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我的论文]社会网络与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来自长沙市的实证研究
发布时间:2007-03-19 15:40:31  点击次数:1022次    [ 进入论坛]

社会网络与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

──来自长沙市的实证研究

杨婕娱[①]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  湖南  长沙  410004)

 

[摘  要]  本文通过对长沙市职业女性的调查发现,她们的强关系主要是血缘关系和朋缘关系,中关系主要是业缘关系和学缘关系,弱关系主要是远亲关系、熟人关系和地缘关系。不同强度的关系对女性职业地位获得的影响不同。从理论上看,对女性职业地位提升作用最大的应该是中关系,其次是弱关系。但事实上,女性平时较忽略对中关系和弱关系的维持,在就业和升职过程中也没有很好的利用中关系和弱关系。越重视维持中关系和弱关系的女性,职业地位越高。可见,女性要想提升自己的职业地位,应该注重维持自己的中关系和弱关系。

[关键词]  社会网络、职业女性、职业地位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Social Networks of City Female’s and Their Occupational Status Attainment

──Empirical Research from Changsha City

YANG Jie-yu

(Changsha Social Work College  Hunan Changsha 410004)

Abstract: Based on the investigate of occupational women in Changsha city, we found blood relationship and good friends are the strong ties of the occupational female; workmates and classmates are the medium ties of them; far relatives, acquaintance and neighbors are the weak ties of them. The different strength ties have different influence on occupational status attainment on female. Theoretically, medium ties are the most useful to promote the female occupation position. Weak ties are the second order. But in fact, female usually neglect to maintain the medium ties and weak ties. They seldom make use of the medium ties and weak ties during the occupational status attainment period. Women pay more attention to maintain medium ties and weak ties, their occupation position are higher. So, if women want to promote occupational status, they should maintain medium ties and weak ties,

Key words: social networks; occupation female; occupational status

 

劳动力市场上性别歧视的存在,使得社会网络作为一种市场的弥补机制对女性的就业有着重要的意义。著名的网络研究者格兰诺维特(Granovetter)将关系分为强关系(Strong ties)和弱关系(Weak ties),提出了他的“弱关系强度”假设1,认为弱关系对“找工作”作用更大。美籍华裔学者边燕杰通过对中国的调查,却认为在中国强关系更强,并提出了中等强度关系的概念2。这些理论由于没有涉及到网络的性别差异,对职业女性是否适用有待查证。事实上,不论是构成还是性质,女性的社会网络与男性的是有区别的。国外有些学者认为由于角色的限制,女性的社会网络主要存在于亲戚和邻里中,获得的网络利益比男性少3。斯托罗等人指出(Stoloff)4,女性的网络多由孩子和邻里组成,这一点对女性在职业领域中不利。所以,女性比男性更少地使用个人的网络找工作。萨森(Sassen)研究也指出5,女性的网络主要存在于亲戚中,而男性的则包括更多的同事。由于中西文化的差异,国外的这些理论并不一定适用于我国。因此,基于社会网络对职业女性的重要性,本文将通过调查得出城市职业女性社会网络的特点,研究女性的社会网络与其职业地位获得的关系,以期得出有利于女性职业地位获得的网络模式。

一、研究设计

本文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法,运用抽样问卷调查与个案深度访谈来收集资料进行实证研究。抽样调查主要采用定额抽样方法,定额抽样的关键是配额的合理性。本文的目的是为了了解职业女性的社会网络及其职业地位获得,因此按照女性的不同职业性质来进行配额。根据2000-2001年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联合组织实施的第二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抽样调查的有关数据及长沙市的实际情况,我们将配额比例确定为:各类负责人为7%,专业技术人员为24%,办事人员为14%,商业服务业人员为32%,生产工人为23%。发放问卷总数是300份,最后收回的有效问卷为235份,具体的配额比例是,1类为5.2%,2类为22.9%,3类为16.2%,4类为32.9%,5类为22.4%。采用SPSS软件进行分析。样本的总体界定为所有城市在职女性[②],不包括正在找工作的女性、下岗女工、已退休人员和农民女工。样本区域在长沙市区。同时我们从上述5类职业女性中,抽取10个职业不同的女性(每一类均为2人)进行了深度访谈。

我们将女性的社会网络分为亲缘关系、地缘关系、朋缘关系(仅限于好友)、学缘关系(普通同学和师生关系)、业缘关系及熟人关系,根据她们对各种关系的维持频率及维持目的来划分女性的强关系、中关系和弱关系。然后比较各种强度的关系对女性职业地位获得的影响,以及女性对各种强度关系的维持[③]与她们职业地位获得的相关性,由此得出对女性职业地位获得最有帮助的网络模式。对女性职业地位的评分,本文参照李强教授的社会经济地位量表结合长沙的实际情况,通过文化程度、月收入和职业三个指标来进行。深度访谈一共有10组问题。主要围绕被调查者在找工作和升职时,哪些人曾提供过有效帮助,他们分别与被调查者是怎样认识的?在具体的操作中,我们将每一份访谈问卷与其抽样调查问卷对应起来,以便了解被访谈者的更多信息。

 

二、职业女性的强网、中网和弱网

本部分将通过调查结果分析得出职业女性的强网、中网和弱网分别包括哪些具体的关系。

 

表1   职业女性与各种关系的维持频率

 

每周至少联系一次

70.2%

45.1%

     18.3%

      2.1%

     1.7%

    0.0%

3.0%

3.0%

0.4%

   41.9%

   3.4%

24.7%

5.5%

每月至少联系一次

16.2%

40.2%

     28.5%

     14.9%

    10.2%

    2.1%

 16.6%

15.3%

7.2%

   30.5%

  31.5%

21.3%

14.5%

每年至少联系一次

 0.9%

4.9%

     26.4%

     33.2%

    27.2%

   21.7%

 25.9%

22.1%

11.5%

   9.3%

  25.5%

13.6%

14.5%

很少联系

 0.0%

2.1%

      8.9%

     25.1%

    27.9%

   33.6%

 33.2%

36.1%

35.3%

7.2%

  19.1%

16.6%

31.1%

没有联系

 0.0%

0.0%

      2.6%

      7.7%

    12.1%

20.0%

  5.5%

5.1%

25.1%

    0.4%

   5.5%

6.0%

15.7%

Missing System

12.8%

7.7%

     14.0%

     17.0%

    20.9%

   22.6%

 15.7%

18.3%

20.4%

   10.6%

  14.9%

17.9%

18.7%

 

表2   职业女性与各种关系的维持目的[④]

 

情感上的需要

57.4%

51.5%

20.4%

12.8%

7.7%

5.1%

9.4%

8.9%

5.5%

27.5%

23.8%

9.4%

7.7%

需要实际帮助

4.3%

5.5%

7.7%

6.8%

7.2%

4.7%

8.1%

3.4%

3.4%

5.5%

7.2%

11.9%

6.8%

社会交往需要

8.5%

1 1.9%

13.6%

6.4%

3.8%

2.1%

14.5%

20.9%

4.7%

33.2%

6.8%

26.3%

6.0%

为了保持联络

12.8%

1 7.4%

30.6%

43.8%

45.1%

51.1%

37.0%

34.5%

45.5%

14.5%

37.9%

21.7%

43.4%

Missing system

17.0%

1 3.6%

27.7%

30.2%

36.2%

37.0%

31.1%

32.3%

40.9%

19.1%

24.3%

30.6%

36.2%

 

从表1和表2的调查结果来看,血缘关系和朋缘关系是职业女性最重要的维持对象,而且女性与这两种关系的情感强度和亲密程度都较强,因此血缘关系和朋缘关系毫无疑问属于职业女性的强关系。这与多数学者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因为女性的生活重点是家庭,所以她们与亲属的联系较多4。不过,这里所说的亲属范围已经缩小到了血缘关系,女性与远亲属的联系并不频繁。而朋缘关系,由于仅限于好友关系,因此它成为女性的强关系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邻里关系并没有成为强关系,这与许多西方学者的结论有一定的出入。这主要是因为,西方国家的女性劳动参与率较低,许多女性是专职的家庭主妇,所以她们在生活中与邻居的交往较多。而我们调查的是职业女性,她们一般肩负着双重角色的压力,下班回家以后还要做家务,很少有时间与邻居交往。再加上城市楼房的限制,邻里关系不可能成为强关系。在我们的个案中,大部分女性对同乡关系是比较淡漠的,认为其在生活中并不重要。

女性最明显的弱关系应该是远亲属。从表1维持频率的结果来看,最弱的是远亲属,从表2情感强度的结果来看,远亲属也很弱。这一结论之所以与西方学者的理论不符,是由于远亲属的范围本身很广,加上城市社区的流动性,使这一关系成为了弱关系。另一种能成为弱关系的应该是熟人关系。虽然,从联系频率来看,熟人关系并不低,但表1中的这组数据只能说明女性与熟人关系的互动频率而不能算维持频率。这一点表2的数据有所体现:熟人组的数据缺省值较高。数据之所以缺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因为与这一关系没有联系,二是因为与这一关系的联系是没有目的的互动。对于联系较多的熟人来说,缺省值高必然是第二种原因。因此,远亲属、熟人和邻里是职业女性的弱关系。在强弱之间的其他关系是中关系,主要包括业缘关系和学缘关系。不同强度的关系对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有不同的作用。

 

三、各种强度的关系与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

1、强关系与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

亲缘关系对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有重要作用。在所有的被调查者中,找工作时得到过“家人”有效帮助的女性占29.7%,得到过“亲戚”有效帮助的占11.1%,得到过“家人和亲戚”有效帮助的占10.6%[⑤]。这说明,亲缘关系对女性的职业地位获得很重要。大多数人一生下来,就置身于一个无法选择的亲缘网中。这一先赋性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人的初始位置。布劳和邓肯指出6,个人的社会地位一方面取决于个人的能力和努力,一方面也要受社会出身的影响,上一代中的不平等会在下一代中程度不同地再现。在我们的调查中,女性的职业地位和其父母亲的职业地位显著相关,其Kendall相关系数分别达到了0.232和0.213(P<0.01(two tailed))。这恰恰说明了网络结构观与地位结构观是互相弥补的。林南曾指出,当某人的社会网络被用于求职时,他所获得的职业地位主要取决于他的教育水平和嵌入在网络中的社会资源,而他所拥有的网络又主要取决于先赋地位(家庭背景)。而且,边燕杰认为这种现象在中国更为突出,强关系更强。不过,在劳动力市场逐渐发展完善的今天,用人单位招聘的过程越来越公开、公平,有关信息的获得也越来越容易,在这种情况下,强关系的作用必定会下降。我们在对“获得工作年限”和“提供有效帮助者”[⑥]两个变量进行列联表的分析时,发现年限越后的,“提供有效帮助者”越多样化。随着市场的发展完善,强关系的作用会越来越有限。现代女性想获得一份工作,仅仅局限于强关系是不够的了。

职业女性的另一个强关系──朋缘关系有以下特点:(1)网络的同质性强。91%的女性表示她们在交朋友时,主要考虑的是“是否合得来”,而不是“职业是否较好”,“职位是否较高”等功利性因素。(2)规模较小,密度较大。个案中很少有人提到的好友超过5人。(3)女性的朋缘网主要是情感型网络。有47.2%的女性表示,与朋友交往主要是为了情感上的需要。其次,也有部分女性的朋缘网属于混合型网络。这一比例大概在30%左右。而单纯把朋缘网当成工具型网络的女性非常少,不到10%。这些特点恰恰表明女性的朋缘网对其职业地位获得的帮助不会太大。调查结果显示只有7.1%的女性在找工作时曾得到过好友的有效帮助,仅3个女性表示在升职时得到过好友的有效帮助。

2、中关系与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

中关系中的业缘关系对职业女性职位的提升有较大的作用。调查发现,业缘关系对女性找工作的作用并不大,但对她们升职的帮助却不容忽视。在升过职的女性中,有17.2%的女性曾获得过同事的有效帮助,36.6%的女性曾获得过领导的有效帮助,15.3%的女性获得过领导和同事的有效帮助。不过,有62.4%的被调查者没有升过职。也就是说,从总体来看运用过业缘关系的女性非常少。女性尤其不注重与异性同事及领导关系的维持,90%以上的女性表示“在休闲时间里,与男性同事的交往”不太多,甚至没有;76%的女性在休闲时间里与领导的交往比较少甚至没有,领导生病表示肯定会去探望的也仅有19.7%,过年过节表示肯定会去拜访的只有7%,这样不利于她们的职位升迁。从表3的数据来看,女性的职业地位与她们和女同事的交往相关程度不明显。这说明,不同职业地位的女性与女同事的交往没有太大差异。但是,女性的职业地位与她们和男同事及领导的交往却显著相关,即职业地位越高的女性与男同事和领导的交往越多。这说明,职业地位越高的女性越注重与男同事和领导的关系维持,反过来也说明越注重与男同事和领导交往的女性职业地位可能越高,二者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另外,业务关系不论是在求职还是升职过程中,都没有起到过有效的作用。

中关系中的学缘关系属于我国学者刘林平所说的典型的强弱关系7,因为同学过去几乎是天天在一起,但毕业以后不在一起工作,甚至不在同一个城市,关系会渐渐弱下来。这种关系是非常有意义的。一般来说,过去要好的同学,尽管现在很少联系甚至几年、十几年不来往,但一旦重新见面,潜伏着的关系就会被激活,这种关系在中国一般相当靠得住。因为毕业后的同学现在分属于不同的群体,拥有的信息会更加多元化。这种关系应该说属于格氏所说的广义的弱关系,但又比一般的弱关系要强,所以它不仅能充当“信息桥”的作用,而且还有着强关系的一些优点。从表2可以看出,在与普通同学有联系的女性中,有45.6%的女性表示与本地普通同学联系是“为了不与他们失去联络”,74.8%的女性表示与外地普通同学联系是“为了不与他们失去联络”。这一答案的潜台词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将这种强弱关系激活。不过从表1的数据来看,女性并不太注重对学缘关系的维持,与学缘关系保持联系的并不太多。而且,在找工作和升职时给女性提供有效帮助的人中,学缘关系的比重都很小。只有7.2%的被调查者在求职时得到过同学的有效帮助,0.4%得到过老师的有效帮助,升职时几乎没有人得到过学缘关系的有效帮助。

表3

 

与职业地位的Kendall相关系数

休闲时,与女同事的交往

.012

休闲时,与男同事的交往

.106*

休闲时,与领导的交往

.149**

领导生病,是否会去拜访

.200**

过年过节,是否会去拜访领导

.137*

* P<0.05;** P<0.01 (two-tailed)

3、弱关系与女性职业地位的获得

在调查中,仅2.5%的女性提到求职时邻居提供过有效帮助,只有3.3%的女性提到熟人在她们求职时提供过有效帮助。对于庞大的熟人网来说,这一比例非常小。弱关系虽然范围较大,异质性强,蕴涵的资源丰富,但由于关系太弱,女性很难将对方的资源激活,使之成为自己的社会资本。所以对弱关系的维持非常重要。在我们的调查中,女性职业地位与她们同大多数关系维持频率的相关性都不显著,而唯独与“外地熟人的联系”呈显性相关,其Kendall相关系数为0.155(P<0.01(two-tailed))。可见职业地位越高的女性越注重与弱关系的维持。这恰恰证实了格兰诺维特“弱关系强度”的假设。随着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和完善,职业女性要想获得较好的职位就不能忽略这些有着丰富资源的弱关系。

 

四、结论

从前面的分析我们发现,对女性求职能提供有效帮助的主要是亲缘关系。在亲缘网首属关系逐渐被削弱的今天,对女性就业真正起作用的主要是直系的血缘关系。血缘网的规模无疑是非常小的,而且伴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进一步落实,这一网络的规模会越来越小。而朋缘关系一般密度较大,规模却很小,而且同质性强,所以能起的作用也很有限。业缘关系对女性的职位升迁作用虽然很大,但多数女性并没有积极去扩展有用的业缘关系。另外通过分析得知,学缘网对女性的职业地位获得应该是很有帮助的,但女性并不注重对这一强弱关系的维持,也没有充分去利用它。这些特点决定了女性职业地位获得的有效帮助网规模不大。调查显示也确实如此,在找工作时,能给女性提供有效帮助的网络规模在1-3人左右;在升职时,能提供有效帮助的网络规模也在1-2人左右。

总之,女性在求职过程中主要是运用强关系,而理论上对她们职业地位获得有较大作用的中关系和弱关系,她们都没有很好的维持和利用,没有将蕴涵在这些网络中的资源激活变成自己的社会资本,越注重维持中关系和弱关系的女性,职业地位越高。因此要想提高职业地位,女性应该维持和扩展对她们会有较大帮助的中关系和弱关系。

 

 



[①][收稿日期]

 [基金项目]美国福特基金资助项目(1065-0312-5217)

[作者简介]杨婕娱(1979-),湖南郴州人,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社会工作系讲师,社会学硕士,主要从事女性社会支持网络研究。

[②]城市职业女性是指有城市户籍的职业女性,这样界定主要是为了调查的方便。

[③]本文认为,维持与互动是有区别的,网络的维持应该是行动者为了使现存的网络关系继续存在下去,甚至发展得更好而与网络成员进行的有意识的互动。

[④] 维持目的反映了情感强度和亲密程度。

[⑤] 在样本中有28.6%的女性找工作时没有得到过网络成员的有效帮助。

[⑥] “提供有效帮助者”是指这样一个问题:“在工作过程中,给您提供过有效的帮助的主要是您的:(1)家人(2)亲戚(3)好友(4)同学(5)同事(6)领导(7)邻居(8)业务关系(9)丈夫(或男友)的朋友或同事(10)其他关系。



参考文献:

1 Granovetter, Mark.The Strength of Weak Ties. In: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73,6(78):1360~80

2 Bian, Yanjie. and Soon Ang.Guanxi Networks and Job Mobility in China and Singapore. In:Social Forces 1997,75:981-1005.

3 Crowell L.F.Weak ties: a mechanism for helping women expand their social networks and increase their capital.In: The social science journal. 2004,41: 15-28

4 Stoloff,J.A.,Glanville,J.L.,Bienenstock,E.J. Women’s Participation in the Labor Force:the Role of Social Networks.In:Social Networks. 1999,21:91~108

5 Sassen, S. Immigration and Local Labor Markets. In A. Portes (Ed.), The Economic Sociology of Immigration: Essays on Networks, Ethnicity, and Entrepreneurship. New York: Russell Sage.1995

6 Blau,P. M. , Duncan, O. D. The American Occupational Structure NY: Wiley. 1967

7刘林平.关系、社会资本与社会转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