识女性在面临事业与家庭双重角色的矛盾时,都宁愿放弃事业发展而保全家庭,因为传统的性别文化对两性的规范是不同的,男性的天地在“公领域”,即事业上,而女性的天地在“私领域”,即家庭上。

        一些传媒将传统的性别文化和西方腐朽文化恶意炒作,大肆宣传美女文化、享乐文化,严重影响青少年女性的人生价值观。它们把有成就的女性描写为“女强人”,贬损她们的形象,这些都直接压抑了知识女性的成就动机和寻求自我发展的愿望。

        二是生育和家务劳动造成知识女性时间分割,精力分散,影响她们专业的发展。

        此次问卷调查统计结果显示,从知识女性家庭的家务分工情况来看,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教育未成年子女、照顾病残老人等繁重的家务事情主要由知识女性承担,平均占80%以上,雇佣小时工、保姆或请长辈做家务的只占17%,以丈夫为主做家务的家庭比例很低,即使有些丈夫工作并不忙,他们也认为做家务是女人的天职,而很少分担家务。这个统计数据与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基本一致。同时我们访谈了一些较有成就的女教授、女博士和女干部,发现她们在家庭中都普遍受到长辈和丈夫的支持,相反有些开始很优秀的女教师因长期陷入繁重的家务(有的女教师每天做长达5小时以上的家务),又得不到丈夫支持,事业发展受到极大的制约。

        三是婚姻家庭的变故成为影响部分女教师和女干部的生活和工作的重要因素。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离婚率高居不下,昔日被视为一块净土的高等院校也不例外。近年来,高校离婚现象也呈增多的趋势,高校离婚率的上升不仅严重伤害了女教工及孩子的感情,而且也影响男教工的生活和工作,给学校教学科研工作带来不稳定因素。调查显示,高校单亲母亲正呈现增多的趋势。

        研究发现,离婚后的女性生活会发生以下变化,首先是来自精神——心理上的压力,自我认知方面自责,认为自己窝囊,无能,不能接受自己离婚的现实;其次,离婚后生活水准降低,单亲母亲贫困化。离婚后单身母亲的再婚率只有离婚男性的1/4。再次,离婚后带孩子的女性责任和压力大,她们要承担全部的家务,抚养和教育孩子,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她们常常为此感到筋疲力尽;第四,离婚女性会面临更多的感情伤害和孤独,离婚后的女性悲伤,孤独,愤怒,心不甘,悲观,失望,觉得没有前途和未来,憎恨男性无情无义等;第五,离婚女性人际关系和社会交往狭小,工作可能会受到较大的影响。

        四是不公平的公共政策和竞争环境导致知识女性的发展受到限制。

        由于受传统观念、性别偏见的影响和对女性发展的忽视,我国现行的一些法规和公共政策仍然仍存在着不利于女性发展的内容,如在招生就业、硕博士录取、职称职务评聘等事情上存在着重男轻女现象。例如现行的退休政策规定男60岁,女55岁退休,使一些高学历晚工作的女性得不到充分的发展。有的高校在选拔女干部时,规定45岁以后即不再提名为候选人。从访谈中得知,一些男性知识分子至今仍然认为知识女性天生就不如男性,认为她们除了带孩子做家务外,只适合做一些资料管理、教学秘书等事情,不适合搞科研,即使搞科研也因缺乏抽象思维能力、毅力不够而出不了什么成果。而这些观念和暗示使处于激烈竞争中的一些女性甘愿退出竞争,回到家庭角色中去。

        此外,知识女性自身素质、主体意识等主观因素也在妨碍着她们的专业发展。

        鉴于以上原因,笔者认为,为了最大限度地开发知识女性的人力资源,促进知识女性的专业发展,我们必须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事情:

        首先,要摒弃传统性别文化和社会偏见对知识女性成才和发展的压制,用先进的性别文化优化和影响社会环境。先进的性别文化是“三个代表”中的重要内容之一,它必须靠灌输才能具备,应该用先进的性别文化武装全社会,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要抛弃陈旧的性别角色定位和传统的性别分工观念,消除“男强女弱”、“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观念,积极塑造女性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精神,给她们灌输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性别观念。新闻媒体和社会舆论要大力宣传正面的成功的女性形象,均衡反映妇女在各行各业的贡献,鼓励女性开拓进取,积极参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活动,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消除性别刻板映象、美女文化、商业文化、享乐文化等负面文化对人们的影响。

        其次,政府和高校应为知识女性施展才华创造良好的宏观和微观的社会环境。政府要真正将社会性别意识纳入决策主流,推动男女平等国策的真正贯彻落实。在社会转型期仍然要充分发挥政府在提高妇女社会地位中的宏观调控作用,在社会成员的利益格局调整和资源配置上,坚持男女平等参与、共同发展、共同受益的原则,把社会性别意识纳入政府工作的各项决策中,纠正不利于妇女发展的立法和公共政策,切实制订有利于社会发展与妇女发展相协调的政策。高等院校要利用高校的优势,建立先进的性别文化,让广大教师和领导具备社会性别意识。要根据女性知识分子的生理、心理特点和成才规律,在生活上关心她们,在政治上和业务上充分信任她们,切实为她们的成才创造良好的条件。高校后勤部门、工会、女工委、妇女研究中心要成为高校知识女性成才的加油站,在减轻女性家务劳动、处理婚姻家庭矛盾、职务晋升、职称评定、女性权益保护方面成为知识女性的保护神,为她们的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微观社会环境。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在全球化和现代化进程中,知识女性要重塑道德意识,高扬女性的主体意识。女性主体意识是女性作为主体,对自己在客观世界上中的地位、作用和价值的自觉意识,它包括权利意识、独立意识、发展意识。作为具有高学历、高素质、高社会地位的知识女性,其主体意识在当代已经有了进一步觉醒和强化,但由于受经济发展水平、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西方负面文化等因素的影响,女性主体意识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偏差,导致她们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失误。由于受传统性别文化“男强女弱”、“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的影响,由于社会对女性不同程度的歧视和偏见,导致中国女性包括一些知识女性产生自卑、依附、委屈求全的心理,主动放弃对社会角色的追求和发展,甘愿向传统家庭角色回归。长期的计划经济体制对妇女的保护政策,客观上也导致一些知识女性形成“等、靠、要”的被动依附心理。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受西方文化的消费主义、金钱至上和享乐主义的影响,加上女性面临的就业、晋升等生存和发展方面的压力,使一些知识女性过分注重金钱与实惠的生活,奉行“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信条,放弃理想追求,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尊严与钱权作交易,换来眼前的物质利益。凡此种种说明,高扬女性主体意识,克服自卑、依附、贪图安逸享乐、不思进取等消极思想,树立自立自强、开拓进取、勇于创新意识,乃是当代知识女性寻求自我发展,实现人生价值的当务之急。

 

       

       【参考文献】      

        1.李少梅:论妇女发展的路线与模式 《延安大学学报》2002年第4期。

        2.张广利:制约女性发展的结构性因素 《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4期。

        3.杨慧芳:当代社会转型时期的女性主体意识 《彭城职业大学学报》2002年第1期。

        4.祝平燕:知识女性的婚姻和家庭生活质量与发展 《女性人才》2003年第2期(内部刊物)。

        5.程绍珍:现代化与现代女性人格的塑造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5期。

        6.叶艳枫等:厦门知识女性调查报告与分析 《市场与人口分析》2003年第1期。

        7.孙建娥:当代职业女性的心理冲突及其道德调适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6年第1期。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