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一个男人的伦理死亡
发布时间:2009-07-27 08:26:50  点击次数:995次    [ 进入论坛]

一个男人的伦理死亡

——评小说《失声疼痛》

在这个人心浮躁,道德失范的年代,转型期的阵痛侵袭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当传统的价值观失去约束力,而新的规则尚无着落,人们不禁思考着这样的问题,即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如何建构,情感要走向何处?作家袁本立的长篇小说处女作《失声疼痛》通过塑造一个中年男性个体化的独特命运,整饬个体的生命维度,以批判道德困境、激发道德反省、重建道德自觉。

一、一种叙事伦理——精神的困境

刘小枫说:“所谓伦理其实就是以某种价值观念为经脉的生命感觉”,伦理学自古就有理性的和叙事的两种,叙事伦理学通过个体生命故事的讲述表达具体的生命感,建构具体的道德意识和伦理诉求。“每一个人都是深渊”(毕希纳),通过作者的叙事和读者的阅读,读者了解到一个叫林煜的男人的生命困境。“如果谋得幸福是伦理学的基本主题,那么,叙事对于人们谋求幸福是必不可少的,它可能既是人们关于幸福(或不幸)的知识,又可能是人们在幸福中的时间和空间。”幸福的要义关乎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作者试图表达在很多人面临着精神家园崩塌的当下,失去支撑的灵魂的痛苦,该如何安放和解救。

林煜的人生悲剧,有其必然性。正如妻子玉秀所说:“就算你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有了那个贼胆,也没有那份贼力了。”反过来说,作为一个中年男性,就算他没那个力,他也可能有那个胆;就算他没这个胆,他也仍有这个心。而这个心即男主人公苦难的灵魂,是其人性的软弱造成。虽然书中一再强调林正人君子的一面,如雨夜从漂亮的桂兰姐家跑出来,又是在雨夜从晶晶的小屋里失魂落魄地离开,但不难看出他的逃离都是被动而勉强的,所以在关键的时候,他无法拒绝女性的请求,注定了麻烦的发生。他无法拒绝在朋友面前和贾琴喝交杯酒,因为虚荣心作祟,当贾琴提出辞呈时他又没有拒绝被她在颈上的狠狠一吻;他只能从晶晶的小屋里仓皇逃出,而无法拒绝佳人的再次邀约。他欣然赴约与她共同观赏美轮美奂的芭蕾舞剧,之后又是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小姑娘带到宾馆房间,而后发生了让他“这辈子真的不得安宁”的事,难道赴约之前和过程中林煜都没有思考的吗?以他的人生阅历难道不能预见到可能在他生命中出现的暴风骤雨吗?书中没有相关的交代,只是在说林煜那晚是如何陶醉和迷失在晶晶精心准备的温柔乡,这个男人是毫无防备的,或者说此人潜意识里就渴望着精神出轨,他具有很多中年男性共有的弱点,就是这样一个懦弱的男人,怎么还可以被说成为“这不失为一个优秀的男人”?至少在笔者的眼中,他远非。

人性的弱点带来的悲剧成为这个男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作为传统社会价值观的坚守着,作者让男主人公走上了精神救赎的苦旅,显然,此书在批判时下泛滥的婚外情,“文以载道”的教化意图昭然。

二、一种信仰——罪的涤除

书的后半部分讲道林煜出生时,其母曾找乡里外号“小神仙”的人为他看相,神仙留给林母六个字,直到林母临终前她才将六字道出,即“不可说,如之何”。事实上,林煜出走到佛境仙山时,小师父亦为他写下:“佛云:不可说,不可说!”,“子曰:如之何,如之何?”,此文字出现在书的第二章,相互照应的六个字成为此小说的重要的文引,此中似乎大有玄机。按照笔者的理解,不可说是指生命中的大痛与彻悟都是不可言说的,生命本是玄妙的,而言必害意。在缺少其他精神皈依的情况下,林煜的生命最后依附了一种叫佛教的宗教。这是有因缘的。首先,他刚出生就被安上了佛语,而文中也指出林煜幼小的心灵观音菩萨,就是他的母亲。因此,佛教作为林煜的潜在精神支撑是一直存在的。其后,在他四十五岁时,他做了让自己的心灵不安的事情,于是佛境仙山成了他的出走地,成了他的心灵泅渡之所。佛家讲轮回报应,所以林煜在行至鬼城丰都时,内心有一段很长的挣扎,观光的一行人就他没有下船,他害怕地府的审判,害怕过奈何桥时会心虚。

佛教的宇宙观中,有欲界、色界、无色界、佛国净地。欲,主要是食欲和淫欲。“欲界”指深受各种欲望支配和煎熬的生物居住的地方。色,指物质现象。“色界”是粗俗的欲望已经断绝的地方,只是其中的居住者仍然具有形状和身体,有所居的国土,即“色”。“无色”即没有任何物质性的东西。“无色界”是既无欲望又无形体的生存者居住的地方。佛国净界是佛居住的地方,除了释迦牟尼外,一切自己觉悟、又使众生觉悟的觉行圆满者,都是佛。宗教作为林煜罪的涤除和灵魂救赎的最后一种途径即林最后的寻求。前两次的出走,林煜去了乐山、峨嵋,在那里,他领略了大佛的雍容大度和磅礴气势,并带给他灵魂以震撼。他登上金顶,以朝圣来涤荡灵魂,可这一切并没有使他解脱,他写下了《辞世言》,吞服了安眠药想自行了断却被人救活,他又回到了这个充满色、欲的世界。第三次出走后,盛传林煜出家修行,传言无法证实,也无须证实,因为这正是小说的魅力所在。一个男人在现实伦理中死亡,而在无色无欲的世界里修行,以涤除罪孽,获得自由的灵魂。

三、她视角——男性话语的文本

从女性观点来看,这是一个从男性本位出发,充满了男性话语的文本。且看林煜他自称“心爱”、“心仪”、“钟爱”的三个女性妻子玉秀、下属贾琴、往年交晋晶,都是男性社会价值观中经典的女性形象。

首先,她们都符合男权价值观的审美期待。妻子玉秀“十二岁时就出落得漂漂亮亮”,下属贾琴“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媳妇,人漂亮”,之后更是高度评价为“女人中的珍品”,作为最年轻的女性晋晶更是被极尽溢美之词。初见时只说“很清秀,两只杏眼清澈透明”,是个淡淡的伏笔,而在晋晶蓓蕾初开的那夜,她俨然是天上有,人间无的尤物,“天上的仙女也不过如此”。如果说正面的描写还不足够,反衬是必要的,所以贾琴打败了百多号女兵,俘获了青年才俊的心,而晋晶更是令众多男人垂涎的猎物。此外,在林煜生命中出现的其它女性无一不是美的,少年时为之心动的桂兰姐,在死神面前把他拉回来的女医生雒小凤。

有趣的是,作者的所有笔墨都用来描述女性的外貌了,而林煜本人的形象始终是留给人去想象了,自贬是“老头儿一个”,可就是这样一个老头,却尽享齐人之福,让女人们为他奉献仍心甘如饴。女人是林煜的守护者,当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有女性出现,如贾琴的雨夜守候,雒小凤的及时挽救等等。而作为一个缺乏强大精神支撑的男人,林煜又毁于女人,这是一个无奈的悖论。

其次,她们具有男性期待(男权价值观所规定的)的各种女性品质。如奉献:少女晋晶执着要献出初夜,以女性的贞洁来向她欣赏到崇拜的男人报恩;善于牺牲自己:妻子玉秀在住院时仍想着让他出去应酬,以至于在输液的时候出危险;善解人意:贾琴总是能在他捅了漏子,需要人收拾残局的时候出现。

最后也是最重要是,女性形象的女性意识的丧失。晋晶在林煜拒绝自己的那个雨夜曾委屈地想:“有多少有钱人愿出高价购买我的初夜,我都没有动心,我就是问了给他留着。”这样少得可怜的女性意识和这个人物其它方面的独立、智慧方面等相较是落差很大的,让人奇怪于一个受了现代教育的年轻女性自我的女性意识竟是如此的薄弱,骨子里充满着的是传统的男权文化所灌输的思想,她没有将自己当成商品出卖,却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物化献祭于男权的神坛。总之,在男性作家笔下的天使和妖女的女性原型中,文本中的女性皆是属于前者的。

总的说来,这是本兼有思想性和艺术性的长篇小说,在具有明显的思想批判和启示之外,此书的语言老道,结构独特而缜密,讲述平凡生活的不平凡。通读次书,正是接受了一种传统的叙事伦理,感受一次传统的力量。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