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社会科学研究实践的基本互动关系研究
发布时间:  点击次数:1025次    [ 进入论坛]

 

祝平燕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 湖北 武汉 430079)

        摘要:互动是社会科学研究发展和创新的重要社会机制。从社会实践的构成来看,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互动关系表现在四个方面:理论自身的互动,理论与技术的互动,理论与社会的互动,以及理论与历史的互动。正确认识这四个方面的互动关系,对社会科学研究和创新是必要的。

        关键词:社会科学;互动;理论;技术;社会;历史

        社会科学研究是一种实践活动,与其他实践活动共处在社会实践之中。然而这种共处的关系并不等于它们之间实际上发生着互动关系。互动作为社会学概念,指主体之间有目的的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依存和相互推动,从而达到主体的自身发展和主体间的相互协调和适应。各种不同的实践活动形成不同的主体,承担着不同的社会角色的职能。它们一方面通过自己的活动形成和发展自己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又在互动活动中实现社会价值,并且获得自身发展的社会条件。因此,社会科学研究作为一种实践活动与其他的实践活动之间的互动,是社会科学发展的十分重要的条件和机制,对激发创新活力,培育和完善研究活动要素、调节研究方式和途径、优化研究资源配置,都有不容忽视的作用。通过互动的作用,使社会科学研究与不同的实践活动建立起自觉的、积极的和稳定的关系,使之获得一个优化的动态框架结构。从社会实践总体来看,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互动关系有四个方面。它们是:理论活动自身的互动,理论与技术的互动,理论与社会(作为一种实践活动的目的,对文化进行整合和在个体主体间分配的功能上的社会)的互动,以及理论与历史的互动。下面就分别介绍这四种基本互动关系。

         一、理论活动自身的互动

        理论是研究的产品,在本质上它是探索实践的产品。因此,理论的互动包括探索实践与理论研究的互动以及理论研究之间的互动。

        社会科学以社会为对象,通过探索实践,把作为客体的社会的自发存在变为主体自觉到的存在,然后对这些存在现象进行分类、分析、综合、抽象、判断、推理等研究。探索社会有许多方式,如调查、设计、尝试、模拟、体验、实验等活动,结果形成理论研究的对象。探索对象是物质性存在,研究的对象则是精神性存在,是对探索及其对象的反映。因此,研究对象的确立离不开探索活动及其结果。由于精神活动能够相对独立存在,因而也能够虚构对象,就像“圆的方”、“金山”。但是,从虚构对象中产生的理论不是理论创新,充其量不过是理论假设。有新的探索才会有新的研究,才会有理论创新。研究又反过来推动探索,提高探索成功的可能性。因此,探索和研究的互动既是保证研究的现实价值的机制,也是理论创新的基本途径。

        在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上,我们停留在概括关系的认识上是不够的。就实践活动来说,它包含着不同的实践活动类型,它们与理论的关系是不一样的。例如,理论是探索实践的产物,但对创造实践来说理论则是直接前提和依据,创造实践创造的是技术和艺术,但却不能创造理论。理论与实践的具体关系弄不清楚,就会带来相互矛盾和模糊不清的观念。有时候理论是一种结果,有时候它则是前提和依据,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和把握,离开了与具体的实践活动类型的关系就无法说清楚。它们之间的关系不清楚,理论与实践之间的互动就不可能自觉。

        理论之间的互动是理论自身发展的重要机制。通过理论之间的互动,一方面促使各个领域的理论之间互相沟通、互相作用,从而能够形成统一的逻辑,建立理论共同体,成为精神文明建设的基础和框架。另一方面,各种理论在互动中借不同领域的理论来提供新的视角,获得逻辑上的验证,吸取研究经验,使各领域的理论充分发展。

        理论的社会服务功能为理论之间的互动提供了现实可能性和根本动力。社会实践中的问题往往是复杂的,需要许多方面的理论从不同的角度去解释。因此,解释社会实践中遇到的问题就形成了一个统一的理论市场。任何理论,要想实现自身的现实价值,就必须进入这个市场。在共同解释同一问题的过程中,互动就在实际地进行着,理论之间的优胜劣汰,理论之间的各种各样的联系、联盟也在形成着。社会科学的研究只有适应理论生存的这一新特点,才能使研究活动和理论不断创新。

        二、理论与技术之间的互动

        社会科学的目的是获得社会理论而不是创造工程技术,但是理论和技术之间存在着直接的互为因果的关系,因此,它们之间的互动是理论发展的直接动力。

        理论需要技术首先在于技术是理论价值的最终证据。理论不仅有真理和谬误的性质,而且有价值大小,判断理论的价值大小,唯一的证据就是它带来的技术成就的大小和多少。一种理论的价值,无论是自然的、社会的和精神的,如果不能转化为技术成果,那么它就不能证明自身存在的价值。有的理论需要很长的时间周期才能实现为可见的社会技术,但同样可以通过对理论的结构分析而使它产生阶段性的技术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理论作为存在价值都必然与它所引起和产生的技术构成一体相互证明而存在。

        其次,技术为理论的探索和研究提供手段。关于自然的技术和关于社会的技术都是创造实践获得的结果,但是,技术成果反过来,又成为理论研究的手段和动力。现代社会中理论研究已经达到这样的程度,以经验的手段已不可能,而是需要许多专门的技术才能推动理论研究的进展。在这一进程中,理论发展的需要在选择着技术和推动技术进步,另一方面,技术进步又推动理论发展。

        最后,理论探索和研究的对象日益更多地成为技术。现代社会技术已渗透在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人们越来越依赖技术而生存。庞大的社会建筑物通过技术的逻辑凝聚和生长。因此,理论研究的对象中自然存在的对象越来越少,而技术存在的对象则越来越多。这样,它们的角色都变得复杂了,它们之间的关系作为主词和宾词在互换着。

        三、理论与社会的互动

        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是社会,理论与社会的关系是研究者与被研究者的关系。但是,社会与自然不同,它本身就是人的活动,是主体的客观存在。在这一互动关系中最重要的是区分主体与客体、主观与客观的问题。这两个方面的存在性质是不确定的,不断地相互转化着。在互动中研究者和对象都有主观性的一面,甚至客观性也是通过主观性而存在的。因此,在这一互动关系中不能回避主观性,而是把握主观性,把它看作客观存在的现象,发现背后客观的、稳定的、本质的东西。

        在理论与社会之间,技术是沟通的基本手段,也是把握主观性,探索客观存在的基本依据。技术是客观的力量,也是精神存在的物质形式。理论与社会互动,是主体“自己与自己的对话”。在经验活动中,主观性直接参与了对话,因而主观性获得了一种合法存在的权力。而在技术中介的条件下,双方的主观性都必须翻译为技术,采取客观的普遍的形式存在,因而客观化程度就提高了,不能被翻译为技术的,就是主观的、个别的、偶然的,从而也被技术所否定,因此,本身又成为探索和研究客观性、可靠性和价值性的保证。

        最终保证理论与社会互动的意义的是实践。作为对话直接形式的思想和语言,其意义在于对双方各自意图的表达和对自身存在的承诺。但是,能够为自己担保的是各自的实践,用实践对话比用语言对话更直接。因此,对社会科学来说,就是探索重于研究,事实重于结论,存在重于逻辑,描述重于解释。在这种互动关系中,社会科学才更具有理论创新的真实性。

        四、理论与历史的互动

        历史在哪里存在,或者说我们从哪里找到历史,这是理论与历史互动的前提。历史在本质上说,就是现在的过去,是存在于现实的生产活动中的历史精神、历史逻辑和历史的存在。理论与历史对话不是从典籍、往事和文物出发,而是从历史的现在,从人们的生产活动出发。生产活动是按照某种程序,对文化进行复制,使之在量上扩大,从而把文化积累成财富的实践活动。理论与历史互动,就是社会科学从生产活动中发现活的历史,通过探索和研究,使我们不断地认识到历史的真实的不同侧面和不同程度的存在,解释现实存在的原因,发现历史的经验和局限,提出超越历史的现实的可能性,建立历史的未来的理论模型。

        对待历史不仅要看到活的历史,也要看到死的历史的意义,即典籍、文物、遗迹等。它们作为历史的见证者,标示着历史的轨迹。对死的历史应该让它们凝固在历史过程中,让它们真正死去。例如对历史文物的重建、修复、复原,基本原则就是让它们回到原原本本的历史中去。它们和旅游景观不同,制造的景观纯粹让人获得现在的感受,而历史文物则应该年度计划说过去。死去的历史是重现过去,活的历史则是为了重建现实;死的历史有许多,而活的历史却只有一个。

        探索和研究历史的根本意义是为了现实。现实是历史的结果,受到历史的制约,在实现中人们所能做的,是历史所给予的可能性。现实不会超越历史,当人试图超越历史时,他还没有能力,而在他有了超越的能力时,他已经成为历史的拥有者,他在实现中是不可能超越自己的历史的。在什么时候人们才能超越历史?回答是:未来。这是由社会科学的探索和研究所提供的,由技术发明奠定基础的,由文化整合的实践给予保障的,最终由下一代人去实现的历史超越。也就是说,超越历史是一个过程,而且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够实现的。当然,超越不是割断历史,而是在历史可能性中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历史是现实的原因。社会科学作为社会理性,本质在于用历史解释现实,我们对历史呈现得如何,社会理性也就是相应的那样。历史就是马克思所深刻揭示的,作为自然历史的客观存在,在她微笑的背后有铁的规律和许许多多未被开发出来的价值和意义。对社会的困惑,首先就是对历史的困惑。历史永远都是理性的现实根据,因而也制约着社会科学价值的实现。

        总之,社会科学研究作为一种实践活动,是在与其他实践活动的互动中获得发展的机制,而这些互动关系的建立是有内在根据的。对社会科学研究来说,技术是动力,社会是对象,历史是原因,这是互动关系的基本构成。如果离开这些本质规定,互动不仅不能推动社会科学的发展,反而会受到繁杂的实践活动关系的影响和掩盖,使社会科学研究游离于各种现象之间。例如,技术不是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而一旦我们从对象关系上去理解,就会像西方后现代主义那样,由于对技术的奢望而产生对社会进步的失望。再如,把社会看作社会科学研究的动力。事实上社会不能直接提供研究的方法和手段,把社会作为动力来看待只能导致对动力问题的虚无期待,无助于研究的发展。又如,历史在本质上只能作为原因存在,抓住这一本质关系研究才有意义。如果把历史当作动力或对象,就必然脱离现实,使我们陷入为历史而历史的循环中。

        当然,互动是双向的作用,作为动力、对象和原因的实践活动也在实现自身功能的同时规定着社会科学研究。各种实践活动首先作为自发存在,就象自然的存在一样,只是一种人类的自然必然性的实现,如果没有理性的发现和行动的目标,它们不会自发地显示其对理论研究的价值和意义,只能在矛盾中逐渐丧失其文化意义。因此,社会科学研究的价值就是把这种自发的、自然的存在变为理性把握的存在,使它们获得自觉的、文化整合中存在的意义。社会科学所能够把握的程度受到它们客观存在的实际状况的制约。技术水平决定着探索和研究的方式,在现代等技术条件下,社会科学达到了更实证,更精确、更规范的程度。社会的发展变化越是现代化,它为社会科学提供的空间就越是广阔,社会分工的细化,社会需要的定向化,统一市场的形成,都不断开拓着社会科学的新领域。在这些不同社会实践与社会科学研究的互动中,理论把各种实践精神揭示出来和统一起来,又在各种实践精神中经受考验,形成现实的社会理性,实践活动在理性的关照中也获得它们的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祝平燕(1964——)湖南衡阳人,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硕士导师,博士,主要从事哲学、社会学与社会性别研究。通讯地址:湖北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电话: 027—63007345    E-mail:  pingyan@mail.ccnu.edu.cn

 

Basic Interaction Relationship of Social Science Study in Social Practice

 

Abstract: Interactionship is an important social mechanism of development and innovation of social science study. Based on the composing of social practice, the basic interactive relations of social science study are represented in four respects: the mutual effects of theories themselves,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ory and technique,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ory and society,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ory and history. It is necessary to understand correctly the four interaction relations for the study and innovation of social science.  

 Key words: Social science; Interaction; Theory; Technique; Society; History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