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男生讲故事;家乡的丑女孩
发布时间:2014-08-01 15:27:05  点击次数:72次    [ 进入论坛]

                                                                  邓棕耀

   上完女性文学研究的课程之后,我作为一个男孩子,平常生活中也开始变得对女性权益十分关注,对一些女性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事件十分敏感,有时候还会经常反思自己过去的一些行为、想法。甚至,有时我会把自己认定为一个“无作为的男女平等支持者”,呵呵,这不得不聊到我童年记忆中一个印象深刻的女孩子。
  上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个高个女孩。微胖、长相丑陋。身高很高,成绩却很矮。总之,照家乡方言来说,就是高得像个马桶一样。是的,她是在这样的班级骂声中成长,上课常常被老师批评,并不是因为她开小差或其他,只是因为她的“蠢”,智商低?不是,反应慢?不是,现在我想想,应该是太紧张了。写作业经常大把大把的红差,考试也经常是零鸭蛋,班上的大多是不懂事的独身小屁孩,男孩子自然没话说,就觉得欺负一个高个胖女孩很爽,打她,骂他,各种欺负。可是就连班里的女孩子也把她当作一个玩偶,掐她,甚至用针戳她。这不由得让我想到自古中外女性权益的破坏者除了“当权者”的男性,其实还有更多“不觉醒”的女性,他们也许才是冲破关卡的最后一道壁垒。

    说回故事本身,有一点印象很深,现在的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别人折磨她时,她通常是笑着,像是当作玩乐的一种。后来我想她是太孤独了,是啊,没有人愿意真正与她为伍,上学放学,小学的校门总是唧唧咋咋,小朋友们没完没了得闹,在人群中,她却总是像一支孤单的热气球一样,头也不抬,任前方出现一丝空隙就冲挤过去,脱离,只求快点脱离!孤独?我想问,可是就算是孤独,需要去享受这种“痛苦”吗?答案竟是需要!因为她还需要依附在这个班级。这就扯到现在的女性权益,一方面女性对女性弱者的落井下石让人悲凉,所以我认为社会中的女性应该首先抱成一团,这样之后,才轮到去解决男女平等的问题。另一方面,受歧视的女性应当拥有一定的觉醒度、敏感度,受到歧视就应该起来反抗!
  聊到故事中的我,则是鲁迅先生笔下无为的看客。印象深刻的是六年级的一次考试,她急急忙忙地冲进教室。我坐在她的旁边。一发下卷子,记得她就坐得非常笔直,头压的非常低,她总是作着一副非常刻苦的样子。正当我埋头写阅读的时候,右边的她发出一声叹息,声音虽不大,却可以听出茫然不知所措的语气。我往旁边一看,见她满地地找着什么东西。后来我知道是她的铅笔掉了,没有办法进行绘图,于是我决定把自己的铅笔借给她。刚递出去,伸过去的手就吓得她全身往后一缩,惊讶地看着我,似乎在她的世界中就没出现过“帮助”俩字!

要说到的一点,在我的印象中,老师对于这个女孩是十分不作为的。于是,在同一班级生活了六年,她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温暖!从我的小学班级说到社会,我们总说社会是一个大家庭,可是,我爱社会,社会爱我吗?我们的社会应该更多地去善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真正去关爱那些需要温暖的人们。
  那个女孩我一直没忘,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我会时常想起她。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