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醒来的女性(9)
发布时间:2011-10-23 19:14:16  点击次数:738次    [ 进入论坛]

         第六节 年龄歧视篇

 

 

    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年龄歧视,渗透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感受到,随着你的年龄增长你一定会感受到。

 

    对女性的年龄歧视,就是‘女人老了没价值,男人老了不贬值甚至更有价值’的观念。不少女性长期受男权舆论灌输的影响,也认同了这种观念,对自己的年龄妄自菲薄,而且过于高看老男人。

 

    从身体健康上讲,男女达到巅峰的年龄只相差5岁。《黄帝内经》的《素问篇》中就讲,女性三十五岁,阴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男性四十岁,肾气衰,发堕齿槁。男人的阳气开始走下坡路的时间,仅仅比女性晚了5年。但是,男人身体状况的下坡一旦开始,就比女性下滑的快。这就是为什么女性的寿命比男人长,为什么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的奴隶制时期,同龄的老女奴都比老男奴卖价贵。这也是为什么退休的老太太更有精力到处去交际,唱歌跳舞,到居委会做事情走家串户,而老公公就只能做些比较缓慢静态的活动。可以说女性到了中年后,比男性更健康。

 

    经常被用来当作‘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贬值’一个借口是,女人绝经后就不能生育了,而男人到80岁也能生育。大自然这样设计是有它的道理的:因为妈妈的照顾对于孩子的成长太重要了,所以要保证女人可以看着她最后一胎所生的孩子长大成年。如果女人到80岁还可以生孩子,生出来孩子没几岁妈妈就去世了,那孩子该多么可怜呢?而父亲的作用就没有那么大了,小孩子有没有爸爸,一样都可以健康长大,男人今天给女人受精,明天就去世,对孩子生存也没有太大的影响,顶多妈妈再找个后爸来帮忙就行了---所以男人可以一直生育到晚年。

 

女人较早的停止生育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女人晚年有能力照看孙辈。小孩子得到越多女人的照顾,成长就越好,所以把女人从生育中解脱出来,她们才有时间帮子女带孙辈。这就是大自然设定的一个人口数量和质量的平衡---女人中年之前为种群增加人口数量,到了中年之后就专心呵护孙辈人口质量。而男人老了,体力和心智能力都不行了,承受不了带孙辈的任务,顶多陪孙辈玩一会儿,而要把屎把尿,半夜起来哄孩子,抱孩子喂饭这些,老男人是累不起的。那老男人对人类繁衍还有什么用处呢?就只好让他们有生育能力,才算还有点用。这个理论在西方已经很普及,包括自然杂志在内的学术刊物都有刊登过文章。【1】但是,即使老男人有生育能力,也只在人口数量很不够的古代才有意义,现在全球人口数量过剩,应该注重的是人口质量。而正如我们在《婚育篇》的附录中讲到了,老男人生育对后代质量影响是不好的。古代奴隶主选男奴配种生下一代小奴隶,都不会让老男奴去配。现在如果哪个80岁的老男人非要生个孩子出来,那就是拿孩子一辈子的健康做赌注,而且孩子不成年他就注定要不尽父亲的义务驾鹤西游了,孩子出什么问题他也闭眼不理了,光荣吗?---只有男权分子把自己逃避责任的行为当光荣。

 

男人生育期长不能说明男人比女人青春更长,关键原因在这里:男人在生育过程中的付出,是一种轻松的不伤身体的行为,轻松的事情当然可以做的久些。而女人生育付出很大,强度太大的事情当然不好做到老。比如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很轻松,70岁不退休也没什么了不起;而特种兵的工作很艰苦,所以不到中年就要退役,不可能做到70岁。难道因此就要说,70岁的退役特种兵比70岁的在岗图书管理员衰老,身体差吗?

 

何况,男人生育期维持得长,不等于性能力保持得久。有研究显示,东亚女人只要健康无病,那么她从40岁到80岁之间,获得高潮的潜能是不会下降的;而东亚男人,即使身体健康, 40-80岁间勃起能力也有6-7倍的直线下降。2 可以说,在性能力方面,男人比女人老得快多了。

 

    从心理上讲,男性定型早,也就是较早的停止心理成熟的进程,较早失去改变志趣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男人不会因为变老而‘增值’。而女性就不同了---女人的心性可以一直成长,她们在不同的年龄对男人的需求不同,喜欢男人的类型也不一定相同,有时候还可能超脱男女情感,对男人不再感兴趣。女人求学,工作和游历不仅可以增加她的知识量,也可以改变她的志趣和世界观。可谓女大十八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观察到,同样是20多岁出国留学获得博士学位的男女,女博士的思想层次都不会太差,但是男博士就相当良莠不齐---有不少人知识量增加了,但是思想层次还停留在出国前。

 

    从外貌上讲,男人任何年龄段都不比女的好看。把40岁的女人的皮肤和40岁的男人比,往往是女的皮肤更好。大部分男人一辈子也没有美过,所以年轻和年老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美其名曰‘没贬值’,其实他的外貌从一开始就没有过价值,有什么可贬的?为什么女人不像男人挑自己外貌那样,去挑男人外貌的毛病呢?这就是男权运用舆论灌输搞的阴谋诡计了---‘男儿无丑相’‘男人外表不重要’‘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谁嫌男儿丑’‘郎才配女貌’,这种话听多了,女人就对男人的丑麻木了,把性选择的自然本能也淡化了。

 

    年轻女人爱老男人是个伪命题。即使有年轻女人贪图某些老男人的地位和财富,也不是因为爱他本人。如果让有钱有地位的老男人和同样有钱有地位的年轻富二代男孩比试比试,在年轻女孩面前老男人肯定会败下阵来。前些年,第一批富二代还没有成长到婚恋年龄的时候,有钱有地位的老男人可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但是现在富二代男孩长大了,老男人受年轻女性青睐的机会就要减少。2008年就有网络调查显示,愿意接受与40岁男人结婚的女人,只有15%。更重要的是,这15%是包括了所有会上网的年龄段的女士,而不仅限于年轻女人。如果只算25岁以下的女人有多少愿意找40岁男人的,比例就更小了。《2010年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女人心目中男人的适婚年龄是28-30岁。女人的表态都已经这么明确了,再鼓吹男人老了不影响魅力真是很没意思了。

 

    男权社会虽然鼓吹女性年龄危机,却也对‘男人老了魅力下降’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在古代婚姻不能自主的时候,如果小说戏曲里写哪个年轻女人嫁了老头子,这个女人必定是个悲剧角色;现在婚姻可以自主的社会,如果指着哪个女人说她要嫁给老头子,不是为了骂她贪财没自尊,就是为了诅咒她将来交厄运。

 

比起现代男人,古代男人倒显得更乐于承认大龄女性的美。例如《夜雨秋灯录》中《麻疯女邱丽玉》一文中,邱丽玉的母亲被描写为‘四十许美妇人’。《聊斋志异》中《爱奴》一文中的蒋夫人被称为‘四十许丽人’,《黄九郎》中九郎的母亲被形容为‘约五十许,意致清越’。这些描写都显得很自然,而且是从男主人公的角度所写---也就是说男主人公们在能看出这些妇女是四五十岁的情况下,仍然觉得她们美丽有气质,而不是说这些女人长得象二十多岁的样子。而换到现在,如果谁说‘这是个四十岁的美女’‘那个五十岁的女人很有气质’,恐怕大家都会觉得古怪。古代人的婚龄早,寿命也不如现代人长,怎么会古代对女人的年龄比现代还宽容呢?原因有二:第一,在古代,男权势力强大,社会不必担心女人不结婚,晚结婚,所以也没有必要刻意贬低大龄女性的外貌。而现在男权开始走下坡路,‘女人不愿意早结婚怎么办’成为了男权的担忧的时候,‘女人三十豆腐渣’的叫嚣就被当作了一种武器来用。 第二,古代女人不上学,不外出工作,一辈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她们没有什么机会增长见识,40岁的时候见识和15岁的时候差不多。古代女人‘见识短浅’在男权社会被当作一种‘女性魅力’,因为让男人有安全不受威胁的感觉。所以说古代女人从15岁到40岁,所谓‘魅力’都没怎么下降。但是现在的女人随着年纪增长越有阅历越精明,而男权分子对女性的爱好一千年没变了---就是女人要好控制才可爱,大龄的精明女人太难控制了,所以对他们来说魅力就下降了。

 

    大龄女性的价值被男权社会贬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男权社会是用‘女性对男性的使用价值’来定义她们的人生价值的。男人认为自己需要什么,就把什么叫做有价值;男人认为自己不再需要什么了,就把什么称作没价值。尽管很多时候,男人的需要既不代表人类进步的方向,也不代表真正的美,有时候短视,有时候浅薄无意义,有的时候甚至对社会发展具有破坏性---但是现在是男权社会,就是用男人的需要来定义社会主流价值观。我们要和不健康的主流价值观对抗,就要学习女权主义理论,清楚地看到什么是女性长远利益的需要,什么是下一代长远利益的需要,什么是社会长远健康发展的需要,然后用这些需要去选择男人,要求男人,淘汰某些男人,用我们每个人的抉择,汇成一股潮流来正面的影响社会价值观。 从提高我们选男人的标准,宁缺勿滥做起。

 

参考文献

1.       Mirkka Lahdenpera, Virpi Lummaa Samuli Helle, Marc Tremblay & Andrew F. Russell. Fitness benefits of prolonged post-reproductive lifespan in women. NATURE VOL (428) pp178-181 (2004)

E O Laumann, A Nicolosi, D B Glasser, A Paik, C Gingell, E Moreira and T Wang for the GSSAB Investigators' Group. Sexual problems among women and men aged 40–80 y: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identified in the Global Study of Sexual Attitudes and Behavio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 (2005) 17, 39–57.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