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是一杯毒酒还是一碗心灵鸡汤
发布时间:2009-03-31 17:42:12  点击次数:3753次    [ 进入论坛]

是一杯毒酒还是一碗心灵鸡汤

                          ——一夜情的文化背景

湖南人文科技学院中文系   马藜   417000

 

内容摘要:传统的性爱观念与当今多元开放的性爱观念共同形成了一夜情的文化背景;现代传媒的多样与丰富、信息的高速发展是一夜情产生的现实诱因;物质上的满足与精神的相对匮乏是一夜情产生的温室。这种多样的性文化与观念,正在面临着挑战与考验。

关键词:一夜情   文化背景   性爱观念  

 

一直以来,对性爱的探讨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石头记式姻缘,西厢记式邂逅,罗密欧朱丽叶式相遇,海誓山盟式情语,法兰西式拥抱,罗曼蒂克式恋爱,闪电式结婚,糖粘豆式蜜月,罗马假日式旅行,举情案齐眉式幸福,男耕女织式生活,无论身处婚姻围城内外,这样的图景相信都会具有相当的吸引力。然而在今天,现代人的爱情婚姻却是非常地多元开放。不要说别的,就从我们当今流行的一些词语当中,就看得出来:早恋、泡妞、网恋、二奶、第三者、一夜情、婚外恋、黄昏恋、性骚扰、梦中情人,“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男人有钱会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这些五花八门的现代词汇就把我们现代的爱情婚姻的这么一个心浮气躁的背景显露出来。也许是因为我们社会一次性的东西越来越多,于是也就有了一次性享受的情或者说是性——“一夜情(One Night Stand)”,一夜情在这些五花八门的词汇中占有了一席之地,这种早年对中国人来说很陌生的现象,正越来越多地发生在我们的生活的周围,它通常仅只一次,也可能是有限的两三次,强调双方均基于性欲求的特点,拒绝感情与责任,通常发生在并不熟悉的人之间。“一夜情”通常又被称为“一夜性”或“艳遇”,以显示其没有爱情介入的特性。 它公开地存在于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或多或少地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状况乃至观念,尤其是对“性”的理解与对待。

一夜情对于中国传统的天长地久的婚姻方式造成了不少的冲击,因此引起了许多人的争议。因为它的无爱特点,主流社会对一夜情持贬斥态度,甚至视之为流氓行径。一夜情几乎成为公认的纯肉体关系的代名词。所以《天亮以后说分手》的策划者漆峻泓说:“一夜情也许是一杯毒酒,也许是一碗心灵鸡汤,关键还是要看你自己是否适合,是否有足够的心理承受力。”但从社会学的视角来看,至少一夜情现象的出现更印证了当下社会多元化特点——无论是从性、情感还是其它方面。“一夜情”确实存在,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黑格尔说,存在就是合理的。那么,它合理吗?让我们来探讨一下它存在的土壤与环境,或者是它存在的现实环境和文化背景。

 

一、传统的性爱文化与当今多元开放的性爱观念共同形成了一夜情的文化背景

《诗经》里说:“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一种古老而坚定的承诺,抑浪漫而美丽的传说。执手千山万水骤然缩短,执手恩怨情仇悠然消散,执手泪眼不忍相看,执手相思,相思难眠。执手,是因为爱也:执手,也有着即将分离的无奈。所以这境界美丽而沉重的。老子也讲过很重要的一句话,就是“五色令人目盲”。五色就是青、黄、赤、白、黑,泛指色彩缤纷。于是,老子告诉人们,要警惕啊。是的,自古以来,中国人对爱有着美好的描述,而对性就有一种爱恨交加的感觉。一面是充满说教味道的封建伦理纲常,一面则是被后人叹为观止的丰富的“性文化”遗产。古代汉族社会伦理道德和立法的基础是“三纲”和“五常”。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和“仁、义、礼、智、信”。这是汉代思想家董仲舒根据“天人相与”的神学观点、发挥春秋时期孔、孟儒家学说总结而来,其后一直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的国家观念。然而到了唐代色情"性爱"文学却在整体开放、繁荣的性文化推动下发展起来了。在唐代,文人学士们可以自由地谈论性问题,不少作家诗文中加以戏谑的口吻插入一些描写来逗乐,色情性爱文学很有市场,不过宋代以后,它们又绝大部分都被删除或焚毁,所以从入宋到明朝中后期之前,中国性文化的一个重要侧面即色情文艺的创作比较沉寂,礼教下的性压抑无法纾解,可娼妓业倒是"合法地"繁荣起来。明清时期对性与情的压抑到了严酷的地步,可还是有《金盆梅》、《红楼梦》这样的描写性或爱的作品。《金盆梅》以自然主义的手法,直露地描写了西门庆及其妻妾等各色人物的性生活,《红楼梦》中则充满对纯真爱情的歌颂,对丑陋性现象的揭露与批判,以及对性心理、生理的准确描述。改革开放之前,文艺作品中涉及到性甚至爱情都是犯禁的事情,但这种状况逐渐发生变化。因为性是生理的也是社会的。

性压抑的结果是许多人生理和心理上受伤害,而社会也要面临许多相关的问题。随着中国社会的改革开放,人们在性观念上的开放成为不可避免,性禁区被打破了。大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够畅谈关于性的话题,接触更多的性知识,更主动、更自然地追求性的乐趣。美术院校恢复了裸体模特,人体艺术第一次公开展出时虽引起轰动,但如今已不足为奇,反而有被人“滥用”的感觉。文学作品中,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一度惹人争议,而到了贾平凹的《废都》,虽然用了××,但其写性的露骨程度仍令人咋舌,但人们也平静地接受了。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的女兵裸体镜头被删掉了,《大众电影》的一个亲吻的封底招来了关于电影能否描写性的大讨论。而后则是小学生都可以欣赏《泰坦尼克》中温丝莉美丽的胴体……伴着“性”在文艺作品中的嬗变,人们对性的态度也日趋宽容和开放,发展到今天也就有了一夜情。

一夜情的出现自然与多元的文化和性观念的开放紧密相连。在今日世界,可以说有三种最主要的性观念和性规范:第一种仍坚持着以生殖为性的唯一合法理由的规范,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大部有着较深的宗教信仰,他们仍旧把性看作自我放纵和罪恶。对他们来说,只有为了生殖的性才是正当的。第二种性规范认为,性是爱的需要,对持有这种信念的人们来说,爱与性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有爱才能有性,没有爱的性是不道德的,是违反性规范的。第三种人认为,性的目的是娱乐,性仅仅是人生多种快乐的来源之一。这三种性规范又可以被概括为:以生殖为主;以人际关系为主;以娱乐为主。

有人将后两种现代性话语分别命名为浪漫性话语和随意性话语。浪漫性话语是把情感和长期关系当作性的条件的观点,这种话语与一夫一妻制、配偶制和家庭生活有关。随意性话语是指以性本身为目标,将性视为个人的,而不看重伴侣关系。随意性话语与吉登斯的“爱的会合”这一概念相似。这种爱情是由“可塑的性”和个人生活的民主化而来的,它与20世纪女性地位的改变有关。相互的性满足是新型性关系的核心,持久的忠诚关系变得不再重要性活动的价值在性本身,不是为了向同伴证明自己的男性气质;其二,这种性活动最理想的境界是女性与男性起同样的作用,她们也可以为自身的性满足主动提出性要求。①一夜情就在这样的浪漫性话语和随意性话语的观念下产生了。 “一夜情”这样一个词语,其实就是一种行动,就是一种理念。性学专家潘绥铭教授对中国当前最新的性话语如“一夜情”等做出了注解,认为它们并非新出现而是新命名,是中国传统文化与多元开放文化的交融的背景下性化的一种表现。潘绥铭教授提出,“性化”在中国20世纪80年代之后开始盛行,将成为21世纪中国性问题的挑战和机遇。主要表现为性现象的公开化、给更多的事物现象赋予性的含义、更加突出性别差异中性的方面、性的词汇增加、成为社会的时尚至少是很少受到反对等。性化在中国进行得非常顺利,从过去的“非性化”,到文革时期的压抑,再到性化的巅峰。当前中国由一个威权社会变成了一个自由社会,个人自由度甚至超过了许多发达国家。

性化可以说是对自由的追求,或者说是人的自然性的流露。人的本质是对自由的不懈追求和持续接近。马克思对人的本质的经典表述之一——“自由自觉的活动”,。自由不是人之为人的东西,而是人之为人所必须追求的东西。②人是动物性和文化性相统一的,在这样一个性文化背景下,人们的那种传统的文化特制与自身的动物性就在变化着、斗争着,他的动物性或者说是自然性也就体现的更为明了,更为直接,正是“五色令人目盲”啊。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大潮渐起的时候,在我们这样一个多元开放的文化背景下,声色犬马是远远超过以往。你看,人们对美色的追逐远远超过以往。因此,我们再怎么回避,也不能妨碍一夜情作为一种现象已成为既定事实。

由此看来,中国传统的性文化中,几乎渗透了男性中心的思想,以男权为中心,以家庭的稳定为基础,女子处于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男人一方面妻妾成群,另一方面则要求女子三从四德。而在现代,女人的地位有了改变,她们对男性也有了要求,甚至采取一种过激的反抗,长期的压抑使她们抵制不了外界的刺激与引诱;男性的结偶倾向又使他们喜新厌旧,他们——无论男女,一方面要维护家庭的稳定,一方面又不愿意回避性与爱的诱惑,于是,一夜情就迎合了他们的这种心理与动机。因为一夜情之后,没有压力,没有后遗症(这一点仅指男性),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这似乎为“一夜情”找到了理论依据,找到了它所依托的文化背景——是传统的性爱文化与当今多元开放的性爱观念共同形成的。它是情的需要,更确切地说,是性的需要。它是一种随意性性活动,是人的自然性的流露与表现。性活动的价值在性本身,古代哲人云:“我是人,人所具有的我都有。”③

 

二、现代传媒的多样与丰富、信息的高速发展是一夜情产生的现实诱因

在现代高新传媒技术的支持下,现代传媒发展迅速,进入了市场化,媒体更为多样化,有传统型的报刊、杂志,有电子媒介广播、电视,有结合上述媒体优点的,被称为“第四媒体”的互联网,互动性更为便捷的手机。它们都在传播着各种各样的有关的性的观点,信息的传播非常快速,世界成了一个“地球村”。在这样的时代里,就当下文化而言, 多元的性观念已赢取我们这个时代“元媒介”的地位。一夜情也就与信息时代的高速发展密切相关,因为通过信息获得一夜情的机率也很大,比如利用网络,还有手机短信,而这其中,网络为一夜情提供了更大的空间。现在有许多网站都有一些刺激话题的聊天室,供网友这里面交流,也有网友赤裸裸地在网上发帖寻求一夜情。据调查统计,发生一夜情的认识途径有34.6%是通过网络,有24.4%是通过网站的聊天室。早在1985年,崔健就高唱“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如今,这世界确实是变化太快啊。

请看这一段话:

你28岁还是30岁?你刚刚和同居男友分手?或是刚刚离婚?没错,他带走了让你生厌的个性,却也带走了一个让你满足的男性身体。你不愿意夜夜无所事事,最后抱着毛绒玩具入梦。你喜欢性生活——这个年龄的单身女人非常渴望美妙的性生活。可是,你的Mr.right却还没有出现。④

再看电视上,卫生巾广告再也不遮遮掩掩,而是公然在黄金时段播出。它打破了女性生理的神秘感,促使男性了解女性。手机短信也不甘示弱:酒席间,一女士吃爆炒牛鞭花时,由于太滑,不小心掉在两腿之间,满脸通红的小声骂道:“不是个好东西,都切碎炒熟了,还认得路!”

这种煽情的网络语言,这些想象丰富的短信段子和生动的电视画面对正处孤独的而又精力旺盛的男性女性难道没有鼓动性?媒体传输了性化的内容,也描述了性化现象,对于近年来一些最新的性话语如性感、性福、一夜情、网恋、泡妞等逐渐被人们所熟知。这些新话语并不是新出现的,而是随着性化过程演变而出的新命名,是性化的一种现象。它们所对应的旧词分别是风骚、幸福、露水夫妻、鸿雁传情、死磨硬缠等。这些词语并不是实践者们自己创造的,而是传媒在加以定义与扩散,迫使人们去接受它,而丧失了自己的思考。因此“一夜情”变得既时髦又泛滥——在媒体和很多人的谈话中出现的频率日渐增多。有着剔除相同信息功能的网络搜素引擎GOOGLE,可以提供将近6万条有关一夜情的信息。而木子美、竹影青童、流氓燕等人也就可以通过网络而一夜成名。

无疑,传媒的迅速发展、信息的高速传输,为一夜情的产生提供了现实诱因。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在"一夜情"这个符号被媒体尤其是网络频繁使用,过度泛滥的时候,应该时刻保持自身的警惕和明智。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并不适合这样的生活方式——至少,在我们目前的文化背景,社会环境,以及生存现实中,这或许不是我们应该倡导或者认同的一种"文化"。否则,这种"文化"会误导这个社会,使许多人的价值观出现畸变,人格出现扭曲。《出轨》中的副市长王一夫就因一夜情而弄得焦头烂额,很有成就的女主持人也因此而误丧生命;《中国式离婚》中的刘东北也因为一夜情而失去了他们的爱情。

当然,一个现代的社会,必须容纳不同的生活方式,各种生活方式都能够在其中找到存在的空间。或者说,由于生活方式的多种多样,现代社会才完整,才成立。具体到个人,任何一个不触犯法律的人都可在这个社会行走,而不担心受到伤害;同时,生活于这个社会的人,对不同于自己的生活,保持足够的敬意和距离,对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欢乐和益处的其他生活,保持一份感恩之心。

 

三、物质上的满足与精神的相对匮乏是一夜情产生的温室

中国有句古话,叫“饱暖思淫欲”。面对今天的经济的发展,物质上的满足,工作上的压力,人们似乎更放纵自己的冲动,更随意地满足人的自然属性。在性与爱之间,去寻求二者的完全统一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现代人在精神层面对自由有着强烈的欲望,标榜个性的同时亦热衷于追逐“非一般”生活,他们渴望短暂的生命在灿烂激情中度过。这种物质上的相对满足与精神上的相对匮乏为一夜情的产生提供了一个温室。

卡尔·马克思说过,两性关系是最深刻、最本质的人际关系。体现在爱情当中的人格畸形也好,人格变异也罢,其实最直接、最集中地体现了人的精神层面。

不是吗?《红楼梦》中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可以说是感人的,宝玉对黛玉还有着“木石前盟”,可当他面临着灵与肉的选择时,他与秦可卿就有过一夜之情,虽然宝玉有的只是一种性幻觉,他是在梦中,但又实在是宝玉的初试“云雨情”啊,。更何况,林黛玉死了以后,他和薛宝钗有婚姻,后又和史湘云结合。人有时是矛盾的,人是很容易冲动的,但又要接受社会的规范,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的理解是:人=动物+文化。著名性学家金西(kinsey)也表达过他对性的观点:唯一不自然的性活动是不能实行的性活动。金西的观念表达了现代社会性规范的思想精华。在进入现代之后,性观念发展变化的一个总的趋势是:认可所有的性活动方式,无论其目标是什么,形式是什么,内容是什么,对象(包括性别)是什么,只要是在生理上能够实行的,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王小姐是南京一家大公司的设计总监,工作十分繁忙,几乎没有休息天,现在已经27岁了,但还没时间谈男朋友,而由于工作的方便,她上网的时间很多,所以她与网友的交流多过与现实中的朋友。由于本身也有需要,所以她也比较喜欢尝试一夜情。

她一般都是和一些有同样需要且比较熟的网友聊到这个话题,而当双方都有这个意向时,他们就会约好时间见面,如果感觉合适的话,大家就一起吃饭,然后开房。如果事后她感觉对方优秀,自己和他在一起会快乐的话,她就准备向他提出交往,但是至今,她没有找到合适的。

王小姐认为一夜情不用有太多的承诺与责任,所以首先自己就比较放松,如果因此能找到合适伴侣那最好不过,如果找不到也没什么。她认为,一夜情可以称之为有情的,因为发生一夜情的男女至少是双方都可以接受对方的,所以也算是有一点一见钟情吧,而且在那一夜至少是有情的。

很显然,工作繁忙但精神孤独的王小姐,她需要交流,也需要放松,因此,她选择了一夜情。这不知道是不是病态,但它是文明的产物,却不一定是爱情的产物。它是物质相对满足而精神相对匮乏的产物。“一夜情”使性爱不再传统,也不再唯美,它一再地被“解构”,被颠覆,被剥离。木子美就是一个极好的证明,她本不是热衷与一夜情的,她对性的追逐和公开是在她的爱情受到打击之后所采取的对男性的一种报复行为,是精神上的极大缺失后的发泄。

著名性社会学家李银河说过这么一句话:性的开放是经济发展的结果,经济发展为性的开放提供了可能性。王小姐有繁忙的工作,有丰厚的收入,但还要有和她一起放松人,她与网友的交流多过与现实中的朋友,并进而尝试着一夜情。这能使她匮乏的精神得以弥补,她希望能够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然而,男人就不同了,男人是动物,如果可能,他们绝不甘心一生中只与一个女人发生关系。在男人心目中,性与爱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女人总是因为爱而与某个男人发生性关系;而男人则往往能出于欲望而与任何女人发生性关系,他在事业上成功了,他有钱了,有地位了,于是他有了各种欲望,其中就有性的欲望,他不会“众里寻她千百度”,而是“发现了,就别放过”。

在此借用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Johnk.c精辟诠析:“一夜情”主要是基于男女双方动物性的吸引,男女主角更多考虑的对方的外貌、身体等非社会性因素,而忽略了恋人相处时应注意的主观因素,例如性格、品质、修养等。一夜情只是一种生理上的满足,而缺少心灵的沟通,如果有,也只是短时间的、肤浅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夜情是一种社会退步的表现,是人向动物的一种退化。

 

总之,一夜情的存在,是有社会文化背景和人性自身的原因的。人类爱情需求的天性,是趋向于多重性、多样性和多向位选择的。但是,这一多重性、多样性和多向位的选择,难免会导致社会的失范、失序乃至失稳。于是,人类创造了婚姻制度,来保障社会的稳定和有序。虽然爱情是与婚姻、性有关系的,但爱情不等同于婚姻,更不等同于性!爱情的目的不是婚姻,爱情是不能与性混为一谈的,如果仅仅基于性,那就是典型的动物性的表现,怎能与爱情并提呢?人觉得比动物更高级,是因为很多感受或感觉人有而动物没有或缺乏,而爱情就是其中之一。《射雕》里的黄蓉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她爱郭靖,可郭靖又与蒙古可汗的女儿有了婚约,有了承诺。怎么办?“只要你心里真的待我好就行了。”黄蓉确实不简单!不要说,在那个封建礼教盛行的南宋时期,黄蓉就能够把爱情与婚姻分得一清二楚,而即使在八百多年后的今天,在爱情的问题上有着如此深刻见解,这样的人依然不多。那么在今天,当人们在情感上有了失落或者精神上有了欠缺时,一夜情或许能给你一时的快感与麻醉,可接下来呢?过程的快乐并不一定意味着结果的快乐,自己的愉悦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人的愉悦,个体的幸福并不一定意味着群体或社会的幸福。事实上,恰如弗罗伊德在其名著《文明及其缺陷》中所指出的,人类文明的演进与社会的发展是以对人类天性和本能需求的压抑为代价的。正由于婚姻制度的建立,包括"一夜情"和"一夜性"在内的非婚性行为便出现了;而这一非婚性行为是与婚姻制度相矛盾和冲突的,因此,无论是"一夜情"还是"一夜性",都像一枚具有正反两面的硬币。当婚姻更多地成为支撑社会秩序的一大结构,更多地具有稳定社会的功能,当婚姻的而不是非婚姻的性行为被认为是合法和道德的时候,"一夜情"和"一夜性 "这种非婚性行为的有害性难免就大于有利性了。更何况,许多人的"一夜情"或"一夜性"是激情而为,而不是知情选择,也就是说,往往是一时冲动之举,而不是在知晓了可能的结果,并设定了可能的解决方法后,进行的理性的选择。由此," 一夜情"或"一夜性"后果的有害性也就更大了。如果因为精神的匮乏就去找寻一夜情,那只是单纯的性而已,因此,我们并不赞成人们到婚姻之外去寻找爱情——绝不能这样,而是说,在当今这个物质生活日渐富足,精神生活相对贫乏的时代,我们如何才能寻觅到纯洁的爱情与自由,并且保持爱情的纯洁性。

记得一位央视名嘴说过:这世上,任何人所能有的痛苦和快乐的日子,各占5%,余下的时间,就是平淡的日子了。在我看来,如何在平淡的日子中,活出自己的精彩,这就是人和人的不同之处了。“一夜情”也许能给你5%的快乐,但带给你的痛苦也许远不只5%。经济全球化时代的文化发展与观念发展,呈现出多样化和趋同化相互斗争的复杂态势,各种文化与观念(包括性观念)在异彩纷呈的同时,也面临着挑战与考验。

 

参考文献:

① Wight,in Adkins et a1,151-159

② 李晓东《全球化与文化整合》第23页

③ Terence,公元前185—159年。转引自Katchadourian 384

④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1月04日11:21 东方网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