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共建共享和谐中国
发布时间:2007-03-25 10:14:27  点击次数:869次    [ 进入论坛]
 

                  共建共享和谐中国------从制度建设谈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解决

                                   伍慧玲

                           (湖南机电学院    湖南长沙410151)

 

     关注留守儿童现象,成为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议案提案的重要内容。根据共青团中央的统计,全国大约有2300万留守儿童,占全国农村儿童的20%。这一比例在四川、重庆、湖南、河南、安徽等地会更高些,达到50%甚至70%。农村留守儿童群体,是我国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过程中所带来的“附属产物”,由于现阶段我国农村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等客观因素存在,加上长期缺少父母关爱及有效的教育、引导和管理,留守儿童问题正日趋严重,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对构建和谐中国带来很大影响,其解决需要学校、家庭、社会的共同努力,因此,必须构建起学校、家庭、社会共同关心的制度网络。

   (一) 直面留守儿童的难题

      一是留守综合症。留守儿童的亲情渴望无法满足、学校教育力不从心、家庭监护严重不力、成长环境不够好,他们往往在心理、性格、行为习惯、情感需求等方面存在问题,严重的则会导致心理畸形发展、在行为上表现出程度各异的失范和越轨现象,出现一系列“留守儿童综合症”。有些留守儿童由于长期与父母处在生活、感情上的分离状态,在思想上得不到沟通,他们的喜怒哀乐得不到有效的释放,高兴的时候,学习成绩好了,受到了老师的表扬、奖励了,回来没人和他分享;痛苦的时候,没人和他(她)分担,得不到情感的慰籍;做了错事,得不到及时的批评指正。所以,留守儿童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荣辱观慢慢地可能就被扭曲。据2004年公安部的调查,全国未成年人受侵害及自身犯罪的案例大多数在农村,其中大多数又是留守儿童。这两个“大多数”,确实值得重视。犯罪比例不断增加给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增加了困难。

   二是城乡二元体制的受害者。留守儿童现象出现在农村,但问题产生的根源在城市:低工资、高房价、缺社保、少福利、要“借读”……正是这一系列农民工无法克服的难题,令2000多万孩子丧失了在父母身边成长的机会。由于留守儿童问题是城乡二元结构“裂缝”长期无法弥合的产物,是我国区域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产物,有专家说,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然的结果,城乡二元时代,城乡经济悬殊过大,二者磨合必然有阵痛,留守儿童是制度的孤儿和牺牲品。

   (二) 留守儿童问题对构建和谐中国的影响

    留守儿童问题不只是他们本身的事情,它涉及到整个农村社会的发展,甚至会影响整个国家城市化的进程,从而影响和谐社会的建设。

   一是影响农民工流动的成本。子女的教育和培养是我国农村家庭的重大事情,子女教育培养的问题不解决,将严重影响农村劳动力转移的积极性,加大农民工流动的成本。留守儿童是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后顾之忧,是推进我国城镇化进程的阻力。如果农民工流动后要为照顾子女花费很多精力和钱物,甚至会因为子女问题而不能流动,就增大了他们流动的成本,这样会影响我国城镇化推进的速度。

   二是影响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主要力量在农村,农村的留守儿童是未来新农村建设的主力军,如果他们出了问题,不仅他们自己不能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人才,而且会影响他们的父母安心流动和向城市转移。农村建设还要为他们的成长付出代价,支付矫正他们的问题之成本,阻碍新农村建设的顺利进行。

   三是影响农村基础教育的发展。留守儿童大多是学龄儿童,正是上学的黄金时期,他们出现了问题,会影响农村中小学的教学秩序,给学校和老师维护正常的教学和管理带来困难,同时加重了学校和老师的负担,并且对整个学校带来负面影响。留守儿童的出现,还将影响学校的教学质量,进而影响整个农村基础教育的质量,阻碍农村教育的发展。

    四是影响农村的社会治安。留守儿童的存在,为农村的社会治安埋下了隐性的危害。他们无心上学、无力上班,在社会上晃荡,无所事事,好事做不来,坏事很容易,给社会治安的稳定带来潜在危险。他们进可以成为违法犯罪分子的候补成员,退可以成为社会的良性公民。因此,如果对他们引导不好,矫治不力,就会由儿童变为“失足青年”,成为社会的违法犯罪者,危害农村社会的治安。

   (三)加强制度建设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

    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后备力量,这样大规模的留守儿童现象,不仅仅是农村个体家庭的痛苦,更是我们整个国家的不幸。因此,加强制度建设,从根本上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是共建共享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是贯彻两会精神的现实需要。解决这一问题,靠一个地方的力量远远不够,需要政府从更高层面来考量。

    一是给农民工的权益以制度保障。从制度层面上讲,首先是彻底破除以两种不同的户籍制度、资源配置制度和社会身份制度为特征的城乡二元结构,努力建立和完善城乡一体化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使流入的农民在教育、医疗、就业、住房等方面能够享有平等权利和社会权益。通过兴办农民子女学校、整合城区教育资源、降低农民工子女入学门槛等举措,让更多的留守儿童能够跟随父母在异地平等就学。“儿童应该和父母在一起生活,这种共同生活能够为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发育提供比较理想的环境。而留守儿童的父母双方或至少一方恰恰不能与这些儿童共同生活,这给留守儿童的身体发育、知识学习和性格培养带来了种种不利影响”,政协委员王莉茹说道。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兼顾眼前和长远,既在“标”上着力,更要在“本”上动手。

   二是给教育制度一个崭新的“公共性格”。这公共性格即公平地供给、公正地选择、公开地治理的新国民教育体系。“教育的改革,关系到民族国家的深远利益,有理由发动广泛的社会力量来参与教育改革,吸收最大多数人的道德热情、聪明才智,共同铸造一个透明、法治的公共教育制度—— 和谐社会的理想就寓于其中。”洪可柱教授充满激情地如是呼吁。“有教无类。”我们期待着“教育公正”运动的开展,让平等受教育权重返时代议题的重心。

   三是用制度保障新《义务教育法》的贯彻执行。法律条款规定: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在非户籍所在地工作或者居住的适龄儿童、少年,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工作或者居住地接受义务教育的,当地人民政府应当为其提供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条件。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用制度来约束和监督其实施,没有落实就应该对相关人员进行问责。

   四是学校、党委政府、社会齐心协力构筑一种关心留守儿童的长效机制。

   创新学校教育管理。学校是孩子的第二个家,是直接教育管理留守儿童的实体,学校除了知识的传授和学业的管理外,要抓好留守儿童的生命、饮食和卫生安全工作;要配备心理老师,设立心理咨询室,开办心理教育课,讲授有关学生的伦理、心理和生理方面的知识,及时对留守儿童疏导教育,达到减轻留守儿童心理压力的目的;大力开展校园文化建设,对留守儿童加强德育、心理健康和生活养成教育,培养自主、自理的生活能力,促进全面发展;建立对留守儿童的帮扶制度,设立留守儿童档案,配备“代理家长”,设置亲情电话,与学生沟通情感,弥补其缺失的亲情,使留守儿童在学习之余,得到生活上的温暖。

   政府部门要创造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条件。政府要划拨留守儿童教育专项经费,建立农村留守儿童活动场地,加大农村基础教育投入,改善教育条件,充实师资力量,开展留守儿童德育教育课题研究。有条件的,可创办、扩大寄宿制学校的规模,切实有效地对留守儿童进行教育和管理。因地制宜发展现代农业、农产品加工业、大力发展二、三产业,加速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实现农民本地就业。同时引导外出务工人员回乡创业,通过提供优惠政策,扶持他们创办、领办中小企业,并通过他们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从而减少跨地域劳务输出,从根本上减少留守儿童的产生。

   社会各方面密切协作,共同为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出谋划策,办实事,形成关心留守儿童健康成长的良好社会氛围。一要整合资源。建议由关工委牵头,协调教育、共青团、妇联、公安、司法、财政、劳动、卫生、民政、工商、新闻媒体等相关部门联合实施留守儿童关爱工程。二要建立机制。要建立村党支部书记牵头的留守儿童管理机制,对留守儿童的生活、思想、学习和家庭教育情况、父母外出情况、代养人情况、联系方式等建档造册,进行分片管理,及时关注留守儿童的衣食住行和人身安全,跟踪指导教育,对需要特殊帮助的留守儿童及其家庭提供必要的帮助。同时各地可根据实际情况建立留守儿童托管站。三要优化环境。要大力开展农村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倡导正确的教育、消费、环保等观念。弘扬文明新风尚。要加强文化市场管理,为孩子提供健康向上的书籍和音像制品。要组织社会力量开展各种类型的扶贫计划、志愿者行动和希望工程,动员大学生和社会爱心人士参与到关怀留守儿童的志愿者服务中来,让留守儿童充分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