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雪后暖阳里的曙光
发布时间:2020-03-06 19:21:09  点击次数:25次    [ 进入论坛]

本文系《文新时报》《有观》联合举办的“长沙晚报杯”征文比赛作品。

作者:申雨萱

下午做了个好沉又时空错乱的梦,像是一辆瘫痪的皮卡,运来沉重的一幅四世同堂的老字画。

 

没有生老病死的一家人坐在洗得发红的木桌上,堂屋门口有一株苍郁的黄角兰。老人在面前茶水升起的氤氲水汽中开了口,让大家留下来多待一晚。我带头应声说好,然后就是一片好像永不殆尽的热闹与声色繁荣。

 

脑中有许多念头一闪而过,流星似的稍纵即逝,想起年前读过的一本书《看见》,作者是柴静,第二篇是03年的非典实录。

 

“好像‘轰’一声,什么都塌了,工作停了,学校停了,商店关了,娱乐业关了,整个日常工作被连底抽掉。”新闻工作者的笔杆下,是带着虚幻色彩却又真实得令人悲痛的现状。

 

我惊讶于情景的吻合,从年前一步步扩散,从武汉一点点蔓延,学校 ,工作,商店,交通……封城。一个又一个春节过去,我们从只知道张开嘴等着体温计塞进嘴里的小孩突然成了整个家里最紧张的人,在信息技术更为发达的2020年,恐慌被无尽扩大,我们一边安抚父母们被虚假信息影响的情绪,一边看着一批又一批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孩子们”披上白大褂奔赴战场,在感动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傍晚,我站在窗前,望向外面,奈何玻璃上敷了一层雾气,外面的景象根本看不清,我伸出手,将它们抹去,雾气化作水,手掌间是一片冰凉。六点半的天空只剩下浅红的余霞和灰白的天色混杂出的光,街上干干净净,雾蒙蒙的,只有四五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家赶。嗯,应该是在屯粮。

 

“请居民注意从武汉返洪人员……”广播里熟悉的家乡话又重新响起。

 

我往声音的方向看了去,是对面的小区,门口已经发布了告示,有几名穿着红色马甲,带着口罩的人在巡视着四周。

 

“像是《卡桑德拉大桥》里头的感觉,火车正在往危险的地方开,车里的人耳边咣咣响——外面有人正在把窗户钉死。”

 

我看见了《看见》。我看见了什么呢?

 

我看见微博求助平台上形形色色的人挣扎在死亡的边缘;我看见特殊时期医生护士们前仆后继用生命砌起的那堵墙;我看见一个又一个媒体人反复强调的坚硬的成见和模式被一遍遍冲刷,摇摇欲坠,土崩瓦解。

 

那,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在海晏河清照不亮的地方,在盛世太平笼不住的地方,人,还是人吗?

 

依然是有着人性光辉的,甚至于有着家国光辉的。一如城市高楼外亮起耀眼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字样,又如前些日子在武汉夜空中奏响的国歌,在冷静漠然的皮肤下,滚烫的血液和跳动的心脏会告诉你,你是谁。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鲁迅先生这一段话,大家自然是耳熟能详了,而它后面紧接着的是这样的话: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算在内。”

 

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长夜当哭 ,你我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世界仅仅是一些温柔的朦胧,尽管没有风,可连池中月都粉碎了,眼前倒确实是朦胧的。

 

只祈愿,星河永昼,雨季不再来。前行者不再独自奔赴, 身后亦有星星之火同行。

 

尼采说:“真的,人是一个浊流。应该是海了,能容这浊流使他干净。”

 

纵令不过一洼浅水,也可以学学大海,横竖都是水,可以相通。几粒石子,任他们暗地里掷来;几滴秽水,任他们背后泼来就是了。

 

想到这里,再看向窗外,不觉天已经黑了,“叮咚”,浏览器推送了一条消息,武汉下雪了。我忽然有些高兴,今年是暖冬,很少下雪。我盯着亮起的手机屏幕,一时间竟想起了武大春天的樱花,一定很美吧。都说“雨过天晴,雪后暖阳”,远处屋檐下星星点点的几处路灯,在这样萧索的冬夜里颤巍巍地亮着,一片迷蒙冷清的黑里,这是即将到来的曙光。

 

我坐到了沙发上,被一团暖意包裹住,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方才的忧伤忽的就消散得没有踪迹了。

 

我想,总归是有希望的,只要有希望,就一定能够迎来曙光。

 

最后,向仍在一线奋战的医护人员、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以及为了此次疫情做出贡献的人们致敬。

 

2020年2月15日

 

写于家中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