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欧阳斌:弥散在橡胶林里的诗与远方
发布时间:2017-04-27 11:00:33  点击次数:193次    [ 进入论坛]

弥散在橡胶林里的诗与远方

——骆晓戈《山那边的橡胶林》序

欧阳斌

    晓戈给我寄来《山那边的橡胶林》的书稿,嘱我提点意见并作序。这是一部带有女诗人自传体色彩的长篇散文体小说,以十年内乱和上山下乡为背景,描述了以女知青为主体的群体形象。此书重温旧事,忏悔、反省与回忆并行。同时,在艺术形式上也运用了类似“清明上河图”式的散点卷轴一般的手法,时间跨度上则表现50后一代城市女青年,从童年步入少年,从知青时代步入社会急剧转型时期的人生轨迹与精神状态,展示中国江南的小城习俗与岭南丛林风情。

    阅读这部散文体小说,浓郁的湖南方言特色和人物特色扑面而来,其间述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的峥嵘岁月,尤其令我心生感慨。书中提到主人公离家的那天.父亲赠送了手抄的《楚辞.离骚》,并让弟弟送她,让我联想起自己随同父亲下放到武阳公社前与母亲泪别的场景。而书中对下乡知识青年热爱文学的描写,“那是一个文学可以抱团取暖的年代。那时的文联小院,在我等文学青年的心目中,几乎是一块诗歌的殿堂,信仰的圣地”,更是唤醒了我沉潜了四十年的“文青”记忆。

    记得我第一次走进长沙市坡子街146号的湖南省文化馆《工农兵文艺》编辑部时,是以一名工人业余作家的身份被借调过去帮助看稿的。在那里,我遇到了刘勇、任光椿、黄铁山、莫立唐、肖洁然和黄剑锋等老师,黄剑锋老师为了我们那一点小小的诗作,反复修改,大汗淋漓,没要一分钱,还要倒赔几顿饭。因为我们有时候饿了,就到他家里吃饭。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就曾拜读过晓戈来自湘南皮件厂的诗稿。

    1977年4月,晓戈和我参加了省诗歌创作学习班的学习,带队的是时任湖南省《工农兵文艺》编辑部副主任的任光椿老师。分别时,我拿出自己小采访本,请任老师为我写几句话。当时他倚在床头,搭着被子,闭目想了一下,拿起笔就在小本子上面写了一篇长诗,叫做《湘赣边界行》。晓戈见此情景,马上也请任光椿老师题写了一首七绝。

    后来,也就是1978年8月,我们又一起参加了《湖南群众文艺》的诗歌创作学习班,同班的还有聂鑫森、李长廷、丁步宁、侯自佳等。当时,我和晓戈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她进入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我则去了邵阳师专中文科。我们一行业余作者由编辑部主任刘勇老师组织大家学习三天后,即由编辑部副主任任光椿老师、诗歌编辑黄剑锋老师队深入工业、农业战线,收集创作素材,进行诗歌创作和交流。后来我知道,2013年,侯自佳与晓戈在泸溪重逢时,还调侃过我比较幸运,算是为官为文两全齐美。

    去年,我和晓戈分别写了一篇文章,纪念已经去世的任光椿老师,发表在《文坛艺苑》。据说,任光椿老师的爱人看了后,非常感动。其实,文艺的接力棒就这样一代代地传承下来的。那段最为纯粹的文学时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诗和远方”。

    晓戈和我是同属“50后”,有过知青上山下乡和当工人的共同经历,也都是从业余作者开始诗歌创作,又同时期考入大学学习中文。大学毕业后,虽然我们留下了不同的人生轨迹,很少联系,但内心的感念却是温热的。晓戈的丰产和跨界,一直让我敬佩。 她出过诗集,写过小说和散文,还发表过20余种专著(编著)。1992年,她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策划《世界儿童看世界之一.中国儿童看中国》所写的童诗,还被一位评论家誉为“找回了人类失去的宝贵的欢乐”。

    行文至此,我似乎找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年过花甲的她之所以依然燃烧着当年的激情,是因为怀有一颗童心,也就是“赤子之心”。从人生阅历来看,晓戈历事不少,但她似乎涉世依然不深。不论遇到怎样的困境,总是心向光明。

    换句话说,拥有“赤子之心”的人,也就是那份“初心”,想不年轻都不行!

高晓松说,母亲曾告诉他,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如今以常人之见,骆晓戈应该已经抵达当年遥望的远方了。但心中的远方到底有多远?她没有明说,这也是《山那边的橡胶林》留给我们的无尽遐想。

    愿弥散在橡胶林的诗和远方,弥久恒香……

(欧阳斌: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诗人,作家。骆晓戈长篇小说《山那边的橡胶林》即将由郑州大学出版社出版。)

                                   拟于2017年4月16日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