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王锋:“自我”新生的典范——奥兰多
发布时间:2014-07-01 11:03:10  点击次数:90次    [ 进入论坛]

 

 

 

 课程论文(设计)

 

 

 

 

  程:     女性文学研究      

级、专业: 湖南商学院文学院  11        中文     专业   1101    

 

 

 

 “自我”新生的典范——奥兰多

根据伍尔夫小说改编的电影《奥兰多》,超越了性别局限的自由。没有性别之分,没有时间之限,奥兰多的生命,延续了四百年,当然,或许更久。影片时间跨度很大,从1600年的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到1990年的当代英国。用七个章节描述奥兰多在四百年里的喜怒哀乐,弱化了男性在历史上的主导地位,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女性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追求与自身性别的抗争。

在某个程度上讲,人一出生,便需要区分性别,而正是因为性别的区分,同时也限定了男人与女人不同的生命历程。奥兰多,从男性变为女性,在不同的经历里成长,最终以一个中性的形象结束。作为当代女大学生我们更有责任和理由去打破社会惯有的对于性别的限定,尤其是对于女性的歧视,这也是是小说作者伍尔夫,和影片导演萨利波特等的女性主义者所倡导的。  

奥兰多一直生活在探索“自我”的道路上,同时她又不断地获得新生。

面临伊丽莎白女王的死亡,奥兰多是个青春洋溢的年轻男子,他热爱大自然,热爱诗歌和写作。人生命的结束对于年轻的奥兰多来说,仍是个难解的题。在送葬时,奥兰多神气恍惚,面对着继承城堡豪宅与爵位,面对着女王的死,奥兰多更多感到的是迷茫。
    当奥兰多遇见俄国公主萨沙时,他淡漠的眼神转变成了一个思春男子的灼热眼光,“爱情”从他心底产生。他不顾一切地追随着俄国公主,包括放弃他的未婚妻。对于奥兰多来说,追随爱情,是自然而然,也是社会惯例所无法阻挡的。奥兰多追求爱情是非常单纯的,尽管他最终没有得到,但是他的所有行动都是发自内心的。
    奥兰多对于诗歌与写作的喜爱达到了痴迷的状态,并且请教一位诗人,希望他能够传授他写诗的技巧。可是那位诗人那位却是攀附权贵的形象,艺术的神圣与美好在既定的社会体系里,变得一文不值。奥兰多也因此不得不放弃了这个纯真的梦想。

投身艺术未果的奥兰多很快将眼光转向了政治。带着人类共和这美好愿望来到土耳其的奥兰多,却被战火的现实所摇醒。外敌一旦来侵, 奥兰多投身战争却立刻绝望的发现战争对于生命个体的随意扼杀和泯灭的残酷,终于在遭遇了历史赋予一个“男人”的全部使命彻底失望后再一次沉沉睡去。而醒来之后,已变成女儿身。当奥兰多发现自己变为女性,并不惊讶,她并没有感觉任何不同,直到重新回到社交场。

换上女装,为臃肿而繁琐的女装所带来的不便所困扰,短短的走廊却因为衣服的不便而花费时间,当奥兰多以女性的身份进入到社交圈时,她的美丽吸引了许多男性的目光。面对追求者的求婚,奥兰多果断拒绝了他的求婚,因为她不想作为男人的附属品,那不是真正的爱情,她奋力地在迷宫中奔跑,并来到一片草地上,她跑出迷宫, 重新奔入大自然的怀抱, 她找到了自己的归属, 她要做大自然的新娘, 奥兰多对其女性自我身份的认定最终确立。

进入英国工业革命,人类开始探寻自由平等,美国人舒米作为一个全新的带有自由平等的开放思想的时代使者降临人间。他的出现, 彻底解放了奥兰多的心怀, 也只有他这样的一个完全没有性别歧视的男人, 才能够成全奥兰多作为一个女人,应该享受到的自由、平等与欢愉的性爱生活……

经历了400年的奥兰多,已经慢慢地寻找到了自我,了解到心中的追求。当初青涩的少年,已经成为了一个成熟的女性,这与性别无关,而是人类的成长。拥有豪宅,长生不老,超越时空,雌雄同体,可能只是人类的幻想,但是一个向往自由平等的女性不管是在怎样的时代都会拥有无限的生命力。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