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试论高校女教师主体意识的建构
发布时间:2006-05-17 17:47:37  点击次数:920次    [ 进入论坛]

 万琼华

(岳阳师范学院 政法系,湖南,岳阳 414006)

  要:女性主体意识是女性研究中的重要问题。高校女教师是我国知识女性中文化层次最高的群体,要使她们在高等教育和社会发展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必须建构她们的主体意识。其途径是改造学校社会环境、改造自我。

关键词:高校女教师  主体意识  建构

女性主体意识,是指女性作为主体对自己在客观世界中的地位、作用和价值的自觉意识[1]。具体地说,就是女性能够自觉地意识并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社会责任、人生义务,又清醒地知道自身的特点,并以独特的方式参与对自然与社会的改造,肯定和实现自己的需要和价值的意识。高校女教师作为职业知识女性中文化层次最高的群体,在女性中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和代表性,其主体意识的强弱会影响到其他女性的成才。由于传统性别文化的影响,大多数高校女教师带有传统的性别特质,她们的主体意识及其影响下的职业成就远远落后于男教师。因此,建构高校女教师的主体意识势在必行。

一、改造学校和社会,营造一个有利于高校女教师成长和发展的良好环境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人们的思想观念已发生很大的改变,但渗透在社会文化中轻视妇女的传统观念并未完全消除,一些人仍认为女性在智力和能力上不如男性,由此家庭、学校和社会对女性的期望和定位远低于男性,也就是说,没有营造一个鼓励和适合女性积极参与高等教育的良好环境。那么,如何改变这种状况呢?

(一)高等院校应发挥主导作用

高等院校乃是妇女解放的敏感区,如果妇女在其中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就不能说我们的高等教育是一个有效而良好运转的系统。因此,高等院校应该更积极地参与走出社会困惑的努力中。其一,作为高层次妇女人才的培养基地,高等院校应向社会系统输出自己的影响。既包括全社会平等、自由观念的真正建立,也包括对占人类总数一半的人类潜能开发利用等方面的宣传。其二,高等院校要从根本上动摇传统文化对妇女的性别偏见,对改造传统性别文化发挥能动作用。努力树立更多的突破“玻璃顶篷”、对社会作出较大贡献的妇女形象;有意识地引导女教师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使她们看到自身的价值,意识到作为一名教师应有的奉献精神;消除在晋级提升、职称评聘、住房分配等问题上的“隐性歧视”,公平公正地评价女教师所取得的业绩;增加女教师再学习的机会,使她们的学历和职称能够适应高等教育的需要。其三,高等院校应该在系统内部认真开展面向青年,即未来的父母进行平等观念的教育。“应该不断地对教科书及其它教学资料进行评估和增订,必要时重新设计和改写,以确保其能够反映出积极的充满活力的积极参与活动的妇女形象”[2],在大学的课程表中“把妇女问题列为一般课程,并通过促进当地的研究工作与合作来加强妇女问题的机构”,“应鼓励采取新的教学方法,尤其是视听技术,用以明确展示男女的平等”[3]等等。

(二)妇女教育研究应做出独特的贡献

妇女教育研究是妇女研究和教育研究的重要内容,与妇女参与高等教育和妇女教育的国际化趋势密切相关,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妇女高等教育发展的必然结果。高等教育中的性别不公平,是妇女教育研究一出现就感觉到的问题最初,妇女研究者在历史、文学等学科的教学和研究中,发现了学术领域和高等教育中的男性中心,“我以为中国的‘男性特权’,主要不在中国历史,也不在当代中国社会,而在学界——学界对‘妇女’的轻视和排斥是深入灵魂的,丝毫不受‘男女平等’政治原则的冲击和影响。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弄清楚这种品质从何而来,是来自中国传统知识分子,还是源于科学本身?”[4]后来,她们又发现校园内的环境和制度也存在着各种性别不平等因素,如女教师在高等学校高层管理和学术机构中的比例明显低于男性同事。可以说,妇女教育研究的兴起,是与相当数量妇女参与高等教育并发现教育环境内的性别歧视密切相关的。因此,作为热爱并从事妇女问题和理论研究的知识女性,应团结广大男性,向社会呼吁来改变一切不利于高校女教师发展的传统习俗、社会文化和思想观念,大张旗鼓地鼓励女性的成才和发展,让更多的女性瞩目于成就,把她们从超负荷的生活运行状态下解放出来,为她们创造良好的生存环境和社会环境。

(三)政府和社会应倡导性别公平理念

现行的基本性别分工的行为准则和制度准则在历史上根深蒂固,使得女性难以充分参与公众领域和社会活动,也造成了高校女教师在发展中的多种困扰。比如,现实中的理想女性特别排斥独立女性和“女强人”,认为有追求并取得成功的女性是冷血动物、缺少“女人味”,主张女性温顺柔弱乖巧讨人喜欢,不要有个性和才华而乐于牺牲;现实中的女性角色规范,被强化为对爱的追求,而不鼓励对成功的追求,女性的典范被严格限定在家庭而不是社会,是“相夫教子”而不是自我发展。现实中的女性角色在商品经济冲击下越来越将精神与肉体分割开来,其精神属性遭到无视,肉体和性功能得到强化,漂亮的外观几乎成为女性的全部价值。总之,“当她们想成为独立自主的人时,就被社会排斥出正常女人的领域;当她们成为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时,就成为远离独立自主的人。”[5]新时期关于“阶段就业”、“妇女回家”的大讨论就是明证,尽管中国妇女在实现自身解放的过程中,其角色责任已由“主内”变成了“主外亦主外”,但男性的角色并未发生根本的变化,他们的性别角色态度和性别期待仍然是传统的。因此,有必要消除这种不公平的性别角色定型,使女性从性别角色的陈规定型中解放出来。具体到公共政策层面上,政府和社会组织要组织力量编发性别平等教材和宣传资料,通过学校、社区、大众媒介的教育与宣传,提高各级决策者和社会大众对于社会性别的认识倡导性别公平理念,使男女两性共建基于自由精神之上的和谐共处的社会。

二、改造自我,成为独立自主的人

20世纪初期,中国知识女性第一次自觉地发现牵制女性解放的最大阻力是来自女性自身的自我束缚;“五四”时期的中国知识女性喊出了“女人也是人,也要有独立人格”,迈出了从女人到人的第一步,但至今部分高校女教师仍未摆脱传统文化的制约,“男强女弱”、“男主外女主内”等观念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着她们的发展。

(一)学会自我认识

 “女性的现实存在是一座倒置的金字塔。作为底座的自然存在上升为顶端,而作为的精神存在则下降为底端,从而形成了一种变异的结构,它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6]。这种结构的变异性,直接缘于在现实中女性存在发展的不平衡性。因此,学会自我认识首先要认识女性的三种存在形式。

1、认识女性的自然存在。中国妇女学科奠基人、大连大学的女教师李小江在《解读女人》中写道:“只有认识了自己,才能找到快乐。而认识自己的第一步,是认识自己的性别,它真切地存在于女人的身体中……女人必须认同自己的身体,它是女人‘自我’的载体,是大自然的赐予;要善待自己的身体,尊重它的客观存在,不去刻意改造它或贬低它,它是完整自在的主体,也是超越身体的局限,要将身体放于适当的位置,警惕在‘美’的名义下身体对生活的变相僭越”[7]

2、认识女性的社会存在。作为一种社会存在物,女性的特殊性究竟在哪里?西蒙·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以女性的敏锐回答了这个问题,“女性是‘第二性’ ”[8],她进而指出,“一个人之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没有任何生理上、心理上或经济上的定命,能决断女人在社会中的地位,而是人类文化之整体,产生出这居于男性与无性中的所谓‘女性’。唯特因为有旁人的插入干涉,一个人才会被注定为‘第二性’或‘另一性’”[9]。也就是说,女性是在社会中生成的,而社会是由具体的男性和女性构成,社会化的过程也主要是男性主宰的过程。因此,要认识到无论社会如何进步,男性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把男权意识和父权等级结构的合理性延续下来,对女性的歧视和贬低也将长期存在。

3、认识女性的精神存在。在我们的文化中,妇女的发展已经被阻止在生理的水平上,似乎除了爱和性满足的需要之外,没有任何高层次的需要,甚至连自尊、自重以及受到他人尊重这种需求都没有被清醒地认识到。所以,作为高校女教师,必须对性别不平等保持一种性别敏感和性别自觉,让自己从对男性中心文化的依附中独立出来,从对国家或社会的依附中独立出来,从主流文化价值观念中独立出来,获得一种自主性,并认识到女性不仅具有独立人格和独立的存在价值,而且具有多种潜能,可以发展为多样化的社会角色;

(二)学会自我教育

1、自我教育有助于高校女教师解决传统观念和现代意识的冲突,彻底地进行观念变革。高校女教师的思想观念是一个矛盾的对立体。一方面,主体意识有了很大程度上的觉醒,她们推崇个性解放,追求独立人格,希望通过奋斗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另一方面,她们思想观念的深处仍蛰伏着不少传统落后观念,如部分女教师对“男主外、女主内”等社会规范坦然受之,心甘情愿地把自身定位于家庭,把贤妻良母作为女性角色规范的全部。我们在调查中发现,部分高校女教师甘居低职称,满足业务上差不多、过得去,有的女教师之所以选择高校工作是出于对“家庭战略”的考虑,这种传统思维定势,远远落后于急剧变化的社会存在,自我教育的加强便成为解除其传统观念束缚的必要途径。

2、自我教育有助于高校女教师克服心理上的自尊自强与自卑依赖的对峙,培养自信独立。社会的发展为高校女教师施展才华提供了条件,她们有成才进取的迫切希望,坚信自己独特的社会价值。但当真正直面自己时,文化与社会的偏见对女性产生的消极心理影响便暴露出来。正如郑州大学的女教师梁军所云,“在我内心深处那不甘默默、渴求发展的欲望还会时时骚动,使我难以保持平和的心境。我时而对丈夫说‘我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支持你事业成功’,时而我又满腹委屈,怪他和孩子拖住了我进取的脚步。我对现实不满,又无法走出现实,只好吃力地挑着生活的重担,一头是职业,一头是家庭,不堪重负。不到40岁,我便觉得自己未老先衰了”[10]。自我教育从根本上引导女性进行自我修养和积极的思想斗争,帮助女教师树立独立人格。

(三)学会自我成长

1、培养与加强自我肯定意识,客观而全面地认识自己的能力和价值。由于传统社会角色的刻板印象,在普遍意义上妇女自我意识中自我否定倾向高于男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女性智能的完善发展与充分表现。高校女教师作为受国家和社会教育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理当承担对社会、国家的义务和责任,将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奉献给社会,在事业和追求中获得独立的精神和个性,最终确立和保障主体意识的实现。

2、不断更新观念,解除心灵上的精神枷锁。既要排除落后的传统与世俗的偏见的干扰,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又要有个人的生活坐标和人生理想;不能仅仅以温柔贤惠为满足,更不能以通过丈夫的工作而体验“替代成就感”为满足。不仅要出色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教好书育好人,而且要在学术上向男性学习,赶上和超过他们。为此,一方面,高校女教师要不断积累知识,充实自己,重视对自己的任何方面的成功给予及时的肯定和强化,以帮助自身获得自信心,体验自身价值;另一方面,高校女教师要善于向男性学习。

3、培养健康的心理。有关调查发现目前高校女教师的心理状况有较高的焦虑和紧张困扰现象。因此,首先要学会正确地分析工作、学习与家庭矛盾冲突产生的原因,并充分认识角色冲突的必然性;其次,要敢于正视性别歧视这一不平等的现象,当不公平的事情发生时,学会以简单方式给予漠视,独自处理,自觉抵制传统性别文化的消极影响;第三,要学习借鉴“满意决策”的理论,注重事物过程和结果的“合理满意”,不求不切实际的所谓“最佳”,适度提倡“悠着点儿”,不必事事都去“只争朝夕”,学会放心、放手让别人做;最后,要建立“双性人”心理模式,即具备一种“柔中有刚,刚柔相济”的心理素质,克服焦虑、抑郁、过分敏感等心理障碍。

参考文献:

[1]魏国英主编 《女性学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12月版,第90页

[2][3]联合国《内罗毕提高妇女地位前瞻性》(中文版,1993),第31页

[4]李小江 公共空间的创造,《身临“奇”境——性别、学问、人生》,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10月版,第33页

[5]李慧英 社会性别意识与人的主体性,《方法》1998/11,第37页

[6]禹燕著 《女性人类学》,东方出版社1988年6月版,第46—47页

[7]李小江著 《解读女人》,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8月版

[8][9]西蒙·德·波伏娃著 陶铁柱译 《第二性》(Ⅱ),中国古籍出版社1998年8月版第11、309页

[10]梁军 从小家到大家,《身临“奇”境——性别、学问、人生》,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10月版第71页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