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问题与思考
发布时间:2007-11-29 20:23:52  点击次数:839次    [ 进入论坛]

 

---------读《闺塾师——明末清初江南的才女文化》

                     胡 桂 香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历史应该是客观中立地反映或记录过去的事实,它应该是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一个事件接着一个事件记录下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高彦颐教授的《闺塾师——明末清初江南的才女文化》一书却一反这样的风格,作者在书中不仅饱含自己的感情,而且将自己的观点和对事件的解释加入到书本当中。柯文曾指出,历史学家的首要目的是理解过去发生之事,然后向读者进行解释。以前我不太懂,而读了高彦颐教授的这本书之后才有所感悟。

作者在书的开头就对封建社会尽是祥林嫂的形象提出了质疑,她一反以往学者们集中关注于妇女地位的上升或下降作为妇女解放的指标,而是考虑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问题,那就是儒家的社会性别体系为何在如此长的时间内运转的这样灵活顺畅?妇女们从这一体系中获得过什么好处?因此带着这样的问题意识和对中国妇女史研究的新视野,作者为我们清晰地呈现了一群拥有特权受过教育的女性身上,这些女性,她们既是妻子女儿,同时也可能是名妓或寡妇,都通过他们的作品,互相讲授着各自的人生际遇,她们超越了闺阁的空间限制,从而经营出一种新的妇女文化和社会空间。它凸显了即使在儒家体系范围内,女性自我满足和拥有富有意义的生存状态的可能。

鲁滨孙曾在《新史学》中指出,历史可以娱乐我们的幻想,满足我们急切的或随便的好奇心,试验我们的记忆力······,但是历史还有一件应做而未切实去做的事,就是帮助我们明白我们自己和同胞以及人类的问题同希望,这就是历史的最大效用,也就是普通所最不注意的一件事。《闺塾师——明末清初江南的才女文化》确实带有很大的可读性,甚至我在第一次读时也感觉带有很大的娱乐性,但当你多读几篇之后,你就会发现,作者是帮助我们明白我们自己和同胞的问题与希望,许多国人对过去女性的印象恐怕还停留在《祝福》里被“政权、族权、夫权、神权”迫死的祥林嫂,因政治金钱联姻造成的女性婚姻不自由,如悲剧的林黛玉,以及蓄妾、娼妓、缠足等陋习。然而,作者最大的希望是要改写“五四”史观,这一史观将女性受压迫看成是中国封建父权最突出的之处。它不仅曲解了妇女的历史,也曲解了19世纪以前中国社会的本质。高彦颐通过对女性作品的分析,发现清代江南的上流妇女“尽管不能改写框定她们生活的这些规则,但在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性别系统内,她们却极有创造地开辟了一个生存空间……她们有着大量令人难忘的策略,从通过文字作品对格言进行再阐释,到在生活实践中翻新格言的含义,再到寻找道德与写作实践间的缝隙”(9页)。借助“社会性别”这一历史分析方法,作者指出,为了消除这种非历史的偏见和修改女性受害形象,中国妇女历史研究必须对特定的阶级和地区予以更多的关注,同时还要高度重视妇女之间的社会、阶层背景差异。最重要的是,妇女历史必须被更深地置于中国整体历史之中。基于此点,虽然本书考察的对象仅限于女性,为的并不是强调她们的与世隔绝,而是要探索她们与中国历史的重新契合。这种对历史的重新思考,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基础上的,即通过了解女性是如何生活的,我们能更好的把握性别关系的互动;通过领会性别关系,掌握一种更真实、更复杂的知识,这种知识是有关中国的文化价值、它的社会功能和历史变化本质的。《闺塾师》是一部观点、方法、视角、结论等诸多方面都充满启发意义的严谨论著,极为丰富的史料和对数十位女性(包括其家庭)的个例研究,可以明确地看到作者还原历史真实的渴望,她要还复中国女性在历史上的合理地位。

当然,由于本书的结构是网状的而不是线状的(p27),这本书理解起来有一定的困难。

第一,书名《闺塾师——明末清初江南的才女文化》与英文题目有点不太吻合。从英文看应该是“妇女与文化”,我认为“妇女与文化”与“才女文化”之间是有很大的区别的,首先,前者即包括妇女又包括文化,两者兼而有之;后者既限定了范围又限定了内容。其次,假定我们认定是才女文化,那么作者花大量篇幅所评价的才女好像就是那些阅读了《牡丹亭》并有所反应的女读者,这是否有点单薄。

第二,本书的整体章节的安排与书名之间的关系。从目录中看,作者将本书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情史于社会次序,第二部分是妇女性别的重写于重读,第三部分是家门内外的妇女文化。按照作者对妇女文化的解释(p16-17),“妇女文化”与“妇女结社”是可以交互使用的,那么除了第三部分与书名之间有联系之外,其他部分难以与书名挂上钩。同时,作者说(p27)这三部分是遵循着一个简单的逻辑的,这个逻辑是什么?

第三,第二章情教的阴阳面:从小青到《牡丹亭》 里, 作者在开头指出“虽然儒家社会一直将女性视作直觉的、感性的存在物,但与这些陈说相反,受过教育的妇女既有着丰富的智力世界,也有着多彩的感情世界。”然而我看了这章之后,倒觉得这些女性特别感性、可怜,被一个虚构的人物所神魂颠倒。而“情教”是什么,将小青(作者也难以把握是否有其人)和《牡丹亭》放在一起写,要说明妇女的什么问题,这章与本书的关系是什么?

……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19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