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对瘟疫的反思:善与恶的距离
发布时间:2020-03-06 19:24:54  点击次数:32次    [ 进入论坛]

本文系《文新时报》《有观》联合举办的“长沙晚报杯”征文比赛作品。

作者:邓涵丹

 

   “鼠疫杆菌永远不会死绝,也不会消失,它们能在家具、衣被中存活几十年;在房间、地窖、旅行箱、手帕和废纸里耐心等待。也许有一天。鼠疫会再度唤醒他的鼠群,让它们葬身于某座幸福的城市,使人们再罹祸患,重新吸取教训。你瞧,人们生活的经验,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间,一代一代传给后面的人的。百年后的今天,加缪笔下的鼠疫以另一种形式,在荆楚大地猖獗肆虐

 

2019年的12月,湖北武汉最早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政府所言:可防可控,无明显人传人现象,于是人们放下戒备,开始春运、开始准备走亲访友,准备春节。紧接着,是疫情的全面爆发。武汉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关闭,他们因为一种莫名的罪过,被判处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监禁。于是一些人就接着过他们的小日子,尽量适应这种幽禁的生活;另一些人则相反,此后他们只有一个念头,设法逃出这座监狱。车座、后备箱、箱子……一切可以藏人的地方都被明码标价的售卖,只要可以出武汉,付出一切代价都在所不惜,犹如一场末日大逃亡。

 

于是,无数种恶意被曝光在大众镜头下。

 

在人心惶惶,急需渴望求得一明路时,有多少黑心商家拼着名的发国难财,吃人血馒头?喝酒可以杀死病毒”“双黄连口服液可以预防冠状病毒”“抽烟可以防控病毒……诸如此类的言论,每天都会随着疑似病例、确诊病例人数的上升一起登顶微博热搜。而超市、药店的84消毒液、板蓝根、金银花颗粒也被民众们一抢而空,就好比处在穷途末路的无头苍蝇,哪里煽风点火,就往哪里扑。更是不会用自己在灾难面前已经被摧残的要退化的脑子过滤虚假信息。

 

瘟疫猖獗时期的太阳,晒褪了一切色彩,驱逐了全部欢乐。如果瘟疫继续蔓延,那么道德观念也随之松弛,古代米兰人在墓前纵欲的场面,又将在我们这里重演。惟有鳞次栉比的灰暗屋群后边涌动的大海才能证明,这世界上还有令人忧虑和永无安宁的东西存在。这需要每个人都奔走疾呼,做新时代的发声者,而不是蜷缩着躲在边隅。要知道,灾难面前,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但我们是幸运的,我们被诸多不知名的善意包围着。

 

疫情开始的第一天,全国各地便涌现出无数医护人员驰援武汉,他们是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也不回头,站着死的那些人。我们中的许多人在这时也才感到这些普通人,也有不普通的地方。二十几岁的美好年华,早早剃掉一头秀发,戴上令人呼吸不便的口罩,穿上厚重的防护服,一次又一次的以生命做筹码和死神赛跑。只为了那些和他们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作为普通的医护,在瘟疫到来时,没有豪言壮语,成天奔忙于病人中,还要面对种种愚昧和无知。

 

他们也有慈爱的母亲,有远在疫区之外不能相见的妻儿,他们也曾在病房里眺望窗外明媚的春光。

 

但他们首先想到的是面前摆着的病人,应该治愈他们的病。

 

疫情当前,不容许人想太多,只能坚持,所本着的无非是职业的天职,和人类正直的本性。

 

微博热搜上有这样一条消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自己在家照顾自己的学习生活,每天中午还要给自己当警察的爸爸做饭,她爸爸要负责社区的疫情安全,可能会接触到病例,于是吃饭的时候,小女孩就把饭碗从客厅递出去,爸爸在门外吃,小女孩就坐在一门之隔的屋内陪着爸爸吃饭。我想,对小女孩父亲而言,这种选择并不是逞英雄,而是职责所需,是出于对自己工作负责的诚实态度。

 

在瘟疫中,人们承受着孤独、焦虑、痛苦和挣扎。在全程绝望的境地,所谓英雄就是每一个微不足道,坚守正直与善良生活的人。

 

而我们,能在瘟疫和生活的赌博中所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与记忆。这一切的一切,我们不能遗忘!

 

加缪在《鼠疫》的最后写到城门打开时,人们仿佛重获新生,尽情享受重逢的快乐。但在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后,我们应当不会一模一样的回到从前了。大家欢天喜地的去释放积攒了太久的生命活力,可生活还要继续,我们不能从历史中走了一遭,却又把一切还给历史。而应深深的反思自己,反思一句句唾沫横飞的造谣、反思高价出售口罩的狠心,或是一次次逆行狂奔的救治、社区门口坐着的守护者……是善与恶之间遥远又近在咫尺的距离,是对人性的思考。

 

只有清新的空气或小商贩从郊区带回的一篮篮鲜花可以宣告春天来临:那是市场上出售的春天。盼暖春来,愿所有的后会有期,都会变成春天来临时的久别重逢。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