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中国传统政治性征——以“三顾茅庐”与《李师师外传》为参照
发布时间:2008-05-24 11:08:00  点击次数:856次    [ 进入论坛]

张京华

(湖南科技学院 濂溪研究所,湖南 永州 425000)

   摘  :在中国古代传统中,作为政治权势中的上下级,与作为自然人的男女双方,其主动与被动,或说第一行与第二性的关系,是完全相同的。臣道即妻道,国家情感即个人情感,政治情感即性别情感。处在政治关系中的个人,仍需有其情感寄托,此可称之为“政治性征”。在此意义上,《三国演义》“三顾茅庐”的求贤经历与《李师师外传》中道君皇帝和李师师的感情纠葛,在深层观念与故事结构上都极具相似性。

   关键词:三顾茅庐;《三国演义》;《李师师外传》;古代政治传统;性征*

   中图分类号:D691

   引 

    “三顾茅庐”故事的最早来源,见于《三国志·蜀志》的《诸葛亮传》:“时先主屯新野。徐庶见先主,先主器之,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愿见之乎?’先主曰:‘君与俱来。’庶曰:‘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又见于同书所收录的诸葛亮《草庐对》:“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草庐对》又名《隆中对》,收入后人整理的各种诸葛亮文集。历经宋元,至于明代,罗贯中撰章回小说《三国演义》,“三顾茅庐”故事被写进第三十七回“司马徽再荐名士 刘玄德三顾草庐”和第三十八回“定三分隆中决策 战长江孙氏报仇”两回,广为人知,嗣后“三顾茅庐”故事遂成为“求贤范式”,甚至成为了汉语成语。[①]

    一般认为《三国演义》为明代作品,也有学者认为其底本是宋代或元代作品。总之在明代以前,“三顾”故事已广泛流传,如东晋佚名《荆州图副》:“邓城旧县西南一里,隔沔有诸葛亮宅,是刘备三顾处。”东晋庾阐《弔贾生文》:“夷吾相桓,汉登萧张;草庐三顾,臭若兰芳。”李白《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诗:“汉道昔云季,群雄方战争。霸图各未立,割据资豪英。赤伏起颓运,卧龙得孔蒙。当其南阳时,陇亩躬自耕。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生。”杜甫《蜀相》诗:“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来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沈佺期《陪幸韦嗣立山庄》诗:“台阶好赤松,别业对青峰。茆室承三顾,花源接九重。”在《三国演义》成书之前,元代已有《全相三国志平话》,其书扉页即刊刻有“三顾茅庐”图画。明人另有传奇《草庐记》。清及近代的众多戏剧表演,如京剧、徽剧、青阳腔、川剧、汉剧、滇剧、秦腔、豫剧、河北梆子、同州梆子、陕西皮影等,都有“三顾茅庐”(或称“三请诸葛”、“三请贤”等等)故事。[②]

    李师师确有其人是可以肯定的,《三朝北盟会编》及历代文人笔记如宋张端义《贵耳录》、张邦基《墨庄漫录》、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刘子翚《汴京记事诗》、佚名《宣和遗事》、元童天瓮《甕天脞语》等多种著作中,都有记载,特别以《李师师外传》记载尤详。该书作者佚名,清钱曾《读书敏求记》称当时流传有一种《李师师小传》,“文殊雅洁,不类小说家言”,所说特点与《李师师外传》相近。该书未必出于史官之手,而内容则近于实录。

    要之,《三国演义》“三顾茅庐”故事与《李师师外传》二者均有若干史实的成分,包含若干历史真实性。另一方面,二者作为流传时间约千年之久的文学故事,其“阐释”过程同时即是作者“观念”的反映过程。《三国演义》“三顾茅庐”故事其性质是由史部转入说部,《李师师外传》其性质是由说部转入史部。无论从历史还是从阐释史角度,二者均有分析研究的价值。

    “三顾茅庐”描述君主(刘备)向臣下(诸葛亮)求忠的故事,《李师师外传》描述男人(道君皇帝,即宋徽宗)向女人(李师师)求爱的故事。二者人物角色不同,但都注重描写其追求过程,特别是强调其过程中的曲折一面。在“三顾茅庐”故事中,君主一方受到臣下一方的吸引,但臣下一方却屡屡设难,以此考验君主的真诚程度,最后君主通过了考验,臣下则以全部生命包括内心情感作为回报。在《李师师外传》中,男人受到女人的吸引,而女人则屡屡设难,以此考验男人的真诚程度,最后男人通过考验,女人也以全部生命与爱情感作为回报。前者接受后者考验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后者对于前者情感的归属过程。考验的过程结束,情感的归属亦期于完成。

    所谓“三顾”,即“考验”的过程共有三次,合乎习语“试不过三”。每次出场前,君主一方都有一番准备,本文称之为“情景”,象征君主的主观行为。每一过程之中,君主都会遇到若干事件作为烘托,本文称之为“境遇”,象征君主的外部压力。每一过程之中,君主都会面临一些障碍,本文称之为“难题”,它实际上代表着来自被追求一方的“主动”挑战。《李师师外传》的过程与此相同,只是“考验”的次数不是三次而是四次。

一、出场前

    “三顾茅庐”故事中,刘备安排礼物准备去隆中,忽然门外有人通报,有一先生来访,刘备以为是诸葛亮,却是诸葛亮的朋友司马徽。司马徽的服饰举止是“峨冠博带,道貌非常”。借司马徽之口,刘备得知诸葛亮之才是“独观大略”、“自比管仲、乐毅,其才不可量”。司马徽言罢即“飘然而去”。这些都起着烘托身份的作用,诸葛亮不必出场,身价已在提高。在《李师师外传》中,也说到李师师幼小时从来不哭,后来舍身佛寺,忽啼,一老僧摩其顶,啼乃止。其父说:“此女真佛弟子。”又说李师师长成以后,“色艺绝伦,名冠诸坊曲”。借张迪之口,称道她“色艺双绝”。而宋徽宗准备带给她的财礼也有“内府紫葺二匹,霞氍二端,瑟瑟珠二颗,白金廿镒”。这些外在环境描写与旁观者的评语,同样起着提高李师师本人身价的作用。

二者这一过程与形式的相似,略见表一:

“三顾茅庐”故事

情 

境 

难 

刘备安排礼物。

司马徽来访,峨冠博带,道貌非常,称诸葛亮……出门仰天大笑,言罢飘然而去。

 

 

诸葛亮与崔州平、石广元、孟公威、徐元直为密友。四人为刺史、郡守之才,诸葛亮独观大略,自比管仲、乐毅,司马徽比之姜尚、张良。

关羽在侧曰:“某闻管仲、乐毅乃春秋、战国名人,功盖寰宇;孔明自比此二人,毋乃太过?”

《李师师外传》

情 

境 

难 

大观三年八月,张迪言李氏色艺双绝。

 

 

翌日

出内府紫葺二匹,霞氍二端,瑟瑟珠二颗,白金廿镒。

 

二、第一次出场

    “三顾茅庐”故事中,刘备一行前往隆中,尚未走到诸葛亮家门,首先遥望山畔数人荷锄耕田作歌,歌中有“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等句。走近诸葛茅庐,遥望卧龙冈,又见其“清景异常”。来到茅庐,只有一名童子应门。刘备通报:“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特来拜见先生。”童子回答:“记不得许多名字。”刘备说:“只说刘备来访。”童子回答:“先生今早已经出门。”刘备问:“何处去了?”童子回答:“踪迹不定,不知何处去了。”刘备又问:“几时归?”童子回答:“归期不定,或三五日,或十数日。”面对一名没有地位的未成年人,谦恭道来,连问四次都全无着落,正所谓“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搏之而不得”。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讨价还价,结果却只是一个“空无”,烘托出的效果则是“无价”。在这一过程中,张飞说:“既不见,自归去罢了。”关羽说:“不如且归,再使人来探听。”无形中给刘备设下难题。归途中,细看隆中景致,“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非同寻常可比。又忽然遇见诸葛亮的朋友崔州平,其服饰举止是“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手拄杖藜”、“容貌轩昂,丰姿俊爽”,其言论是“自古治乱无常。自高祖起义,由乱入治,至哀平之世二百年,太平日久。而王莽篡逆,又由治而入乱。光武中兴,重整基业,复由乱而入治。至今二百年,干戈又四起,此正由治入乱之时。但天下未可猝定,斡旋天地,补缀乾坤,恐不易为。顺天者逸,逆天者劳,命之所在,人不得而强之”。短短数语便已纵论古今。但崔州平又说“愚性颇乐闲散,无意功名久矣”,明言“此货不卖”。张飞在旁说:“孔明又访不着,却遇此腐儒,闲谈许久!”更增添了一重难题。

    《李师师外传》中,宋徽宗第一次走访李师师,于暮夜时分,易服,随带内侍四十余人,步行。首先坐在堂户,“延伫以待”。又来到一座小轩,等候“少顷”。而后来到后堂,款语“移时”。一句“儿性好洁,勿忤”,便被强迫领到一间低矮的、仅供客人使用的浴室洗了浴。而后重又来到后堂,等候“良久”。在堂户时,见堂户十分狭促。李姥请坐,却是“分庭抗礼”。请用的时鲜水果香雪梨、小晶苹婆等,都是皇宫中所无。李姥虽然“慰问周至”,却是所予非所求。临轩而望,新篁参差弄影,也是一片空寂。这时宋徽宗仍能保持“意兴闲适”的姿态,李姥则反复请用鹿炙、鸡酢、鱼鱠、羊签,香子稻米饭,水陆肴核。等候再三,“独未见师师出拜”、“独未见师师出侍”、“而师师终未出见”、“而师师终未一见”。宋徽宗开始心生“疑异”,李姥这才领他来到卧室。然而只见一灯荧然,“亦绝无师师在”。又过了“良久”,才见李姥拥一姬姗姗而来。视其才貌,“新浴方罢,娇艳如出水芙蓉”、“幽姿逸韵,闪烁惊眸”;视其服饰,“淡妆不施脂粉,衣绢素,无艳服”。完全都与寻常女人不同。可惜李师师见到宋徽宗,“意似不屑,貌殊倨,不为礼”,宋徽宗问其年龄,李师师不答,勉强问之,李师师便迁坐于他处,居然一个“卖方市场”。而李姥则先期对宋徽宗耳语“儿性颇愎,勿怪”、“儿性好静坐,唐突勿罪”,宋徽宗的皇家优势便完全凸现不出来。最后,李姥回避,但李师师所为,也只不过是“解玄绢褐袄,衣轻绨,卷右袂,隐几端坐”,弹了一曲《平沙落雁》。曲罢,鸡唱天明,宋徽宗竟至无缘向李师师触摸一指。

    诸葛亮、李师师究竟“何为者”?若论社会地位,诸葛亮不过是一“躬耕”农夫。李师师更不过是一妓女,本没有讨价还价的实力。但是事后她却对李姥说:“彼贾奴耳,我何为者?”正所谓“子与我游于形骸之内,而索我于形骸之外”,俨然一千年生此一个“尤物”了。

二者过程与形式的相似略见表二:

“三顾茅庐”故事

情 

境 

难 

次日,同关、张并从人等来隆中。

遇农夫作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

 

刘备来到庄前,下马亲叩柴门。

童子回答刘备:“我记不得许多名字……踪迹不定,不知何处去了……归期亦不定,或三五日,或十数日。”

张飞说:“既不见,自归去罢了。”

关羽说:“不如且归,再使人来探听。”

 

崔州平容貌轩昂,丰姿俊爽,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杖藜而来。对刘备说:“自古以来,治乱无常,顺天者逸,逆天者劳……山野之夫,不足与论天下事,性颇乐闲散,无意功名久矣。”

张飞说:“孔明又访不着,却遇此腐儒,闲谈许久!”

 

《李师师外传》

情 

境 

难 

暮夜,帝易服,杂内侍四十余人中,出东华门至镇安坊。

堂户卑庳。

李姥出迎,分庭抗礼。

 

进以时果数种,中有香雪梨、小晶苹婆,鲜枣大如卵,皆大官所未供。

独未见师师出拜。

小轩,少顷

帝翛然兀坐。

独未见师师出侍。

到后堂,款语移时。

陈列鹿炙、鸡酢、鱼鱠、羊签等肴,饭以香子稻米。

而师师终未出见。

 

请浴,至小楼下湢室。

李姥曰:“儿性好洁,勿忤。”

坐后堂,良久。

肴核水陆,杯盏新洁。

而师师终未一见。

引帝至房,又良久。

一灯荧然。

亦绝无师师在。

李师师姗姗而来。

不施脂粉,衣绢素,无艳服,娇艳如出水芙蓉。

见帝,意似不屑,貌殊倨,不为礼。李姥曰:“儿性颇愎,勿怪。”

 

问其年。

不答。

 

复强之。

乃迁至于他所。李姥曰:“儿性好静坐,唐突勿罪。”

 

幽姿逸韵,闪烁惊眸。解玄绢褐袄,衣轻绨,卷右袂,隐几端坐而鼓《平沙落雁》之曲,流韵淡远。

 

比曲三终,鸡唱矣。

帝急披帷出。

 

 

进杏酥饮、枣糕、饽饦诸点品,旋起去,内侍从行者拥卫还宫。

 

 

 

李姥曰:“赵人礼意不薄,汝何落落乃尔?”师师怒曰:“彼贾奴耳,我何为者?”姥笑曰:“儿强项,可令御史里行也。”

人言藉藉,皆知驾幸。

师师曰:“无恐。”

 

次年正月。

赐大内珍宝蛇蚹琴,又赐白金五十两。

 

三、第二次出场

    刘备第二次走访诸葛亮,时值隆冬,天气严寒,下起大雪,本是不宜出门的天气。难题出现了,张飞说诸葛亮只是一名“村夫”,何必亲自前去,派人唤来就是。这时,刘备回答,欲见贤人必须遵循贤人之道,诸葛亮是当世大贤,“岂可召乎”!行不数里,雪下得更猛,难题再次出现,张飞说:天寒地冻,不如回去避风雪,刘备回答,正想让诸葛亮知道自己“殷勤心意”。将近诸葛茅庐,听到路傍酒店中有诸葛亮的朋友石广元和孟公威二人作歌。歌中既有“壮士功名尚未成,至今谁肯论英雄?”的感愤,又有“闷来村店饮村酒,独善其身尽日安”的闲适,正所谓“识其货者分文不取,不识货者千金不卖”,所做纯为价格不定的“珠宝生意”。刘备请同行,二人却又回答“不省治国安民之事”。进入茅庐,首先见到的是诸葛亮的一幅楹联:“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未见诸葛亮,见到的是诸葛亮之弟诸葛均。诸葛均读书作歌,歌词中说凤非梧不栖,士非主不依,躬耕陇亩,以待天时,又完全是“待价而沽”之意。刘备询问诸葛亮于何处闲游,诸葛均说“往来莫测,不知去所”;又问是否读兵书,诸葛均回答“不知”。难题出现,张飞说:“问他则甚!风雪甚紧,不如早归。”出门却见黄承彦“暖帽遮头,狐裘蔽体,骑着一驴,后随一青衣小童,携一葫芦酒,踏雪而来”。大抵距离凡俗越远,价值品类越高了。黄承彦口中吟颂诸葛亮《梁父吟》诗:“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表明了自己的才能与气概;“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表明“此货可卖可不卖”。

    宋徽宗第二次走访李师师,虽然“微行”,但皇帝身份已经暴露。而李师师却仍然“淡妆素服”。李姥自知前次失礼,惧有灭族之罪,李师师说:“无恐。上肯顾我,岂忍杀我?且畴昔之夜,幸不见逼,上意必怜我。”一方面仍然保持自身本色,一方面开始感激宋徽宗的敬意。而楼前置酒,李师师侍侧鼓琴,仍只是弄一曲《梅花三迭》而已,不终席而驾返,宛如一场“精神之恋”。皇帝所赐宫中珍玩,蛇付琴、名画、藕丝灯、暖雪灯、芳苡灯、大凤衔珠灯、鸬鸶杯、琥珀杯、琉璃杯、镂金偏提、茶叶、饽饦、寒具、银馅饼及金银等等,珍宝越多,越显出李师师的无赀身价。

二者过程与形式的相似略见表三:

“三顾茅庐”故事

情 

境 

难 

过了数日,时值隆冬,天气严寒,忽然朔风凛凛,瑞雪霏霏。

 

 

刘备叱曰:“汝岂不闻孟子云:欲见贤而不以其道,犹欲其入而闭之门也。孔明当世大贤,岂可召乎!”

 

张飞曰:“量一村夫,何必哥哥自去,可使人唤来便了。”

刘备曰:“吾正欲使孔明知我殷勤之意。”

 

张飞曰:“天寒地冻,尚不用兵,岂宜远见无益之人乎!不如回新野以避风雪。”

 

路傍酒店石广元作歌:“壮士功名尚未成,呜呼久不遇阳春!君不见东海老叟辞荆榛,又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二人功迹尚如此,至今谁肯论英雄?”孟公威作歌:“吾皇提剑清寰海,创业垂基四百载;桓灵季业火德衰,奸臣贼子调鼎鼐。群盗四方如蚁聚,奸雄百辈皆鹰扬。吾侪长啸空拍手,闷来村店饮村酒;独善其身尽日安,何须千古名不朽!”

刘备请同行,二人答曰:“山野慵懒之徒,不省治国安民之事,不劳下问。”

 

 

门上大书一联云:“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

 

 

诸葛均拥炉抱膝歌曰:“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诸葛均称诸葛亮:“相约出外闲游,或驾小舟游于江湖之中,或访僧道于山岭之上,或寻朋友于村落之间,或乐琴棋于洞府之内,往来莫测,不知去所。”

张飞曰:“那先生既不在,请哥哥上马。”

 

 

刘备问诸葛均:“闻令兄卧龙先生熟谙韬略,日看兵书,可得闻乎?”诸葛均回答:“不知。”

张飞曰:“问他则甚!风雪甚紧,不如早归。”

 

黄承彦:暖帽遮头,狐裘蔽体,骑着一驴,后随一青衣小童,携一葫芦酒。

 

《李师师外传》

情 

境 

难 

三月,帝复微行李氏。

师师仍淡妆素服,俯伏门阶迎驾,帝执其手令起。

 

 

堂户勿华敞,小轩改造杰阁,画栋朱栏,大楼初成。

 

 

前所御处,皆以蟠龙锦绣覆其上。肴馔皆镂绘龙凤形,悉如宫中式。

 

 

师师伏地,叩帝赐额“醉杏楼”三字。

 

 

置酒,师师侍侧。

 

不终席而驾返。

赐师师隅坐,命鼓所赐蛇蚹琴,为弄《梅花三迭》。

 

九月

赐“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名画一幅。又赐藕丝灯、暖雪灯、芳苡灯、大凤衔珠灯各十盏,鸬鸶杯、琥珀杯、琉璃杯、镂金偏提各十事,月团、凤团、蒙顶等茶百斤,饽饦、寒具、银馅饼数盒。又赐黄白金各千两。

 

郑后谏,阅岁不复出。

然通问赏赐未尝绝。

 

四、第三次出场

    刘备第三次走访诸葛亮,选择新春季节,又占卜了吉日,做了斋戒。难题出现,张飞、关羽一起进谏,张飞说:“我只用一条麻绳缚将来!”途中遇到诸葛均,并不带路,“飘然自去”。离草庐半里,刘备便下马步行。到了茅庐,见诸葛亮仰卧草堂之上,刘备徐步而入,拱立阶下。“半晌”,诸葛亮未醒。诸葛亮翻身又睡,刘备又站立一个时辰。难题出现,张飞说:“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诸葛亮醒来,转入后堂整衣冠。又过了“半晌”方出。

    宋徽宗第三次见李师师,即日赐予珍玩辟寒金钿、映月珠环、舞鸾青镜、金虬香鼎,又赐予端溪凤珠砚、李廷圭墨、玉管宣毫笔、剡溪绫纹纸等物品。大概此次相见,宋徽宗始得“罗襦襟解,微闻芗泽”。据《李师师外传》,宋徽宗与李师师初次相见为大观三年(1109),第三次相见为宣和二年(1120),两次相距竟也有十年之久。

二者过程与形式的相似略见表四:

“三顾茅庐”故事

情 

境 

难 

次年新春,令卜者揲蓍,选择吉期,斋戒三日,熏沐更衣,再往卧龙冈。

 

关、张闻之不悦,遂一齐入谏。

关羽曰:“兄长两次亲往拜谒,其礼太过矣。想诸葛亮有虚名而无实学,故避而不敢见。兄何惑于斯人之甚也!”

张飞曰:“哥哥差矣。量此村

夫,何足为大贤;今番不须哥哥去;他如不来,我只用一条麻绳缚将来!”

 

诸葛均言罢,飘然自去。

张飞曰:“此人无礼!便引我等到庄也不妨,何故竟自去了!”

 

离草庐半里之外,刘备便下马步行。

 

 

诸葛亮仰卧草堂几席之上。刘备徐步而入,拱立阶下,半晌,诸葛亮未醒。

张飞大怒,谓关羽曰:“这先生如何傲慢!见我哥哥侍立阶下,他竟高卧,推睡不起!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

 

诸葛亮翻身将起,忽又朝里壁睡着。刘备又立了一个时辰。

 

 

诸葛亮转入后堂,又半晌,方整衣冠出迎。

 

 

诸葛亮曰:“愿闻将军之志。”刘备屏人促席而告。

 

 

 

 

献隆中对策:跨有荆益,西和诸戎,南抚彝越,东结孙权,北拒曹操。

 

 

献西川五十四州地图。

 

 

诸葛亮曰:“亮久乐耕锄,懒于应世,不能奉命。”刘备泪沾袍袖,衣襟尽湿。

 

 

刘备拜献金麻礼物。

 

 

刘备与诸葛亮同归新野。

 

 

《李师师外传》

情 

境 

难 

宣和二年,帝复幸李氏。

于醉杏楼观玩所赐画,忽回头见师师,戏语曰:“画中人乃呼之即出?”

 

 

即日赐师师辟寒金钿、映月珠环、舞鸾青镜、金虬香鼎。

 

次日

又赐师师端溪凤咮砚、李廷珪墨、

玉管宣毫笔、剡溪绫纹纸。又赐李

姥钱百千缗。

 

张迪奏于艮岳离宫东偏营室数百楹,筑潜道,羽林巡军布列至镇安坊,行人屏迹。

 

 

五、第四次出场

    宣和四年以后,宋徽宗修建了潜道前往李师师住处。直到宣和七年内禅退位,大概是二人情好专笃一段时期。一日,韦妃私问:“何物李家儿,陛下悦之如此?”宋徽宗回答说:“无他,但令尔等百人改艳装,服玄素,令此娃杂处其中,迥然自别。其一种幽姿逸韵,要在色容之外耳。”表明宋徽宗之“识货”,而“识货”即是传统中之所谓“知己”,李师师的人身“价值”得以实现,而此“价值”并非钱物“价格”所能衡量。

过程与形式略见表五:

《李师师外传》

情 

境 

难 

四年三月,始从潜道幸李氏。

赐藏阄、双陆等具,又赐片玉棋盘、碧白二色玉棋子、画院宫扇、九折五花之簟、鳞文蓐叶之席、湘竹绮帘、五采珊瑚钩。

 

是日

帝与师师双陆不胜,围棋又不胜,赐白金二千两。

 

嗣后,师师生辰。

赐珠钿、金条脱各二事,玑琲一箧,毳锦数端,鹭毛缯、翠羽缎百匹,白金千两。

 

灭辽庆贺。

赐师师紫绡绢幕、五彩流苏、冰蚕神锦被、却尘锦褥,麸金千两,桂露、流霞、香蜜良酿,又赐李姥大府钱万缗。计前后赐金银、钱、缯帛、器用、食物等,不下十万。

 

宫中宫眷宴坐。

韦妃私问曰:“何物李家儿,陛下

悦之如此?”帝曰:“无他,但令

尔等百人改艳装,服玄素,令此

娃杂处其中,迥然自别。其一种

幽姿逸韵,要在色容之外耳。”

 

帝禅位,自号为“道君教主”,退处太乙宫。

佚游之兴,于是衰矣。

 

 

六、结 

    诸葛亮与李师师向对方的设难与回避过程,同时也就是二人向对方的情感归依的过程。设难结束之日,也就是情定于一之日。而以往所获得的理解、尊敬与钱物,此后便都有加倍的回报。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设难总有结束的时候,而回报则没有了期,尽力尽心,有死而已。诸葛亮的自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及李师师的守节殉难,早已是潜在的必然。

二者过程与形式的相似略见表六:

“三顾茅庐”故事

情 

回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谓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三年春

亮率众南征,其秋悉平。

五年

率诸军北驻汉中,临发,上疏曰:“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

六年春

亮身率诸军攻祁山,戎陈整齐,赏罚肃而号令长明,南安、天水、永安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

亮复出散关,围陈仓,曹真拒之,亮粮尽而还。魏将军王双率骑追亮,亮与战,破之,斩双。

七年

亮遣陈式攻武都、阴平。魏雍州剌史郭淮率众欲击式,亮自出至建威,淮退还,遂平二郡。

九年

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粮尽退军,与魏将张邰交战,射杀邰。

十二年春

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据武功五丈原,与司马宣王对于渭南。

其年八月

亮疾病,卒于军,时年五十四。

 

《李师师外传》

情 

回 

金人启衅,河北告急。

师师乃集前后所赐金钱,呈牒开封尹,愿入官助河北饷。

 

复请于上皇,愿弃家为女冠,上皇许之,赐北郭慈云观居之。

金人破汴,主帅达懒为金主索师师,张邦昌献李师师于金营。

师师骂曰:“吾以贱妓蒙皇帝眷,宁一死,无他志。若辈高爵厚禄,朝廷何负于汝?乃事事为斩灭宗社计?今又北面事丑虏,冀得一当,为呈身之地。吾岂作若辈羔雁贽耶?”乃脱金簪自刺其喉,不死,折而吞之乃死。

道君帝在五国城。

知师师死状,不禁涕泣。

二人死后

北国有《李师师小传》,与道君谢表传写同行于时。

余 

     “三顾茅庐”故事与《李师师外传》二者不仅存在着形式上的相似,更有观念上的相通。《易经·坤卦》文言传:“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朱子语类》卷五十八载朱熹说:“伊尹、孔明必待三聘三顾而起者,践坤顺也。”由中国传统观念而论,臣道即妻道,国家情感即个人情感,政治情感即性别情感。所以“坤顺”之义均可适用。

    但坤卦除了阴柔之义以外,还有“方直”之义。《易经·坤卦》的文言传又说:“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即坤道虽有柔顺的一面,但也具有自己的人格“底线”,并不以丧失原则为是,称之为“臣节”。杨万里《诚斋易传》说:“有臣道,有臣节。臣道一于顺,故欲柔欲静。臣节病于顺,故欲刚欲方。”

    由此反观《三国演义》“三顾茅庐”故事与《李师师外传》所载事迹,无论诸葛亮与李师师,都既具有臣下、女人“坤顺”的一面,同时也具有“方直”、“臣节”的一面。《李师师外传》佚名作者论曰:“观其晚节,烈烈有侠士风。”又钱曾《读书敏求记》说:“观其后慷慨捐生一节,饶有烈丈夫概。”

    中国传统宇宙生成模式,是以阴阳、天地、男女作为一个整体,阴阳可以互为消长,但不可以互相取代,双方的地位是平行并列的,并且都以对方的存在作为自身存在的依据,不是互相对立,而是互相映照,和而不同,不同而和。然而,如果以第一性、第二性术语加以描述,以突显其主动、被动性质,也未尝不可。不过,在中国传统中此类第一性、第二性的“性征”不仅体现的男女方面,而且体现在政治关系与社会关系之中,阴阳既代表天地,又代表君臣和男女。其中第二性的“性征”也不仅局限于被动、服从,而是具有相当大的弹性空间,辗转升华出一番别样的精彩。由此而已,诸葛亮与李师师竟是同因“情结”的阻隔而升华而灿烂了。

 

参考文献:

[1] 明罗贯中.三国演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

[2] 宋佚名.李师师外传[M].《香艳丛书》本,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


 


*收稿日期:2007-03-

作者简介:张京华(1962-),男,北京市人,湖南科技学院中文系教授、濂溪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思想史、学术史。

基金项目:美国福特基金资助项目“跨界合作:湖南妇女/社会性别学讲师团建设”(项目编号1065-0312)。

[①] 商代商汤与伊尹、武丁与傅说,周代文王与吕尚,都有近似“三顾”的故事。如东汉桓麟(又作桓驎)《太尉刘宽碑》:“伫傅岩之下,怀滋水之上,慨深版荡,念在濡足。霸君亦虑属一匡,情隆三顾,卜匪熊罴,唯人是与。”傅岩为武丁傅说之事,匪熊匪罴(《史记》作“非虎非罴”)为文王吕尚之事。《孟子·告子下》:“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朱子语类》卷五十八朱熹引杨氏曰:“伊尹之就汤,以三聘之勤也。”

[②] 清洪颐煊《诸史考异》考证徐庶举荐诸葛亮而刘备访之在建安十三年,陆侃如《中古文学系年》定为建安十二年。相关辨疑文章参见:王大良《“三顾茅庐”和《草庐对》献疑──诸葛亮早年思想和生活考察》见《南都学刊》1995年第5期;史式《刘备并未“三顾茅庐”》,见《今日中国》(中文版)2000年第3期;孙文礼《“三顾茅庐”相关问题考辨》,见《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2期;李乐先《刘备第一次见诸葛亮是“三顾茅庐”吗?》,见人民教育出版社学科教育网2002-11-27。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