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农村留守女童问题值得高度关注
发布时间:2007-03-25 10:32:51  点击次数:1336次    [ 进入论坛]

 

摘要:留守女童是留守儿童中的弱者,因为其生理与心理的特殊性,留守女童更容易出现问题。当前我国农村留守女童的数量还在持续上升,问题也在日益严重,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家庭、社会、学校的教育及管理需要完善,留守女童本身的自我约束力有待加强。解决留守女童的问题,需要家庭、社会和学校的多管其下。

关键词:留守女童;  问题;   关注

   农村留守女童是指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流动到其他地区,孩子留在户籍所在地并因此不能和父母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女性儿童。农村孩子挡不住父母进城的脚步,目前,全国农民工数量已达到1.45亿,据2000年人口普查得到的资料,我国14岁及以下儿童总量为28452.76万人,全国留守儿童数量是2290.45万人。我国农村重男轻女的倾向严重,外出打工的父母如果带孩子出门的话一般把男孩带到城里,而把女孩留在家里,所以,留守的女性儿童要占留守儿童的一半多,也就是说,全国至少有1150多万留守女童。留守女童体力弱小,心理脆弱,容易受到伤害、产生问题。因此,农村留守女童的问题值得社会各界高度关注。

     一、留守女童问题面面观

   1、失学:留守女童的发展问题

   据一份专家的研究报告指出:留守儿童的小学教育状况良好,但初中教育问题明显。进入初中阶段以后,留守儿童的在校率就大幅度下降了,14周岁留守儿童的在校率仅为88%,这与我国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发展目标是严重不相符合的。而这些12%的失学儿童中,大多数都是留守的女童,留守女童成为农村失学的主体。

  教育是人发展的基础,没有良好的教育,就不可能有未来的发展。留守女孩绝大部分生活在贫困的农村,缺少父母的关爱,亦无人管教,教育与学习也处于放任的状态,这对她们人生最初的基础教育极为不利。而如果没有奠定好基本的文化根底,社会参与、经济参与和文化参与将很难实现,尤其是经济参与能力低是最致命的。在中国,女性要取得与男性地位平等的前提是经济独立,一个没有经济参与能力的女性谈性别平等是一种奢望。另外,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一般是缺乏自信心的,加上经济上对男性的依赖,无形中认同了女不如男的观念,自身的潜能将难以得到发挥,更谈不上超越自我、超越男性。

  2、情感危机:留守女童的人格发展受损

  一是情感焦渴,滋润无望。留守女童由于父母双方或一方的外出,她们得不到完整的家庭情感爱抚,总感到心头有失落和缺憾,特别是处于小学、初中这种年龄的女童,她们对于父母有一种依恋之情,渴望在父母面前撒撒娇,可是现实却无法满足这种心理情感的需求,于是心中那种对亲情的渴望就会由希望变为失望或怨恨,就像这样的恶性循环:越想得到的东西越得不到,希望最大的则失望也最大,不如干脆来个无所谓希望就无所谓失望。于是,心理与现实之间形成一种落差。因此,这类女童往往虽然有一种渴望关爱的眼神、渴望亲情滋润的心理,但在现实中反而表现出情感冷漠。这类女童在实际生活中往往情感脆弱,受不了一点点刺激,说不定一句无意话就激出了她们的眼泪。她们柔弱无助,胆小怕事,总觉得自己无所庇护,对自己缺乏信心,做什么事都没有激情,甚至出现这样的情况:由于缺少亲情的照顾,导致留守女童轻生自杀。

  二是情感封闭,交流受阻。留守女童如果没有把对于父母的思念化为学习的动力,没有把这种情感进行转移,从体谅、理解父母及敦促自己进取出发的话(这类情况对于那种年龄太少),往往会封闭自己,无法开心,不愿参加集体活动,也不想去诉说或交流。生活中的委屈、初潮的恐惧等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情感抚慰,就会更加沉默寡言。况且,父母与女儿之间的情感,带有深刻的自然生理因素,带有不可更改的血缘性和遗传性联系,是其他任何人无法替代的,如果临时监护人是老人,情感交流代沟隔得太远,如果临时监护人是亲戚,总会身不由己地有所防备。在学校里,基于自己脆弱的情感,难以融入同学的大圈圈中,总担心受到伤害,苦闷消沉,很难信任同学与老师,成为情感的孤独者。

  三是情感错位,行为出轨。留守女童如果见不着父母或者有“寄人篱下”之感的话,情感依存就会缺位,要么对社会失望恐惧变得孤僻,要么进行情感转移,或寻找另类的情感寄托。如果此时的情感转移没有转向良性的话,由于难以识别真善美假恶丑,社会的阴暗面就会对她们产生负面影响,她们会沾染一些不良习气,诸如逃学撒谎欺骗等,甚至会被社会上的小混混利用。农村中13、14岁的留守女童,被社会上游手好闲的男青年轻而易举带走了的例子很多,他们混到一起的时候无所不为,最终吃亏的肯定是留守女童,有的混同他们偷盗抢劫吸毒,有的遭强奸拐卖等。

  3、性侵害:受伤害的总是留守女童

  留守女童的性伤害事件频频见诸媒体,其事例不胜枚举,件件都是触目惊心。以下是媒体披露的几个典型事例:

  A、2004年3月,四川省富顺县某镇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一个13岁的女孩,在无人事先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了一个孩子,尚未成年的女娃娃竟然当上了母亲!这就是由于父母双双务工在外,作为“留守儿童”的她,由于被堂伯父诱奸当上了未成年妈妈。

  B、苏北泗洪县归仁镇一名73岁的老头,连续糟蹋两名小女孩后,被女孩家人发现,羞愧之余服药自杀。当地群众感叹:“哎,两孩子的爸爸妈妈都出去打工了,如果在家,那畜生也不敢啊!”

  C、2004年5月,江西奉新县一位15岁少女,因为父母长期在外务工,家庭疏于管理,到县城上中学后,每天沉迷网吧。5月9日,她到县城广场附近的网吧上网后,结识了当地的两名网友罗某、许某。网上的甜言蜜语和信誓旦旦使她对他们有了好感。晚上,两人约她出来见面。之后,3人一起走到沿河南路的一个正在建设中的休闲场所。罗某和许某趁无人之机,将她轮奸了。

  D、2002年4月,安徽省阜南县一个11岁留守女孩被奸杀。2002年底,某县公安部门曾破获了一起令人震惊的特大强奸、伤害幼女案。犯罪嫌疑人苗少勇自2001年开始先后窜至河北、河南、安徽等地农村,或用少量金钱、水果引诱,或以问路、送信、找人为借口,将6-14岁的女童骗至僻静处实施强奸。苗少勇在两年时间里共作案20起,受害女童达20人,其中1名6岁女童惨遭杀害。这些被害幼女中,大部分是留守女童。

  近年来农村留守女童被性伤害的悲剧频频上演。最近公安部的一项统计表明:农村留守儿童已成为受各类犯罪侵犯的高危人群,其中,留守女孩容易成为性侵犯的对象,并且留守女童在性侵犯面前是最措手无助的,犯罪分子也往往最容易得逞。留守女童的性安全问题是关系到农村社会发展的问题,也是农村未来一代健康成长的问题。留守女童在我国的数量很多,其遭到性侵害的问题可能还不见冰山一角,遭受性骚扰的问题更加严重。保护她们的性安全,让她们健康成长,这不仅是家庭的责任,也是政府和社会的责任。

   4、心理变异:留守女童最大的健康问题

   根据某调研结果显示:心理健康问题是留守女童最容易出现的问题,留守女童的心理健康问题表现为隐性,也是不容易发觉的问题,但影响深远。主要表现如下:

  一是性格柔弱内向。留守女童年龄幼小离开父母,尽管有的是爷爷奶奶和其他亲戚监管,但是,毕竟与父母是亲疏不同的,遇到一些麻烦事情会显得柔弱无助,久之会变得不愿与人交流,性格内向、不开朗。

  二是自卑心理障碍。儿童大都具有攀比心理和喜欢具有自豪感,留守女童由于自己父母不在身边,自己没有依靠和坚强的保护,因此,与父母全在身边的女童相比,容易产生自卑的心理障碍,有的甚至自暴自弃,丧失信心,学习上降低要求,上进心不强。

  三是寂寞无聊心理。父母外出打工,孩子大都感到家庭空落,心理觉得寂寞无聊,进而产生心理躁动和抑郁问题。如一位初三女生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妈妈,你知不知道,自从你和爸爸、妹妹走后,我一个人在家里有多么寂寞,有多么伤心,从你们走后,我几乎从来没有笑过,天天我一个人在家里哭,回想着以前咱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四是盲目反抗或逆反心理。留守女童总感到别人在欺负他,一点小事就计较当真。与人交流时充满警惕甚至敌意。对老师、监护人、亲友的管教和批评产生较强的逆反心理。

  五是产生怨恨父母的心理。少数孩子认为家里穷,父母无能耐,才会出去打工挣钱,对父母打工不理解,由此而产生怨恨情绪。有的孩子在父母回家后疏远父母,产生情感隔膜,甚至埋怨父母的无情。

  大多数孩子在父母外出后都表现出一些心理间题,其中年龄越小的孩子表现越突出,女孩比男孩突出。 

  留守女童的心理问题不仅影响其心理健康,也容易引起她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影响社会的安全和稳定。据公安部的调查显示两个“大多数”——全国未成年人受侵害及自身犯罪的案例大多数在农村,其中大多数又是留守儿童,留守女童犯罪占一半以上。调查还显示:80%的农村留守女童存在或轻或重的心理障碍。北京的中国社会调查所近日公布的调查也显示:超过半数的父母明显感觉到孩子留守后变得沉默、孤僻;三成的父母知道孩子交了不良朋友,经常惹是生非。华中师范大学在湖北的调查显示:90%的教师认为农村留守女童在学习、生活两方面都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父母不在身边,从她们缺少关爱的眼神里很难找到这个年龄的孩子们应有的那种天真与活泼,她们普遍过早的成熟了,却又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父母那种不可替代的爱抚。

    二、留守女童问题的成因分析

   一是亲情缺失造成的心理障碍。亲情缺乏是留守女童成长中最严重也是最现实的问题。多数农民工每年回家一次,有的几年不回家。不少父母只满足于寄钱回家为孩子交学费,并不注意关心孩子的情感需要和受教育情况。尉氏县蔡庄镇中学初二四班有26名留守学生,只有一位家长曾打电话到学校询问孩子的情况。由于长期与父母分离并缺少联系,使孩子长时间缺乏亲情的抚慰与关怀,缺乏父母双亲的呵护和相伴,留守女童往往焦虑紧张,缺乏安全感,性格极易变得内向、自卑、悲观、孤僻,情感相对冷漠,人际交往能力差。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运清认为,父母外出打工导致亲子分居后,女童在日常生活中享受不到父母的关怀,遇到困难不能从父母那里找到感情支撑,容易出现性格缺陷和心理危机。

留守女童由于亲情缺失,心理健康方面存在阴影,很大一部分表现出内心封闭、情感冷漠、自卑懦弱、行为孤僻、缺乏爱心和交流的主动性,还有的脾气暴躁、冲动易怒,常常将无端小事升级为打架斗殴。调查显示,父母均在家的非留守女童在人际交往和自信心方面要显著高于单亲外出的留守女童,而单亲外出留守女童在这方面又显著高于双亲外出的留守女童。

    二是家庭教育缺失造成的行为偏差。家庭教育对孩子有着直接、持久和潜移默化的作用,而留守女童的家庭教育几乎是空白。由于体力、素质等原因,临时监护人大多局限于让孩子吃饱穿暖之类的浅层关怀,无法尽到对孩子的教育责任,隔代的老人大多对孩子溺爱放纵,留守女童几乎生活在无限制状态下,无形中助长了自私任性、蛮横霸道、易冲动、以自我为中心等极端性格。处于成长阶段的青少年,自律能力较弱。由于长期在放任自流的环境里,缺乏及时有效的约束管教,部分留守女童出现行为偏差,在家里不听代养人的教导,顶撞祖辈,我行我素;在学校纪律散漫,常有迟到、旷课、逃学、说谎、打架等行为,有的迷恋网吧和游戏厅,甚至沾染上不良习气,出现违法犯罪行为。有的留守孩子受父母在外打工的影响,把自己的人生发展方向也定位为打工挣钱,因此产生厌学情绪,学习缺乏热情,不求上进,成绩普遍较差。老师们反映,班上的“双差生”多数是留守儿童。周俏春等在《13岁孩子当妈妈》一文中报道:家庭没有称职的监护人是留守孩子面临的最大潜在危机。监护权的缺失对孩子的人格发展、社会化和道德发展都将带来影响,从父母那得不到的教育,孩子容易从其他渠道获取,同龄人的不良习惯、越轨行为、流行的东西就很容易钻空子。留守孩子的成长之路一旦走偏,纠正起来的代价和精力是难以估算的。

   三是安全感缺失造成的正常人格发展障碍。留守女童一般都处于弱势的地位,她形成了天然的自我保护意识,当这种意识极端强化时,就形成孤僻、焦虑、自私等心理,进而不愿和人交往,对人不信任,对自己不自信和没有公共意识等心理障碍,如果缺乏正当和及时的引导,可能就会产生各种心理上的问题。

   四是农村家长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对女童的学习并不重视。在某些农村家长的心目中,女孩迟早是别家的人,只要嫁得好就行。对于女孩读书,他们认为,经济能力方面本来存在困难,加上在自谋职业的市场经济就业大潮中,读出大学也怕找不到职业,即使找到职业也要嫁给别人,不如图眼前的利益,让她们失学打工或在家帮忙做家务实惠。因此,他们齐心协力替儿子着想,只要能够把儿子送出书来就万事大吉了。于是,留守女童的失学并不引起家庭和当地社会的重视,留守女童成为失学的主要群体。

同时,封建传统意识束缚了女童的思维,女童屈从失学的命运。由于视野及知识面的限制,留守女童看到祖父辈的女性多数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生就是在家庭中料理家务和管理孩子,甚至不要出远门、不要承担家庭的主要责任,在家庭中无论什么都是男人说了算。既然这样的话,读书不读书或读书多少关系不大,只要能认识几个字不是睁眼瞎子就行。这样,她们也就没有了在家庭中要与男童处于平等地位的权力意识,也不会去抗争,就算有些许的抗争也会因为抗争无效而偃旗息鼓,就此认命。

   五是弱势性别产生弱势的留守女童。农村女性受传统观念影响较大,传统文化对女性的各种歧视和偏见容易造成农村留守女童的生存弱势。加上留守女童在父母远离自己时产生孤独无援的感觉,她们性格柔弱、内向,容易受到伤害;她们感情相对脆弱,容易产生心理方面的变异;女童抗击诱惑的能力小,容易上当受骗。一旦出现差错,如果家长和老师没有及时发现并纠正,就很容易产生各种问题,成为留守“问题女童”。

   六是安全监护缺位让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留守女童从智力和体力上说,都不能防范成年男性的性侵害,她们的性安全必须有监护人保护。但是,留守女童的父母有的是双双在外,家中只有年老的爷爷、奶奶或外祖父母等临时监护人,他们因年老体弱等多种原因无法认真行使对儿童的监护权,特别是有些老年人对女童的性安全防范和防护能力弱,缺乏对留守女童的性安全保护,学校认为应该有家长监护也忽视了管理。因此,家庭认为有学校管,学校以为有家庭管,结果两头都没管!导致留守女童的性监护缺位,给犯罪分子有了可乘之机,容易让犯罪分子得逞。当犯罪分子把魔掌伸向留守女童时,她们既无反抗力量,又没有完善的监护网络。所以,留守女童往往难以逃脱犯罪分子的魔掌。四川省社科院教授胡光伟在谈到“小英事件”时痛心地指出:“外来务工的大潮造成许多像小英这样的孩子长期失去直接监护人,成为最容易受到侵害的一个群体。”

   七是社会转型的多元文化冲突导致留守女童堕落。社会是少年儿童道德养成的摇篮和熔炉,是他们社会化的主要场所。随着改革开放的全面铺开,自由理念、金钱观念、自我中心意识等强烈冲击着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导致某些人抛弃了中国的传统美德。虽然说人情冷薄世风日下有点言过其实,但社会上确实存在大大小小的欺骗、说假话、只认钱财不认人情、专门利己毫不利人、读书无用有钱万能等等诸多现象和行为,这些很容易悄无声息地左右留守女童的幼小心灵。加上电视、广播、报刊杂志的娱乐倾向,以及互联网良莠不分的各种信息侵害女童的思想,还有留守女童分辨是非的能力差,如果身边没有父母能随时咨询和监督,比男童更加容易受影响,因此也容易产生“问题女童”。

  三、解决留守女童问题的对策

  首先,政府要承担起关爱留守女童的公共责任。留守女童的问题是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责任主要在政府。留守女童的身体发育、心理、品格问题甚至青少年犯罪等,都必须依赖政府制订更有利措施。建议相关政府部门尽快组织有关留守女童的专项调查研究。政府尤其是基层政府部门要把农村留守女童教育管理问题提到重要决策层面上加以重视,作为当地可持续发展的一项基础工作来抓。各地方政府的有关部门要积极酝酿,制定有利于农村留守女童中贫困孩子接受教育的政策,并计划投入一定资金资助这些孩子。

其次,强化家庭监护。我国目前缺乏严格和完整的法律对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进行约束,有些父母对未成年人的监护疏忽严重,或不善于监护,用金钱和物质代替对子女的监护,造成留守“问题女童”。国家对监护缺位的家庭没有相应的管理规定和处罚措施,不利于强化父母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责任。因此,要强化父母对子女成长的监护责任,对有“问题女童”的父母,即使法律不处罚未成年人,但是应该对父母作出相应的问责,以督促他们监护好自己的女儿。如果父母能够及时发现“问题女童”的不良行为征兆,就可以防微杜渐。

   再次,浓化亲情关怀。亲情缺失是留守“问题女童”产生的重要原因,因此,矫治留守“问题女童”,要督促父母对子女多多给予亲情的关怀。女童与男童相比,更需要父母的亲情关照。如果父母常年在外,使她们觉得无聊、孤单和寂寞,容易出现相应的问题。因此,建议社区对“问题女童”进行备案,及时提醒和督促她们的父母,采取多种方式定时进行亲情关怀,多与“问题女童”通电话,多与社区相关人员联系,使子女感觉到父母时时在自己身边,时时有亲情的存在。

   又次,加强学校管理。学校要对留守“问题女童”进行特殊关怀,建立留守儿童管理档案,特别注意留守女童,经常了解、掌握儿童的心理特点,从实际出发,不应对儿童有过高过苛的要求。根据儿童的心理状态和变化规律,因势利导,耐心地、逐步地进行教育引导。在教育时注意她们的个性,尽量避免消极的惩罚。同时,要设立相关的登记簿册,对留守“问题女童”进行登记和定时检查,加强她们的思想政治教育和监管。

同时,净化周边环境。环境是青少年社会化的重要场所,“问题女童”的产生与其成长环境的影响有关。政府和有关部门要加强对环境的监控,严格各种宣传媒体的舆论导向,引导留守“问题女童”增强环境的适应性,对不良环境诱惑的分辨力和抵抗力,使她们的成长有一个良好的环境。

   最后,完善多方救助。留守“问题女童”的教育与矫治,不是单一环节能够解决的问题,需要多方努力配合,建立系统的社会救助制度。因此,必须完善现有的社会救助制度,充分发挥社区妇联、团组织的作用,利用社会的系统资源对留守“问题女童”进行干预,在农村建立一整套对留守“问题女童”的社会救助体系和制度,阻止留守“问题女童”流入社会。形成一个家庭、学校与社会共同承担救助的责任的多方救助体系。

特别是农村社区承担起本地留守女童的教育作用。可以由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领导组办公室牵头,妇联、教育等部门配合,实施农村留守女童关爱工程。社区要建立帮扶机制,发动社会各界共同关心留守女童的健康成长。一是通过“两免一补”办法对贫困留守女童进行重点救助,免除杂费、书本费、补助寄宿生活费;二是组织机关干部与留守女童“一加一”帮扶结对子,每个干部作为责任人联系1—2名留守女童,每周交流一次,加强心理上的沟通,并负责解决其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三是发动老干部、老党员做义务校外辅导员,对留守女童进行思想道德教育。同时,社区要承担起优化学校周边环境的重任,对社区加强法制宣传教育,配合当地有关部门开展关爱、教育、救助留守女童活动。

此外,推进性别平等意识的普及。性别平等是现代社会进步的特征和表现,我国在性别平等上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是,在农村的许多地方,女性还不能完全取得平等的性别权利。因此,在农村开展性别平等的意识宣传和教育,特别是重视农村女童的受教育权,维护农村女性的发展基础,促进留守女童的受教育权的保护。

农村留守女童问题是一个相当长时期内都会存在的现象,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该问题,需要家庭、学校、社区以及政府等各个方面的关注与协调合作。家庭教育是启蒙教育,也是影响人整个一生的至关重要的教育。良好的家庭教育氛围,优良的社会环境,有利于培养出身心都得到健康发展的留守女童。因此,社会重视和关心留守女童,为她们的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条件,不仅是对留守女童本人,而是惠及她们下一代的善事。

 

参考文献:

1、李少元,城镇化对农村教育发展的挑战[J],中国教育学刊,2003,(1):15。

2、中国教育与人力资源问题报告课题组,从人口大国迈向人力资源强国[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17。

3、袁振国主编,中国教育政策评论[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

4、杭永宝、王荣,改革六大体制确保农村教育持续健康发展[J],教育发展研究,2005年第1期。

5、丁金泉,我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问题研究(C),华东师范大学博士论文(打印稿)2004年。

6、梁楚明、高娜:论我国青少年道德缺失的教育责任,长春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5。

7、刘世清:论城镇化进程中农村基础教育的问题与政策建议[J]  教育科学,2005.6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