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围城”中的选择
发布时间:2011-09-15 17:27:06  点击次数:516次    [ 进入论坛]

“围城”中的选择

——《蜗居》中女性的现世困境探析

湖南人文科技学院  马藜  邱扬  417000

摘 要:细读小说《蜗居》,我们不难发现,都市人的现实生存环境就好比一座围城,他们面临着诸多的现实困境,遭遇着人类情感上的困惑,凸显了人生的艰难与挣扎。本文从《蜗居》中三个女性形象入手,再现了处于物欲横流社会中的当代女性所具有的普遍现世困境和人生悲剧通过对文中女性不同的人生选择进行探析,呼唤女性同胞的自省与自救,以突破“围城”困境,实现自我价值,并试图找出女性生存的新方式。

关键字:《蜗居》;现世困境;选择;女性生存  

钱钟书先生在小说《围城》中曾形象地将婚姻比喻为“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1]。但如今看来 ,“围城”不仅仅指代婚姻,也展现了绝大部分都市人的现实生存环境。这是一座没有人进出的围城,因为人们根本找不到它的出口。它冷眼旁观着人们的生与死,默默承载着人们的爱与恨,残忍地涤荡着人们的贫与富,更无情刺痛着人们的魂与肉。六六的小说《蜗居》正是展示了这样一个真实的“围城” ,《蜗居》是新时期六六继《王贵与安娜、《双面胶》之后,于2007年推出的又一部都市情感大作,随着同名电视剧的热播,小说中集中展现的各种社会现状在2009年下半年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和热议。小说从买房这一现实事件入手,逐步阐述出当前都市人群面临的共同现实困境:找工作、买房子生存压;欲望与虚荣交织的近乎扭曲的物质追求;各种感情诸如爱情、亲情甚至婚外情的艰难取舍。

六六凭着对社会热点话题极高的敏感性,描绘出一幅当代人真实而无奈的生存状态,从而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共鸣带来一场巨大的文化冲击波。她在《蜗居》中塑造的特色鲜明的女性角色:未婚女性郭海藻、已婚白领郭海萍、家庭主妇宋太太,她们就是这样一群生活在“围城”中的女性,她们可以归纳为当今社会转型期中的三类典型女性人物,更是小说中不可或缺的亮点。她们面对自己所遭遇的现世困境,或是在围城中挣扎,或是在围城中寻求,或是在围城中隐忍,面对人生的无奈与残酷,她们选择了截然不同的生存方式,当然也酿就了迥异的结局。

一、困守“围城”,欲望与虚荣的挣扎

一部小说《蜗居》将一座如此真实的围城展现在人们面前,在那逝去的日子里,在那繁华的都市里,在那些无奈与冲动里,不同社会地位、不同年龄、不同性格的女性以一种矛盾而尴尬的姿态与男性处于同一个生存空间,或许挣扎,或许满足。她们遭遇着不同的困惑,做着她们自认为正确却身不由己的选择,如此,她们便拥有了不同的“围城”人生。

(一)情感的围城

社会步入新时期,物质条件的改善与提升也引发了人们消费观念的改变。人们不单单只关注产品的质量问题,而是对创新的产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们宁愿花高一点的价钱去购买名气大和较新型的产品。“重品牌,重式样”,成为人们消费观念首先或主要的内容

步入社会仅三四年的漂亮的女大学生郭海藻,在此种消费观念的影响之下,迫于种种现实压力,在即将和男友步入人生的另一段旅程之时,却一步步沦落为众人所不齿的“二奶”。该小说最具突破性的地方也就体现在此,即对现实无情而真实的描述,把“二奶”这一社会现象赤裸裸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二奶”和男人的关系从本质上讲是一种雇佣关系,他们用钱进行着“交易”,与其说这之间存在纯洁的感情,倒不如说这只是由于性的驱使或物质的金钱的欲望所激起的一时意乱情迷。郭海藻正是这样,在与宋思明经历了一次次的鱼水之欢后,把对身体的原始渴求和对物质的盲目追求错当成了纯洁的男女之情。

但是,郭海藻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走向了这条堕落的道路,这从中经历了一个从无奈到最后主动屈从的过程。她与宋思明的相识只是一次偶然,后来在一次次的金钱往来中渐渐熟络。起初海藻的表现是很令人满意的,她意识到了宋思明暧昧的关心之后将会带来的糟糕局面,于是她果断而坚决的还上了宋思明名义上是借给她的2万块,企图划清两人的界线,阻断让事态变得更恶劣的导火索。这一次的抗衡中,海藻显然处于主动地位,而接下来第二次的金钱往来,海藻则陷入了被动局面。已经走投无路的她在万般无奈和内心的挣扎后找到宋思明,寻求他的帮助,因此对于后来宋思明把她塞进车里,扬尘而去的这一情形,“海藻似乎早有预料,在她走进宋思明办公室张口借钱,并知道自己还不上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2] 这便印证了一句俗语是“拿人手短”,这是一种无奈的趋从。这期间,她怀着对男友无比愧疚的心情,打从心底里鄙视自己,但却在这金钱和爱情的双重诱惑中摇摆不定。当与她处在城市不同平面的宋思明带她领略到了这座城市她从未感受到过的繁华后,她的心变得不再那么坚定,慢慢开始动摇了,她自我安慰“睡觉也很好,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低俗,人的肉体和精神,是可以完全分开的。”[3] 直至后来她未怀任何愧疚感的穿梭于两个男人之间,既想得到小贝对她毫无保留完整无私的爱,又希望能享受到宋思明给她的“钱,她企图和小贝结婚,完成她人生角色的转换,却又贪恋与宋思明偷欢所带来的刺激感。这种飘忽不定的情愫,更加导致了海藻的堕落。可这时的海藻却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二奶,她始终不愿将自己同这两个字归为一类,她从心底里抗拒这个词。她认为二奶只是肉欲和金钱的交易,而自己与宋思明是存在感情的。作者在谈及海藻和宋思明的关系时说:“什么是真爱,真爱就是当你刨去所有的衣服首饰房屋等等一切的时候,你依旧会选择的情感。 [4] 海藻会在宋思明失去这一切后仍一如既往地跟随他么?答案不言而喻。海藻的更深层次的堕落便是在她与小贝分手后,竟然心甘情愿地给宋思明当起了 “二奶” 。这时的她对于“二奶”这个敏感词汇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抵触情绪,她甚至心甘情愿的去迎合着宋思明的种种需求。她的思想从最开始的果断坚决,到无路可走之时的无奈接受,再到最后的主动依附,经历了一个波动的过程。她在心甘情愿当上宋思明的二奶之时,便不再属于一个独立的个体,她的一切都不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她的命运从此掌握在了别人手中,那个觊觎她青春的躯体,标榜着爱他却不能给她婚姻承诺的男人。她变成了一块任人宰割的肉,没有决定权与选择权。她彻底沦为男性生活中的一个附加品,而男人却是她的全部希望。海藻的人生悲剧就在于她从一个本可独立的拥有社会角色的年轻女性沦为了男人一件可有可无的附属品。

海藻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但她在社会现实面前仍旧是一个弱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半推半就、自我安慰式地走上了一条弄不好就要让她奋斗终身才能实现的人生捷径。原本就不怎么牢固的底线在金钱和权力的双重诱惑之下步步退让、渐渐失守,最终她的一句“人情债,我肉偿”使她真正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最后的郭海藻失去了所有,那个她以为能依附终生的男人,她还未出世的孩子以及她的子宫。 

海藻被困在一座感情的“围城”中,无论是对小贝还是宋思明,在她内心深处都是无法舍弃的。正是这两种纠结不清虚荣的感情,一方面是对心灵使然的纯洁感情的渴望,一方面是物质的享受,她挣扎徘徊,无从选择。最后在情感与现实的双重压迫下,她试图去寻找一条不付出任何努力就可获得物质享受的捷径,终酿如此苦果。 

(二)物质的围城

时代的进步使得人们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的同时,消费文化的一步步物化却也逐步渗入到消费者的心里。她们对物质追求的盲目度已经使她们忘却了对精神世界的填充,重物质不重精神的状态使得很多的高级知识分子也变得越来越市侩。

海萍与妹妹海藻所选择的道路虽不同,但是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却在对一栋房子的狂热追求过程中,失去了原本应有的淡定和从容,房子本来是充当人们心灵的港湾,在海萍的生活中,房子却像是一座围城,将她死死围困在里面。在这座物质的围城中,她让自己陷入了一种迷乱状态,失去了原本的自我。她变得越来越神经质,她的状态已经不能跟她应有的素质相媲美,成为了一个典型的“怨妇”。她总认为,只有拥有了自己的住房,才算是真正有了自己的家,所以她要买房,坚定且不容迟疑。

作为一个已经中年的知识女性,依旧住在那个一租就是五年的破弄堂里,依旧没有属于自己的住房,这样的生活让她非常恐慌,如同“每个女孩都想拥有一个芭比,每个姑娘都希望拥有一支口红。”[5] “每个妇女都想占有一套房子和一个男人。”[6] 海萍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纯真的认为只要有了爱情就有了一切的女孩,她早已远离了那个只有梦想的年代,她现在最想要得到的只是安全感,而拥有一套房子便是她所有安全感的来源。房子既是家的一种体现,也是物质生活品味的体现。她对房子的极度渴求实质上就是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小说中海萍之所以毅然决然要买房的原因是因为她回家看望儿子时所受的刺激,她回到上海的第一句话便是我要买房。她希望能尽快把儿子接来和她团聚,实现真正意义上家的完整。她不希望一年只能有两次看望儿子的机会,她希望自己能亲自见证儿子的成长。这样的初衷其实是无可厚非的,这是一个母亲最简单的诉求。但海萍却正是在这种对房子极度渴求中,形成了她一种近乎变态的心理。她省吃俭用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吃方便面对于她的丈夫苏淳来说都是一种奢望,她甚至心甘情愿地做着那些与她知识分子身份毫不相符的事情。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状态让家庭生活变得越来越不和谐,房子还未能如愿得到,以前家的温情却早已不复存在。残酷的社会现实和疯涨的房价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网住了海萍全部的生活,生活对她而言除了找到房子已没有任何乐趣可言,她就在这张大网中如困兽般艰难的挣扎着、纠结着。

不但如此,小说将她所面临的另一部分困境展现无遗,即她所处的那种双面夹击的尴尬境地。就社会而言,她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在社会上有着自己独立的地位,但问题是她却又并不像那些完全脱离家庭生活的女性;另一方面,她拥有稳定的家庭生活,可是却也不同于那些家庭主妇,将自己生活的全部重心都放在相夫教子方面。就是这样身处夹缝中生存,让她只能作“有限的社会参与和有节制的社会竞争”[7],她虽然是一个走出家庭有着一定社会存在感的人,虽然她看上去强大无比,但当生活遭遇了种种挫败感之后,她希望做的仍然是一个可以受到丈夫庇护下衣食无忧的小女人。她告诫海藻:“男人若真爱一个女人,一是拍上一摞票子,让女人不必担心未来;二是奉上一幢房子,至少在拥有不了男人的时候,心失落了,身体还有着落。”[8] 海萍并没有完全摆脱千百年来人们所遵循的传统,她的潜意识里仍然存在着“夫贵妻荣”的渴望,于是她把在生活中遭遇的种种不如意都归咎到孙淳头上。她是矛盾而纠结的,一方面,她希望依靠自身能力实现自我发展,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另一方面,她又渴望从她的丈夫孙淳那里得到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庇护。

海萍在刚刚开始婚姻生活时,和诸多初为人妻的女性一样,对婚后生活充满着无限美好的幻想,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残酷事实却让她一步步丧失了应有的品味和素质,变成了泼妇一般。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对物质越来越高的要求与渴望,尤其是对房子的渴求,使她深陷一座物质的“围城”,好在在平衡物质的渴望与情感的需求时,她挣脱了虚荣,完成了蜕变,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不是只有依靠男人,而是用自己的执着和勇敢,女人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事业。

(三)婚姻的围城

中国五千年的封建传统中,把“男耕女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以及是否“三从四德”作为对一个女性是否从夫的最主要的表现。但随着社会的不断开化,女性地位的不断提高,女性的多方面的价值得到更多的体现,她们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小说中的官太太宋太太本应该走出家门去实现自己更广阔的人生,但她却沦陷在了婚姻的围城里,选择了隐忍。

与海萍所遭遇的种种困境不同,宋太太根本不用为了任何对物质的需求而发愁,宋太太正是海萍一直所向往的“夫贵妻荣”的典型代表。正如她在找到海藻时对她所说的“该得到的我都得到了。爱我的丈夫,可人的女儿,应有的社会地位和尊重。”[9] 在中国五千年的传统观念中,宋太太的生活绝对称得上幸福,“她的丈夫着重事业,能挣钱,有才干,她则与照顾孩子,料理家务为伴。”[10] 她的生活状态是很多人都羡慕至极的,她不用像海藻一样需要出卖自己的肉体,也不用像海萍一样整天风里来雨里去。但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依靠她的丈夫获取的,她没有自己完整的存在。我们可以看到每一次她的出场的名号都是“宋太太”,她拥有钱,拥有地位,拥有别人的尊重,可是她却没有本真的自我,都不知道她的姓名,她的角色名称仅仅是“宋太太” 。“她结合于他的家庭,成为他的‘一半’”[11],她的生活重心全部都在家里,她为丈夫打理着家里的一切,家,变成了她世界的中心。当全职主妇的名号加上“官太太”的头衔,宋太太生存的困境就远不止如此了,她在这场生存状态的选择中经历了一次次隐忍的抗争。

宋太太因为她特殊的官太身份让她在初闻宋思明在外面有了女人时选择了隐忍,全职家庭主妇及对丈夫的双重依附性,让她不能像一个泼妇一样毫无顾忌地痛斥她的丈夫,她只能用泪水来表现出她的柔弱。但她无疑深爱着她的丈夫,因此当宋思明回应她自己和郭海藻只是逢场作戏时,她的哭声明显小了。女人在自己深爱的男人面前,总会表现得很柔弱,以获得更多的爱怜。但她们绝不是一个仅仅只会在男人面前哭得我见犹怜的小女人,女性在和女性对垒的过程中,一方只要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便会像一只刚刚获得解放的困兽,显得凶猛无比。她们试图用尽各种办法震慑住对方,以凸显自己的身份地位,这便导致宋太太在找到海藻时,态度跟在丈夫面前却是截然不同,她用犀利的言语挖苦海藻,甚至道出海藻可能遭受的一切苦果,威胁海藻远离自己的家庭与爱情。但对丈夫一味地隐忍并没使打着逢场作戏旗号的丈夫就地刹车,反而让他与她离得越来越远。就是在这种状况的持续下,她心平气和的对宋思明提出了“离婚”二字,这时这场心理战抗争她占据了上风。正当观众以为这将是一个敢于为自己生活而战的女人时,一件意外事情的发生却改变了这一切。父亲突然中风身亡,这个家里的唯一男人为此忙前忙后,这更让她意识到家里没有一个男人是绝对不行的,已经中年的她再经受不起过多的转变,他需要一个可以供她依靠的肩膀。再说她实在是不想把自己辛辛苦苦打磨出来的成品拱手让给他人享受,女性的柔软与脆弱重回她心,使她竟然选择步步退守。虽然心中有痛,但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宋思明给不了她想要的爱,却可以在物质上填满她空虚的心。

宋太太的处境其实就是一大群家庭主妇生活状况的隐射。随着岁月流逝,她们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青春年少,没有了曼妙的身姿和吹弹可破的肌肤,她们剩下的只有那臃肿的身材和一天天增加的皱纹。她们为家庭牺牲了自己,但她们的牺牲却没有换来应有的回报。她们处处呵护备至的男人却一步步转向了别的女人。她们面对的困境也正如宋太太一般:到底是进行抗争还是隐忍的退让。因为种种原因,让他们对现实认识的更清晰,一旦离开便会一无所有,而隐忍则换来原有的身份和地位。于是她们选择了后者,而内心却痛苦挣扎着,为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

在丈夫背后默默地付出,却有被惨遭抛弃的危险,宋太太希望逃脱这个婚姻的“围城”,苦于家庭与自身状况的种种束缚,丧失了抗争的勇气,无奈的选择隐忍。这不仅是一个女人的人生悲剧,更是千千万万家庭主妇的悲剧所在:她们成全了一个男人,却丢失了自己,与社会脱了节,所以在遭遇到尴尬境遇之时她们只能选择隐忍。她们具有太多的现实性,被物质所困,被虚荣蒙蔽,却丧失了自我。

二、价值取向偏颇的女性

总的来说,女性面对现世困境,究其原由,一方面是当今社会现状对女性的无情压迫;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是一个社会等级制度森严的国家,从古代的男耕女织,到现在的男主外女主内,男女所面临的社会地位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女性同胞仍然面临着社会与舆论的诸多压力,她们渴望挣脱束缚,却苦于无法寻求突破口,这就让她们陷入了无尽的沉重与不堪重负,于是深陷困境,无法解脱。一方面是现代女性自己本身所具有的个体缺陷。很多女性在面对这些困境的最初,并没有想到真正去寻求新的出路,而只是积于内心的某种渴望,她们希望改变而又害怕改变。这就凸显了女性传统观念中的逆来顺受,基于其深厚的历史根源,想要真正弥补这一缺陷,是任重而道远的。《蜗居》中成功塑造的三个不同年龄阶段也遭受了三种不同人生的女性,困守在三座不同的“围城”,笔者结合上述总的原因,将其陷入这些困境的原因归纳为以下三点:

(一)自我价值的膨胀

海萍的人生困境形成是多种因素的集结体,就她自身来说就在于她太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房子几乎成为了她人生全部的追求,她几乎忘记了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以及一个社会活动参与者,她一心只想买房,以至于她在这种为了梦想而努力地路途中渐渐迷失了自我。这一切让她发狂,在对物质的追求中迷失了自我。另一部分便是现代消费社会对其价值观的影响,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没人会关注你的精神需求,大家看重的便是你有多少钱,你掌握着多大的权,钱,权成为了很多人一辈子孜孜不倦的追求目标。海萍便就是在这种消费文化的一步步物化中变成了一个世俗的物质追求者。海萍和苏淳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生,如果他们当初选择回到家乡,或者对物质生活的追求不过于理想化,以他们现实的工作、收入,都可能生活得很不错。可由于留恋大城市的繁华,她放弃了她心灵的归属需求,大学毕业后,便执意要留在上海。海萍留在上海的最大理由便是:回到家乡去,那里有博物馆吗?有东方明珠塔吗?就是这种自我价值观的日趋膨胀即对物质的盲目追求让她丧失了自我。更为甚者,身处繁华的都市,她认为,只要有了房子,一切便都有了希望,于是她苦苦的寻求。但可喜的是她并没有一直活在这种狂热中,在海藻和丈夫相继出事后,她突然清醒了,开始整体的看待自己,看待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通过她不懈的努力,最终她还是成功了。不仅拥有了住房,更实现了一个家的完整。海萍的成功让人们看到了当下女性在男权世界的压榨下依然能实现自我价值的希望。

(二)物质欲望的膨胀

随着社会物质水平逐步提升,男性对女性消费发生了新的改变,其中对身体与情感的消费更是首当其冲,女性同胞却对这一社会现状原因产生了错误的认同。仅25岁的海藻就是获得这两种消费的实践者,无疑,她的错误认同造成了她的人生悲剧。作为内因而言,其悲剧人生的形成有三层原因,原因之一在于她不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要什么,可以看出她在毕业之时还并没有确立可行的人生目标,在未来面前,她显然是茫然的,既然没有目标,那么奋斗方向便无从谈起。原因之二便正是由于因为这种模糊性的目标追求渐渐演变成了她对自己的放弃。她本来可以做一个独立的人,掌管自己未来的一切,年轻本身就是一种资本,只要努力奋斗,有目标,总有一天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是她却在现实面前放弃了这个主动权,把自己的人生交给了一个中年男人。原因之三还在于她本身的自我价值观的颠倒,其中婚姻价值观的颠覆让她为自己成为二奶的事实变得更加理直气壮,甚至安然地享受着这一切。

另外,海藻之所以这样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便是其姐姐海萍对她的影响,她从小就是姐姐带大的,在她看来,姐姐比自己重要一百倍,其地位绝对是高大且不可动摇的。就是这样一个本来纯洁的小女生,在其姐姐物质至上的价值观的影响下,便导致了她的价值观的畸形,在姐姐的影响下,她选择去上海读书,又因为姐姐的怂恿,她选择留在上海,因为姐姐觉得只有在大城市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尤其在海萍看来,男人爱女人并不是口头说说,男人要真爱一个女人,就该送上一沓票子和一套房子,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心灵归属感。这句露骨的话对什么是女人的身体被物化被商品化作了最好的诠释。传统文化的优秀因子早已在消费文化的冲击下消失殆尽,全部被物欲,性欲,贪欲等欲望操控。在姐姐不断地“物质决定一切”的言论下,海藻终于没有抵挡住大城市强大的物质诱惑,特别是宋思明的出现彻底引爆了她逐渐膨胀的欲望,她不再是那个单纯的,迷茫的小女生,她沉迷在这种轻易得来的物质的享受中,拜倒在了权力和金钱之下。这就是典型的“钱本位“思想在作祟,一旦钱成了她们生活目标的唯一追求,那女性任由男人摆布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也正因为没有正确的自我价值体系,大部分女性尤其是海藻所代表的这一类年轻女性在物质的诱惑下才会不出所料地迷失自我。

(三)传统文化的影响

不同于海萍和海藻,42岁的高官宋太太,她的生存困境不仅来自于现实所赋予她的角色定位,更在于传统文化对其根深蒂固的影响。

她是万千家庭主妇中的一员,她没有工作,没有参与进社会的生产和建设,没有属于自己的社会地位,她的全部希望就在她的家庭上,可当她发现这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控中的时候,她却已经没有了抗争的勇气。如果她自我拯救,离开了那个她一直依靠的男人,她便丧失了其经济来源,这是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人所不能接受的,于是只能选择默默隐忍。

另一部分更深层的原因就是传统文化对这类女性的影响:首先,从女性主义的微观理论——标签理论来看,女性在社会教化的过程中早已接受了社会对男尊女卑的定义,没有原则的对男性采取放任的态度,甚至不遗余力的去取悦男性,正是这样的做法久而久之就导致了男女之间巨大的差别。其次,“性别角色作为一种文化,在人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12] 男性和女性有着不同的角色扮演,男性往往充当统治者,而女性往往是小鸟依人的角色。就如海藻和宋太太这两类女性,她们完全失去了自我,活在了男性地统治下,但这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女性比男性要弱,并不是他们在能力上有本质的区别,而是从一开始她们给自己的定位就出现了偏差。他们把自己想象的很弱小,从而强化了男性的伟大,心甘情愿的去依附他们。这就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延续。宋太太就是在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的影响下,甘愿做着宋思明背后那个全然依附,小鸟依人的小女人,她不在自己奋斗,自己获取,将她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于是她在遭遇人生突如其来的变故之时纵使挣扎也只能选择隐忍便不足为奇了。

三、挣脱现世矛盾,实现自我价值

面对这种种不同人生所遭遇的困境,作者用海萍的经历为女性指了条看似可行的道路:首先,拥有事业。“当女人成为生产性、主动的人时,她会重新获得超越性”[13],这样女性就能获到经济上的独立以及社会角色上的独立,最终才会实现人格上的独立。其次,要时刻拥有一种自省的精神。光是一味的追求事业就想取得与男性同等的地位显然是不够的,女人天生就是一种感性的动物,她们地这种气质决定着她们不够坚定,在种种诱惑面前更容易动摇。因此保持自省是女性认清自己的必经之路。拥有了事业和具备了自省意识让女性不仅在外部的物质上甚至到内心世界的满足上都有了与男性世界抗衡的实力,而女性自身的努力成了最重要的力量。再次,作为尚未完全实现真正意义上平等的弱势群体,女性必须明确自己内心的真实所想,海藻和宋太太之所以陷入困境正是由于她们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而海萍最终能成功的最直接原因就在于她清楚自己的所需,并为了这一目标不断地奋斗努力着。最终让她在一度的迷失中终于找到了自我,也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获得了真正的胜利。

六六通过海萍的欢喜结局向在城市中挣扎腹背受敌的女性传递着一个信念—— 努力就有希望。诚然,当今社会,女性面对的选择是多种而残酷的,当她们不再认为自己的柔弱是理所当然,不再盲目的追寻不切实际的梦想,选择一种真正适合自己的方式,通过自己的努力挣脱那一座座让她们困守的围城,这样便可以解决她们面临的现世矛盾,实现自我价值,完成她们的华丽蜕变。

无论是小说版还是电视剧版的《蜗居》,其引发的风波已渐渐淡去,但笔者认为它为人们所带来的深思与反省是影响深远的。其不仅反映现代女性生活状态,而且揭示了深远的人生意义,并给了现世生活中的女性诸多的警醒与启示。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并没有真正实现平等的社会,现实的压迫给了女性更多的压力,致使她们无助,彷徨,但这一切都不是迷失,堕落的借口。作者用海藻最后的一无所有提醒那些正在迷失路途中的女性:生活没有捷径,需要自己的顽强拼搏,当然还是需要合适的心理与环境、正确的奋斗方式与途径,这样才可以打破现实的无情与桎梏。同时又用海萍的经历启示那些处于矛盾的现代女性: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正确地选择,执着地努力,并且在自我价值观发生偏差时,要及时地清醒,那么就算遭遇坎坷与不幸,仍然会实现自己的梦想。要知道,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注释

1]钱钟书.围城[M].三联书社:2002. 

[2][3[4[5[6][8][9]六六.蜗居[M].长江文艺出版社:2007 .

[11]西蒙娜·德·波伏娃.第二性[M].陶铁柱译.中国书籍出版社:1998.

[7][10]金一虹.婚恋中的女人[M].江苏人民出版社:1988.

[12][13]骆晓戈.从神话走进现实[M].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